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浴血1918 > 第十六章 布魯圖斯的密謀

  “那個人是現在的德國總理”齊亞諾看這自己面前胡子都白了的意大利陸軍上將埃米利奧·德·博諾說。
  “現在他已經把選擇擺在了我們的面前,將軍,您說該怎么辦,天堂還是地獄我們必須做出選擇?”
  “他是不是已經瘋了,還是被黃油蒙住了心?”過了好一會埃米利奧將軍才反應了過來,緊接著就是不可抑制的憤怒。
  “德國總理要換掉意大利的首相?向上帝發誓,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么可笑的事情,他以為他是誰,教皇嗎?就算是教皇也沒有權利這樣做,現在可不是中世紀”毫無疑問埃米利奧將軍不喜歡墨索里尼,但這跟喜歡不喜歡沒關系,這關系到國家的尊嚴,而國家尊嚴一向是由軍人們維護的!
  教皇可沒有他厲害,齊亞諾心說。
  “您的意思的我們不聽他的了?”
  “當然,我們意大利人為什么要聽從一個德國人的話,他有什么理由向意大利開戰?上一次戰爭早就過去了,難道他們要拿這個為借口來報仇嗎?”老將軍非常憤怒。
  他們確實有理由,一想到這個齊亞諾就一肚子苦水,要不是因為那個奧地利的瘋子,自己怎么會落到這個地步?要是自己的岳父早點肯聽自己的話哪還有今天的這些事情?真是倒霉!
  “將軍,冷靜點,希特勒這個人您知道嗎?”
  “希特勒?聽說過,一個沒用的笨蛋,我們黨在德國的事業全被他給搞砸了,我聽說他不是早就被關起來了嗎?”
  “是的,他被關在德國的某個地方了,非常隱秘的地方”
  “關起來也好,那樣沒用的家伙除了會浪費面包和香腸以外沒有什么別的用處”老將軍靠在了沙發的靠背上,滿臉的不屑和鄙視,他有這個資格。
  埃米利奧將軍不僅是意大利法西斯黨的組織者之一,而且是意大利法西斯黑衫軍的四個組織者中的一個,并且是給墨索里尼帶來權利的“羅馬進軍”行動的組織者和發動者,他完全有權利去鄙視法西斯黨內的任何人,不管你的資格有多老,反正沒我老!
  “他是個素食主義者,我從來沒見過他什么時候吃過肉”
  “那也是在浪費芹菜和萵苣,等等,你曾經見過他嗎?什么時候,我不記得這個家伙什么時候來過意大利吧,還是你什么時候去德國旅行順便探望了一下他嗎?不對吧,我記得他被關起來的時候你才剛剛進入外交部吧,你們之前似乎應該沒有什么交集才對”埃米利奧將軍發覺事情似乎有點蹊蹺。
  “沒那么久,事實上我上一次見到他就在一年多以前”齊亞諾的語氣顯得得非常無力。
  “一年前?”
  “就在意大利”
  “意大利?!”
  “首相府里”
  “在首相府里???!”
  埃米利奧將軍很吃驚,但這能說明什么呢?意大利政府就算庇護一個德國罪犯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受到首相的親自接見是不是規格太高了點。
  “后來德國總統被刺殺,就是希特勒干的,而首相大人···············”齊亞諾閉上了嘴,他相信埃米利奧將軍能聽出他的意思來。
  “是首相閣下下令干的?”埃米利奧將軍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這樣的事情確實夠得上發動一場戰爭了。
  “不,當然不是,意大利的首相怎么可能指使別人干出這樣的事情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任何說出這種話來的人都是對意大利政府和意大利法西斯黨的污蔑和誹謗”齊亞諾急忙否認。
  “任何說出這樣的話的人都要受到意大利政府的嚴厲懲罰??!”
  聽到齊亞諾的話埃米利奧將軍幾乎已經肯定,意大利政府確實與刺殺脫不了關系了。
  “只不過希特勒這么干之前,我們確實知道這件事情”齊亞諾說。
  “你們默許了,看來你們比那個德國總理還要瘋”將軍說。
  “即便是這樣德國人就敢和意大利開戰?我不相信,意大利國民和軍隊可不會看著侵略的發生,就算德國人敢來,我們也一定能狠狠的教訓教訓他們!”老將軍握緊了拳頭,戰爭,這是我的職業!
  “不是對意大利開戰,是對我們法西斯黨開戰,希特勒現在在他們手里,他們隨時都可以拿出證據把那樁現在還沒有定論的懸案變成鐵案。你知道希特勒那個小胡子一直都是我們首相的崇拜者,而且還受到過意大利政府的庇護。如果他們要對付我們意大利法西斯的話理由確實非常充分,誰讓我們的那位高傲首相大人總是自喻為全世界法西斯運動的總領袖呢?”齊亞諾的語氣透著深深的無奈。
  對付我們法西斯?埃米利奧將軍感到了擔心。如果德國佬是要對意大利開戰的話,還能以反抗侵略的理由發動自己的國民和軍隊,這個理由很正當。但是如果只是對付意大利法西斯的話情況就不太好說了,在意大利國內對法西斯不滿的人可有不少,包括現在的國王陛下。
  黑衫軍的創立者很明白自己的黨派是如何登上意大利政壇的。
  “將軍,現在選擇已經擺在我們面前了,您認為我們的軍隊能夠打得過德國人嗎?”
  當然打不過,埃米利奧將軍很明白這一點。上一次的戰爭中精疲力盡的德奧聯軍,依舊給意大利帶來了一百五十萬以上的傷亡。打是不可能打的,還得想點別的辦法。
  況且他們要對付的是意大利法西斯,而不是意大利,到時候法西斯被國王陛下當成替罪羊拋出去,那基本上是一定的了。
  “看來我們沒有別的選擇”埃米利奧將軍說。
  “當然有,只是我認為我們應該選擇傷害更小的那個,您說呢,將軍?”
  “或許我們還應該叫上巴多格里奧元帥,事實上他對您的岳父一向都有些不滿”埃米利奧將軍想起了自己的一位戰友。
  不會吧!難道自己的岳父大人已經鬧到天怒人怨的地步了嗎?這還是在法西斯黨內部,在整個意大利是個什么樣子?起亞諾不敢想。
  “看來我們沒有別的選擇了是嗎,將軍?”起亞諾說。
  “看來是的,不管怎么說保住意大利法西斯黨的事業才是最重要的,即便是凱撒那樣的人也有布魯圖斯這樣的愛國者來反對他”
  “將軍閣下您這個比方可打得不怎么好,刺殺凱撒的人可都沒能活過后來的兩年”
  “可是我們沒有想有想殺死他不是嗎?”
  “那是當然,那位德國的總理先生也沒有想過要殺死誰,事實上那個希特勒也都還活著呢”
  “那么我明天就去聯系巴多格里奧元帥”
  “就這么辦吧,我們要給我們的首相大人一個體面的結局”
  “那是當然”
  事情已經商量出了一個結果,齊亞諾終于算了松了一口氣,看著窗外羅馬的夜空齊亞諾再次為自己堅定了信心!
  我愛凱撒,我更愛羅馬。
  就像兩千年前那個共和國的守護者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