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浴血1918 > 第四十七章 大豐收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嘿嘿嘿嘿嘿·········!”
  
  柏林的總理府陽臺上里昂和漢斯兩個對視了一眼,他們都看到了對方臉上的冷汗!某個不良中年正架著一部供炮兵使用的大倍率望遠鏡偷窺這某個地方。
  
  “嗬嗬嗬嗬嗬·········!”
  
  德國總理的兩大護法金剛緊張的掃視著總理府陽臺下的每一個角落,要是有人膽敢往總理府方向張望的話馬上就會遭到逮捕,德國總理奸笑著添嘴唇的樣子絕不能被人看見!
  
  “哈哈哈哈哈·········!”
  
  總理府的陽臺上傳出了一陣周星馳般的狂笑,兩大護法趕忙上前扶住正腆著肚子對天狂笑的德國總理,從他的樣子來看要是自己慢上那么一點說不定總理大人就會把自己的腰給折斷!
  
  發達啦,這回可真的發達啦!自從德國、意大利和美國石油公司的三方協議流傳出去以后,整個世界就算亂了套,百分之五十的利潤讓所有人的花了眼。各個歐洲國家紛紛派出自己的外交人員涌入德國,企圖加入到美、德、意的三方協議里來,理由非常的充分,我們國家雖然沒有石油,但是我們有別的??!大哥你想要什么你直接說,俺們百分百滿足你,也不用您破費,就按三方協議里的來。把礦石價格換算成石油價格又不是很麻煩,反正咱們國家離得近,只要你們提供汽車等運輸工具,我們送貨上門,吼不吼???
  
  吼啊,吼啊,不吼不行??!熱情,太熱情了,攔都攔不住。幾個歐洲的產油國更是如此!一個個的把胸脯拍得嘭嘭響,直接邀請德國石油公司去他們那自己插管子抽,想抽多少就抽多少,算盤打的很精明,以德國人的科技力量再加上工作效率,將來自己所得的肯定比自己抽石油到德國來換的多得多!
  
  每個人都相信以德、意、美三國的力量把利比亞的石油抽出來是要不了多久的,每個國家也派遣自己的石油專家去查過了,利比亞的石油確實就是有那么多,而且品質出乎意料的好!利比亞人真是一幫傻帽啊,只可惜自己沒碰上這樣的傻子,真是讓人痛心。
  
  這一段時間以來各國的外交人員擠滿了德國外交部,從美國回來的外交部長諾亞又多了一個新的頭銜,貿易部長?!盡骶WWwW.】人家小諾諾好歹也是猶太家庭出身,干這個正合適。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士來辦,這是許飛上輩子就堅持的做法!
  
  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矣!面對這種情況許飛沒有笑死當場已經是很克制了。
  
  這還不算,各國走私犯也出現了。他們當然不指望石油抽出來以后的百分之五十的利潤,你直接按國際石油價格的1.5倍給錢就行,地中海、北冰洋里到處都是走私船。連抓都不好抓,人家走私份子很精明,極端一點的就雇一艘大型油船裝滿燃油,直接空船開到德國或者是意大利把油箱抽空,稍微留一點夠我開回去就行!
  
  當然走私犯們的一般是不會和政府打交道的,走私犯嘛,哪個國家沒有?德國和意大利還不是有,尤其是西西里的黑手黨,這幫人干起壞事了那叫一個專業!雖然更他們交易利潤要少一點,但是他們來著不拒,什么油都要,有這樣的優質客戶吃點虧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英法想抓沒理由,人家油輪上的貨物手續齊全,你憑什么抓?德國想抓也抓不了,公海艦隊還在水里面泡著呢。剩下的這點骨血萬一要是把走私犯們逼到狗急跳墻還真不一定能是這幫亡命徒的對手,沒辦法這都是你們英法不讓我們德國組建海軍,要想我們抓走私販也不是不行,先把《凡爾賽條約》給廢除了先,不廢?那就沒辦法了!
  
