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浴血1918 > 第八十七章 人民之子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快瞧啊,孩子們!你們的鄰居保爾叔叔到啦,那個站在車門旁邊的就是你們的里昂叔叔,一會我讓他帶你們去玩哈!哈哈哈哈哈!”激動的老胖子長伸著手臂,指著從不遠處開來的德國元首的車隊一臉的顯擺!
  
  “爺爺,爺爺!元首叔叔的車會停在這里嗎?”
  
  “一定會的,一定會的!你們的保爾叔叔曾經說過,一個人不管走到了哪里都不應該忘記自己是從哪里出發的!所以你們今天一定會見到你們的保爾叔叔的,我敢發誓!哈哈哈哈哈!”
  
  這可真是糟糕?。。?!
  
  站在前面偷聽的年輕小警察的心再一次沉了下去,不僅僅是擔心元首的鄰居會不會向元首告狀而已。大人物的一個小小的舉動往往都會牽扯到一大群人,就算德國元首僅僅是在這里跟自己的鄰居聊個天,說幾句笑話那么這其中的安保難度就能增加好幾個數量級。如果事先沒有預演的話那就更糟糕了。一個不小心自己的下半生很有可能就得在苦役營里度過了?。?!
  
  這討厭的鄰居!年輕警察的心里充滿著某種幽怨~
  
  轟隆隆······
  
  果然,護衛元首車隊的十二輛摩托車勻速的開過,而元首本人的坐車卻緩緩的停了下來!站在車門踏板上了元首副官里昂跳下踏板左右觀望了一下便打開了車門,從車門里伸出了·······
  
  一根拐棍~
  
  ~~~~~
  
  “我最親愛的慕尼黑人民,你們的兒子回來啦?。?!”
  
  “萬歲?。?!”
  
  拄著拐棍的德國元首一下車就受到了鋪天蓋地的歡呼!這個男人是德國人民的兒子,更是慕尼黑人民的兒子!這個男人是德國人民的驕傲,更是慕尼黑人民的驕傲!
  
  他不是那種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貴族!
  
  他不是那種為了權利而空口許諾的政客!
  
  他也不是那種肥腸滿腦,滿心想著怎么多賺些錢的資本家!
  
  他更不是那種自命清高,從來看不起勞動人民的知識分子!
  
  他不是?。?!
  
  他是慕尼黑學校里有時會出點小風頭的學生,是自己兒子或者女兒的同學!
  
  他是在課堂里聽從國家召喚而毅然從軍的好青年,就像自己戰死在戰場的戀人一樣!
  
  他是在戰場上也會害怕,也會顫抖和哭泣,在親手殺死了自己的敵人之后也會感到迷茫和內疚的普通士兵,但這并不影響他繼續戰斗下去,就像那時候戰場上的自己!
  
  他是在慕尼黑某間酒館里喝著啤酒,然后和人打了一架的年輕人。喝多了的年輕人又有誰不是這樣呢?誰在自己年輕時代沒有在喝多了之后借著酒勁,跟某個看不順眼的討厭鬼打上過一架呢?
  
  他大笑著緊緊的擁抱著老工人說:哈哈,老家伙,想不到你還活著!
  
  他重重的拍著破產的小作坊主的肩膀說:相信我,去養雞,這能賺到錢的!如果不能我就幫你去鏟雞糞~
  
  他從農夫的田地里費勁的挖出了一個大個頭的土豆微笑著說:伙計,你種的土豆可真不錯,都快比我的腦袋大了!
  
  他還說:我最親愛的德國人民,如果你們想要更好的生活的話,那必須得依靠你們自己的雙手才行!這是上帝親自告訴我的,他說敢于面對慘淡的生活,并且敢于去改變生活的才是真正的勇士!
  
  他曾經當著全世界人的面,高舉著自己的拳頭大聲的呼喊:戰士們,讓我們向這世界上所有的不公和不義宣戰!
  
  他也曾憤怒的咆哮:你們這些該死的混蛋,休想讓我們把刀子和槍口對準我們的鄰居和朋友!然后把啤酒杯重重的砸到了對方的腦袋上。
  
  他也曾流著淚,痛苦的不能自己,他說:這世界上不應該有對無辜者的血腥屠殺和壓迫,如果沒有人愿意?;の薰頰叱徒渥鋃竦幕?,那么德國人義不容辭!為此不惜向萬里之外的強國宣戰。
  
  他也曾抽著煙卷滿臉嬉笑的說:伙計們,你們時時刻刻提醒我。提醒我不是神也不是惡魔,這是你們作為朋友和兄弟應該盡到的責任。然后又抱怨別人不懂得欣賞烤制煙草的妙處!
  
  他,保爾·博伊默爾就是一個這樣的人,一個有著自己心肝和感情的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一個并不總是帶著假面具的人,一個人民喜歡的人!
  
  一個真正的人!
  
  ~~~~~
  
