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浴血1918 > 第九十七章 巴別塔之難

一起来捉妖最强妖怪排行:第九十七章 巴別塔之難

    “有沒有搞錯啊先生們,你們怎么不早說嘛!要知道誤會這種事情會導致非常非常嚴重的后果,要知道如果人們不會誤會彼此的話說不定我們人類早就建好了巴別塔和上帝住在一起了,這都是歷史上的嚴重教訓啊,先生們,一定要吸取教訓??!我親愛的先生們”
  
      終于停止了脫衣服的德國元首一臉的沉痛和悲憤,他的眼睛仿佛已經穿越了時空,正在為古代那些分崩離析的巴別塔的建設者們而悲傷。
  
      這都是些什么鬼?一邊的戈培爾猛翻白眼,說好的“為什么我的眼里飽含著淚水,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很深沉呢?”你就算是國家首腦也不好擅自改劇本的吧?我這手絹看來也是白準備了!
  
      而差點連褲子都脫了的德國元首許飛則一邊絮叨,以掩飾表演套路的失誤。一邊把脫下來的衣服一件件的又穿了回去,暈死!怎么感覺自己像舒淇?
  
      穿好了衣服的許飛又恢復了一個國家首腦的威嚴和風度,準備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了。
  
      “先生們,雖然我們都知道羅斯福總統腿腳不方便,但是這回確實是他先動的手。是他先給我寫的信,出于禮貌我才回復了一下,當然我個人也認為他管得稍微有點寬了點,歐洲人民的事情當然應該由歐洲人民自己來決定,對于二位關于對等《門羅主義》的要求我個人是完全支持的,這一點毫無疑問!”
  
      德國元首的話說的斬釘截鐵,毫不留情。聽到這話的達拉第和張伯倫明顯松了一口長氣,當然與不長胡子的羅斯福總統比起來,最令他們擔心的還是東邊的那個個子不高的大胡子。
  
      “那東方沙皇怎么說?聽說您當時和他可是談笑風生的”
  
      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對于布爾什維克防備那是比防備還要嚴密的。
  
      “誰說的?簡直是胡說八道,誰談笑風生了?俄語我就會一句‘達瓦里?!還蓯嗆諏邪突故撬嶧乒廈灰謊蟻不凍緣?,也就是伏特加還算不錯,先生們啊,從俄國回來以后我差不多瘦了好幾十公斤,說多了都是淚啊,先生們??!”
  
      元首先生一臉的悲痛。
  
      “戈培爾同志,快把你的手絹借我用用,俄羅斯冰冷的空氣凍住了我的淚腺,我感覺它們現在好像快要解凍了!”
  
      許飛把手伸向自己旁邊的戈培爾,后者非常無語的把口袋里的大手絹遞了出去。
  
      什么‘俄羅斯冰冷的空氣凍住了我的淚腺’全部都是胡說八道,自己的元首朋友去蘇聯瘦了是真的,但那完全是被俄國佬那粗狂的飲食給逼出來的,紅菜湯之類的東西也就算了,整條整條手指粗的豬油誰能吃得下?魚子太腥,列巴太干,酸黃瓜一點都不酸,每一道湯上都漂著厚厚的油花。光是聽聽都讓人沒食欲,從蘇聯回來的元首的瘋狂吐槽,成功的打消了部長先生有朝一日訪問蘇聯品嘗一下共產主義大餐的念頭~
  
      更何況保爾這個家伙早就被自己中國廚師們養叼了胃口,就算戈培爾自己除了牛排和德國傳統的酸菜豬肘之外都不太吃德國菜了,對于一個美食家而言這樣的經歷確實是能讓人熱淚盈眶。
  
      “這么說您是不打算共產主義咯!”
  
      達拉第和張伯倫相視一笑,頗有一點狼狽為奸的樣子。
  
      “你們放心,我們德國是絕對不可能搞共產主義的,共產主義救不了德國!這一點我和我的同志們都有著清醒的認識,我在這里像上帝發誓,至少在德國誰敢搞共產主義我就消滅誰,就算是馬克思本人復活過來也有去苦役營里砸石頭一條路可走!”
  
      “說得好!”
  
      齊亞諾帶頭鼓起了掌,另外兩位國家首腦也是頻頻點頭非常滿意,殊不知許飛心里也是非常無奈的。
  
      并非是許飛不愿意在德國搞一動共產主義風暴,而是德國這地方實在是搞不得啊,對于這個問題許飛都用不著像太祖他老人家一樣去搞農民調查,階級分析之類的東西,打開世界地圖看上十分鐘就能得出這樣的結論。
  
      做事情還是要事實就是??!
  
      后世把共產主義搞成功了的能有幾個?一個都沒有吧!建立了共產主義國家的有幾個?歐洲有一個囊獲了n多國家基本上繼承了沙皇遺產的蘇聯,亞洲有中國、朝鮮、越南三個。美洲有個古巴,至于其他比如非洲之類的有沒有沒人知道,至少后世的中國人說起共產主義國家也就這幾個了吧~
  
      就說這里面最為強大的蘇聯,那是歐洲傳統列強之一吧,國土廣袤人口眾多。其實力除了英法美德等老牌列強以外對誰都不怵吧?
  