  利比亞油田上的沙子連一個坑都還沒挖出來,德國的石油已經快要爆倉,上輩子連股票都沒炒過的屌絲玩了一手漂亮的期貨交易,想不得意都不行。
  
  所以這些天德國總理府經常響起間歇性的狂笑聲,也幸虧總理府隔音效果不差,要不然至少柏林的市民們是別想睡好覺了,有一個瘋子總理誰還能睡得著?
  
  “哈哈哈,我的小諾諾,快來讓哥哥我親一口!”
  
  許飛對著剛剛進門的諾亞張開了雙手,剛才他就在望遠鏡里看著諾亞從自己的外交部里出來的,要不然他才不會從總理府的陽臺上下來呢,人滿為患的德國外交部是整個德國最美麗的風景。
  
  “你這個家伙,可真是陰險!還好咱們是一伙的,要不然我肯定躲得你遠遠的!”
  
  諾亞也笑著對自己朋友張開了雙手,去趟美國忙到死,剛剛回來又忙到死!據說這家伙找了兩個特別厲害的廚師,克林斯曼和卡恩兩個家伙都已經吃過了,就剩自己還沒嘗過味,這哪行,必須讓這家伙單獨給我擺上一桌才好。
  
  “我看你往哪躲,嗯~啊~,嗯~啊~”
  
  許飛捧著諾亞的臉就是兩大口,一左一右非常的均勻。
  
  “··········”
  
  “這么了?”
  
  許飛看著愣了的諾亞,這親吻臉頰不是你們鬼佬正常的社交禮儀么,紅什么臉???就算飛哥我用力了點口水可能也多了點但也不至于這樣吧?
  
  “那個,保爾······”
  
  諾亞紅著臉看著許飛。
  
  “嗯?”
  
  許飛納著悶看著諾亞。
  
  “雖然我并不歧視這種與大眾不同的取向,但是我個人還是傾向于與大眾保持一致的”
  
  “嗯?”
  
  這家伙不是也被萬邦來朝的場面給樂瘋了把?也對不管是猶太人還德國人都沒享受過這種待遇,哪像我們天朝隔個幾百年就要萬邦來朝一回。
  
  “而且,我已經結婚了??!”
  
  諾亞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不甘的感覺。
  
  “你這個混蛋,在想什么呢?!”
  
  許飛一把就掐住了諾亞的脖子來回晃,他家伙腦子里盡是齷蹉思想,不毆打一難消心頭之恨!
  
  “??!快來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
  
  兩個加起來都快八十歲的老男人打打鬧鬧,還有什么場面能比這更驚悚的?里昂和漢斯兩個一齊退了出去,緊緊的守住了大門,這會誰來都不能開。
  
  “你這家伙,腦子里面想什么呢?齷蹉!”
  
  許飛在自己的沙發上坐下,都是老兄弟了,開開玩笑沒什么大不了的。
  
  “這還不是得怪你自己,這么大歲數了也不結婚,還親我兩口,是個人都得往那方向上想。我說保爾,我可是聽說總理府的手紙用量居高不下啊,你可得注意點身體才好,我說你不會是真的那什么吧·······”
  
  諾亞老兄一臉的八卦。
  
  “胡說八道,我對那些人向來是采取‘三不原則’的。不反對,不歧視、不參與!德國現在這么多破事那還有心情考慮結婚的問題,有句中國話是這樣的說的‘匈奴未滅,何以為家’我們的敵人還好好活著呢,我們這些人哪有什么資格去結婚”
  
  許飛一臉的晦氣,這還真不是裝的,突然想起米勒那個家伙被自己忽悠去了美國吊大魚,那條大魚可真就是那什么??!這怎么辦。米勒回來會不會跟我打一架?那家伙看著文弱,手段可是半點不差,真是煩惱~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虧你還提倡多生孩子什么的,你自己都不帶頭讓別人怎么信!再說了沒有下一代的話德國的未來誰來繼承啊”
  
  諾亞對自己的朋友不以為然,古往今來那么多偉人,做出了那么多的偉大事業,也沒見有幾個耽誤結婚的。
  
  “不一樣啊,我的同志哥!萬一將來我們失敗了這個責任必須有人來承擔,你覺得除了我以外還能有誰最合適?既然我有可能成為罪魁禍首那還是不要連累某個女人和她的孩子的好,你說對吧?”
  
