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浴血1918 > 第六章 爸爸去哪?

  老盧卡斯看著柏林研究院的大門,心里的悲傷已經流成了河。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從半個月前開始,研究院的學者們就不太光顧他的理發店了。向上帝發誓這絕對和他的技術無關,自從成為一名理發學徒開始,老盧卡斯就兢兢業業的對待每一位顧客,幾乎每一個享受過老盧卡斯服務的人都成了他的老客戶。每一個人都對他的技藝贊不絕口,無論是理發、剃須、還是給頭部按摩,老盧卡斯精通理發的每一個環節和技術。
  以前研究院的學者和工程師們下了班都喜歡到他的店里來享受一番,在老盧卡斯那魔術師般的手法之下,放松放松緊張了一整天的大腦,是每一個腦力勞動者都喜歡的事情。然而自從半個月前,被怒氣沖沖德國總理先生帶走的愛因斯坦博士,又被笑呵呵的送回來后一切都變了!
  研究院里每一個人都在向博士先生看齊,畢竟惹怒了德國總理還能完整無缺的回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當然學者們并不指望有一天能像博士先生那樣,噴德國總理一臉的口水,但是如果能得到總理先生的青睞,可是很多人都不會拒絕的事情。向愛因斯坦博士學習,從發型開始!
  除了海森博格博士之外,雖然他比愛因斯坦博士要小上不少,但是禿發這種事情誰能說就一定與年紀有關呢?
  老盧卡斯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這個小混蛋倒是顯得滿不在乎。如果自己不是用父親的威嚴壓著他,說不定他已經跑到了中國。老盧卡斯知道自己的兒子從來就不是一個安分守己的人。
  自從傳出消息說軍隊里要開始征兵后,這個剛滿十八歲的小家伙就徹底失去了對刮胡刀的熱愛。指望著有一天能穿上那身漂亮的制服,挎著手槍和刺刀,威風凜凜的走在街上,享受姑娘們熱情的目光??梢岳斫?,畢竟自己也曾經年輕過,但是這絕對不行!老盧卡斯可是記得1918年的情景的,那時候的德國軍人跟威風凜凜可是完全的不沾邊~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小子!只要我還活著就不可能讓你去當兵的”老盧卡斯訓斥著自己的兒子。
  “爸爸,你搞錯了,我沒想過去當兵,我只是想············”
  “閉嘴,你什么都不許想!”老爹壓根就不給自己的兒子說話的機會。
  “軍隊要征兵啦,一定會有許多的人來應征的,而他們一定都需要理發!爸爸,你就不能聽我把話說完嗎?”
  “你確定?”老盧卡斯決定給自己的兒子一個機會,恩,說話的機會。
  “當然確定”小盧卡斯從椅子上站起來,拉著自己的父親走出了店門。
  “你快看,難道你沒發現最近大街上多了許多年輕人嗎?這是一個機會”小盧卡斯指著大街上三三兩兩的年輕人給自己的父親看。
  “您看見他們的頭發有多長了么?他們需要我們,德國軍隊需要我們,我的爸爸!”
  老盧卡斯一言不發的轉過了身,向自己的理發店走去。
  “爸爸,你要去哪?”小盧卡斯在后面追著自己的父親。
  ~~~~~~~~~~~~~~~~~~~~~~~~~~~~~~~~~~~~~~~~~~~~~~~~~~~~~~~~~~~~
  “我要去中國”現在正擔任軍事學校校長的隆美爾告訴自己的兒子曼弗雷德。
  “你為什么要去中國,中國在哪???”小家伙的聲音又黏又糯,隆美爾的心一片溫柔。
  “中國啊,她在地球的另一面,那是個非常大的國家,也非常的古老!就想古羅馬一樣古老”隆美爾抱起自己的獨生兒子,走到地球儀前。
  “喏,她就在這”隆美爾轉動著地球儀,找到中國的位置,指給自己的兒子看。
  “你為什么要去那里???”小家伙問。
  “因為爸爸是個軍人呀,總不能老是呆在學校里教書吧?再說了,這是德國總理下的命令,爸爸當然要服從嘍”
  隆美爾想起幾天前受到總理召見時的情景,當時那個比自己還年輕幾歲的總理先生給了自己兩個選擇。要么和外交部一起去中國,要么在學校里教書教到退休,自己還能怎么???從上一次的戰爭結束后自己就幾乎再也沒能帶過兵,這對自喻為天生軍人的自己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折磨。隆美爾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條快要干涸的魚,現在總理先生遞過來了一盆水,雖然不能魚躍大海,但至少能讓自己呼吸順暢點。
  并且總理先生保證這是一個長期的行動,他一定能得到最大限度支持,就是不知道為什么,總理和他說話的時候眼睛里似乎閃過一絲嘲諷?