      北邊是冰洋,東邊是大海,南邊一堆戰五渣,西邊接壤最強大的國家也就是個復國沒幾天的波蘭,奧斯曼帝國和奧匈帝國在一戰之后土崩瓦解,王冠滾滾跌落卻無人拾取,而遠離蘇聯政治經濟核心地區的中國,連國家實質性的統一都還做不到。
  
      蘇聯這樣的國土面積,這樣的國家實力,這樣的地緣環境已經可以說是非常優越了吧,然而蘇聯在她剛剛建立的時候還不是照樣引來了外來干涉軍。
  
      連戰五渣的北洋政府都敢派兵進入蘇聯遠東地區干涉俄國革命,據說連列寧同志都被嚇哭了,估計斯大林同志就是在那個時候受了刺激,才要不顧一切的哪怕逼得自己國家的農民造反,也要實現國家的完全工業話吧,估計列寧同志眼含熱淚痛斥中華帝國主義的模樣給斯大林同志留下的嚴重的心里陰影,并且面積巨大!
  
      中國同樣,西邊南邊一堆戰五渣甚至連能被稱之為國家的都沒幾個,多半都是列強們的殖民地,東邊有個日本很強,但要是放在歐洲那也是戰五渣,至少是打不過蘇聯的,而蘇聯又離中國很近。
  
      許飛認為在這個“天下無人不同共,而又天下無人不反共”的環境中想要建成共產主義國家必須得具備幾個條件,要么遠離強敵,比如蘇聯。要么靠近強援,比如中國和后來的朝鮮以及越南。要么把握好時機地理位置優越,比如冷戰中的島國古巴,否則的話搞共產那就是一個死。
  
      蘇聯和中國憑借這廣袤的國土面積和人口以及智慧的領導人還能浪一波,成與不成五五開。其他的中小國家少了上面的幾個條件的話誰搞誰死。
  
      比如南美的哥倫比亞,他的周邊到是沒什么強敵,但是也沒有什么強援啊,在叢林里打了幾十年的游擊戰之后革命黨人最終淪為了毒販,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實在是令人唏噓~
  
      而德國共產黨只所以被一巴掌拍死永世沒能翻身就是因為離強敵太近,資產階級政府和貴族鎮壓起來一點心里負擔都沒有,西邊是歐陸第一強軍法蘭西,東邊是曾經拳打德意志,腳踢蘇維埃的‘平獨鎮露大波波’光這兩個就夠人受的了,德國和法國之間還有一個比利時,那可是非洲第一砍手黨。
  
      雖然說放在歐洲并不顯眼,但是比利時國王是英國國王的舅舅,舅舅要打人外甥能不幫忙?南面和北面更不必說,同樣是一推的國王之類的老東西在虎視眈眈。
  
      這樣強敵環視的地緣環境之下怎么搞共產?就算是國內的資產階級打不過革命黨,還能隨時引來外國軍隊,真正字面意義上的十面埋伏,在德國這樣的中歐國家鬧革命怕是比建造巴別塔還難,難怪老馬同志要離家出走呢~
  
      在看過歐洲地圖十分鐘以后,許飛就決定在目前的德國是絕對不能搞共產的,這事太危險,獅子在長大之前還是裝貓比較好。
  
      當然咯《反共產國際協定》之類的東西是絕對不能簽的,若是簽了豈不是成了協約國?還等著抽毛爺爺給發的煙呢~
  
      “元首先生,您所說的都是真的嗎?”張伯倫面露喜色的問到。
  
      “當然是真的,這一點我可以以我母親的健康發誓”許飛放下了自己的手絹,滿臉的真誠。
  
      “那真是太好了······”
  
      “但是!”
  
      “但是,但是什么?”達拉第心里犯嘀咕,他還不太了解德國元首的說話方式。
  
      “除了德國本身以外我們也絕不與共產主義者為敵,除非德國的國家安全受到威脅。說的更直白點吧先生們,除非紅色沙皇要把他的紅旗插到柏林來,否則的話我們絕不愿意成為蘇聯的敵人!”
  
      “那不行,絕對不行,你得明白元首先生,那些布爾什維克是絕不會放過德國的。不,他們絕不會放過歐洲。您得明白元首先生,如果您不關心籬笆的好壞那么您也遲早保不住自己的房子”
  
      “達拉第先生說的一點都不錯,在餓狼出現在籬笆外的時候您就應該立刻拿起獵槍才好,否則的話可就太遲了點,您不能看著那個大胡子就這樣蠶食歐洲”張伯倫的臉都白了。
  
      這還是想要禍水東引啊,那我要不要假裝上個當呢?
  
      “可是先生們”許飛看住了面紅耳赤的兩人尤其是張伯倫,心中暗暗好笑。
  
      “倫敦很遠,蘇聯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