  許飛點燃了一根煙,笑瞇瞇的看這諾亞。
  
  “保爾,你··········”
  
  自己的朋友在用最輕松的語氣在聊著最嚴重的后果,這樣的反差實在是讓人動容,諾亞現在不光是臉紅,連眼睛都紅了。
  
  “嘿嘿嘿,不要那么感動嘛,我們的事業至少在目前看來還是相當不錯的嘛。你這個家伙的演技也越來越好了,剛才你從外交部出來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掉到糞坑里去了,滿臉的臭樣子”
  
  “你這個家伙,真是無聊到要死”
  
  諾亞自己也點上了煙,感動到流淚那是萬萬不行的,到時候要是不死的話肯定會被這個家伙嘲笑一輩子。
  
  “好了不說這些無聊的事情了,那些家伙怎么樣,你一共釣了多少魚了?”
  
  “還不錯,咱們周邊的國家一個都不少,不過保爾,你對那些小國家那么上心干嘛?除了人他們幾乎連什么都沒有,就算人其實也沒多少”
  
  “窮山惡水出刁民,這句話的意思是越是窮苦的地方的人民就越是強悍,我們東面的那只巨熊是我們將來的大敵,對付美國人我們用錢,對付北極熊我們就要用這些兇狠的人。要用他們就得一開始的時候對他們好一點,欲終取之,必先予之嘛”
  
  歐洲某小國的納粹份子在德國納粹崩潰幾十年以后依舊在堅持打游擊戰,跟東南亞的鬼子兵有得一拼。
  
  “什么意思?”
  
  諾亞翻著白眼,會說中文了不起啊,你說個希伯來語試試?
  
  “為了最終的得到,我們必須首先付出,這事你們猶太人干得不少啊。你這家伙怎么就這么不開竅呢,你還是猶太人嗎你?”
  
  許飛瞟了諾亞一眼,或許是和自己混得久了,這家伙壓根就不像是猶太人,只是許飛自己就沒在諾亞的身上見到什么宗教的痕跡,中國人的同化能力還真是強大??!
  
  “那你還要去蘇聯?”
  
  諾亞不解,既然自己的朋友這么警惕那個紅色帝國,為什么還打算親自訪問,要知道自從自己認識他以來就從沒見他離開過德國。至于許飛說他不像猶太人的話諾亞直接當他是放屁,這家伙還一天到晚說自己是中國人呢!
  
  “那是當然,蘇聯的那位慈祥的老大哥正在整頓他的國家,我們去學習學習經驗也是很有必要的”
  
  許飛笑得特別有內涵,諾亞覺得情況不妙。
  
  “什么整頓國家,那是在大清洗!是在殺人,殺死無數無辜的人!保爾你不會也想學他吧?”
  
  諾亞急了,學習經驗?學習什么經驗,大清洗的經驗?諾亞有點怕了,蘇聯人的鮮血已經流成了海,要是德國也來這么一下那德國也完了,這不行必須阻止這個家伙!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一個慈祥的老大哥,放心放心,哈哈”
  
  許飛擺擺手讓自己的朋友坐下,大清洗?我可沒那么瘋,當然如果有絕對必要的話,小清洗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來一下。
  
  “那你想干嘛?”
  
  “我們要去告訴那位慈祥的老大哥,你的國家那么大,人民那么多。民族也那么多,想要干凈的話那就得·······”
  
  “怎么樣?”
  
  “再洗一遍?。。。?!”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