  “爺爺,爺爺!那就是元首叔叔嗎?!”四個小人民軍戰士圍在自己的爺爺身邊,抓手的抓手,抓腳的抓腳一陣猛搖?;購?,老家伙的噸位夠足~
  
  “是的,沒錯,沒錯!那就是我經常跟你們說起的保爾叔叔,嗚嗚嗚!”老吉奧在許飛從汽車里鉆出來的一瞬間便激動得淚流滿面,眼淚和鼻涕就像是沖破了堤壩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手腳又被自己的孫子們緊緊的抓著,以至于無法拿出自己口袋里那塊超級大的手絹,這模樣實在是好看不到哪里去~
  
  “萬歲?。?!”四個小家伙齊齊的發出一聲喊,就像松鼠沖破籬笆一樣一下子就竄到了街道上,向著正在不斷揮手致意德國元首跑去,他們實在是太想見到這個經常出現在自己睡前故事里的男人了!
  
  “嘿,等等!孩子們,你們要去哪?”年輕的警察羅伯特·施羅德眼看這四個小家伙從自己的腿邊鉆了出去一下子就急了。四個平均身高1.25米的小家伙當然不會給元首的安全帶來什么影響,但是這樣的意外完全有可能給自己今后的命運帶來巨大的影響,沒人喜歡意外,對于安全保衛人員來說尤其如此!
  
  “嘿,等等??煺咀?!”年輕的警察放下自己正在敬禮的手臂趕緊追了出去,在這樣的時刻任何的意外都是不被允許的。
  
  “嘿,你想干什么?你這個討厭的臭警察!你要是嚇著了我的孩子們我可跟你沒完!”老吉奧顧不得自己臉上的眼淚和鼻涕趕緊追了上去,年輕人的手腳沒輕沒重的,萬一要是傷著了孩子可怎么辦?
  
  這一跑,跑出事了~
  
  就像是被拔掉了塞子的啤酒桶一般,從胖老頭的身邊那些歡呼的人群中突然沖出了一大群人!身材健碩,動作敏捷。腆著肚子的老頭還沒能跑出去兩步,就被兩個追上來的男人一左一右的牢牢的鉗制住了,經過五十多年慕尼黑各色啤酒滋養出來的肥碩身材并不比一個充滿了棉花的洋娃娃更重一點~
  
  被托住了胳膊雙腳離地的老吉奧還沒來得及弄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在自己身前不遠的地方。那個討厭的小警察被其他追上來的男人一個絆子絆倒在地,還沒來得及動作就被四個猛男牢牢按住。
  
  這些家伙顯然不是什么好人,只見他們一面用最大的力氣按住可憐的警察先生,一邊嘴里還喊著:警察先生您不要緊吧,讓我們來幫你!
  
  我的天!從這些莫名其妙的人按住可憐警察先生的力度來看,如果這不是水泥街道而是泥土地的話可憐的警察先生十有八九能在地上印出自己的輪廓來。
  
  他們是誰?
  
  ~~~~~~
  
  “嘿,你們好啊小家伙,你們是誰?”剛剛下車的許飛微笑著看住了自己面前穿著軍服的四個小東西,一邊的里昂正滿臉緊張的向上伸直了手臂,向著街道兩邊瘋狂的揮舞。
  
  “您是保爾叔叔嗎?”四個小東西一齊揚起了自己的小臉。
  
  “是的沒錯,我就是保爾·博伊默爾,德意志的元首”許飛困難的蹲下了自己的身體,他的腳踝扭傷非常嚴重,具德國最具權威的骨科大夫說至少三個月之內是無法劇烈運動的。
  
  該死的小日本!
  
  “您說您是德國人民的兒子?”
  
  “哈哈哈,說得沒錯!我就是德國人民的兒子,你們呢?”四個有趣的小家伙把許飛給逗樂了,長得好看的小孩就是可愛~
  
  “我們是德國人民的孫子?。?!”
  
  ~~~~~~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