  ~~~~~~~~~~~~~~~~~~~~~~~~~~~~~~~~~~~~~~~~~~~~~~~~~~~~~~~~~~~~~~~~~~
  “喏,它就在這!”德國總理府里,許飛正指著地圖上畫的一個圈對外交部長諾亞說。
  “你怎么知道?保爾,難道你去過中國嗎?”諾亞很驚訝。
  我怎么不知道,我就是在那里長大的嘛。
  “不要在意那些細節,總之那玩意就在那,不會錯的”那是一幅中國地圖,位于湖南北部的位置被許飛畫了一個圈。
  前世的許飛所處的國企隸屬于中國核工業部,其主要功能就是為中國的原子彈提供原料!自己的爺爺還有一枚中國核工業部發的獎章,小時候的許飛知道了這個情況后可是驚訝了好一陣,隨之而來的是滿滿的自豪感,然而一點亂用都沒有!可憐的父輩們,在礦洞里的艱辛和危險并沒能換來美好的生活,該下崗下崗,該改制改制!許飛可是記得在自己小時候追悼會這種事情可是隔三差五的有!
  “你親自帶隊,隆美爾會和你一起去,還有一些工程師和企業家們,那個國家現在正處在軍閥混戰之中,軍火商們一定很樂意去那的”許飛找了個借口以掩飾自己的真正目的。
  “隆美爾也去,這級別會不會太高了點?”
  “再高也沒你高啊,我親愛的外交部長先生,中國對我們而言非常的重要,那個國家的面積差不多相當于二十個德國了,你能想象得帶哪里有多少資源可以采集么”
  得抓緊時間啊,在過幾年日本鬼就要全面侵華了,必須在那之前為中國打造一只更厲害的軍隊,也必須為德國拿到更多的資源,以應付將來的歐戰,一個人有兩個祖國還真是讓人頭疼啊,真不知道前世那些擁有雙重國籍的人,在戰爭來臨時會是個什么選擇?
  “至于隆美爾·········”
  隆不在么!聽說過,前世的許飛在剛進入軍迷界的時候,還喜歡過這家伙一段時間,后來隨著水平的加深可就不這么看了。因為他總是不在線,前線!
  盟軍諾曼底登陸的時候他不在,為此第三帝國的戰略局勢一下子就惡化,雖說就算他在也不一定能擋得??!但擋不擋得住是水平、士氣、裝備、戰力的綜合,單單責怪指揮官那是很不客觀的!畢竟美軍太過強大。但是不在前線可就非常說不過去了吧?
  更早一點在非洲和英國人開練的時候也是不在,據說是因為吃壞了腸胃住進了醫院。在許飛的記憶里上一個發生這種事情的人是在滑鐵盧的拿破侖,據說他當時得了痔瘡,沒能到一線指揮!兩位絕世名將都因為自己的腸子而輸掉了戰爭,真是荒謬得可笑!
  許飛知道要是在前世說出這樣的話來,說不定就能被兩人的崇拜者人打出鼻血來,現在嘛,我的德國我做主。再說了我們摩羯座什么時候會有崇拜別人這種奇怪的心思了?
  據說這人還喜歡寫書,寫書不是什么壞事,許飛自己也想寫書。但你是一個指揮官啊大哥!如果只是一些戰略思想我都不說什么了,但是你把你自己的戰術寫得那么詳細干嘛?生怕別人不知道么?并且還是在戰爭期間。據說美國巴頓將軍知道了這事以后,大發雷霆咆哮著說:軍人在戰爭期間不應該寫書!許飛認為老牛仔說得對。
  在許飛的前世很多人把隆美爾恨不得捧到了天上去,說這是一個連敵人都佩服的軍人!但是許飛知道越是敵人希望自己做的事情,那是越不能做的!況且以英國佬的人品而言,說不定借吹捧敵人以掩飾自己的無能的可能性更大一點!
  不管如何吹捧,都掩飾不了隆美爾是個坑貨的事實,就算他總是喜歡和士兵們同甘共苦也不行!打工仔要的是加工資,要的是豐厚的獎金,而不是看著老板和自己一起啃饅頭。士兵們要的是勝利和榮譽,而不是一個將軍爬在泥巴里和自己一起推大炮!這樣的事情除了能換來一時的感動外,并沒有什么其他的用處!更別說后來還卷進了刺殺希特勒的事件,對提拔自己的人不感恩也就算了,還要殺,人品怕是也堪憂。
  當然,第三帝國的坑貨肯定不止這一個,后世的軍迷對納粹德國的將軍們早有總結:
  隆不在:隆美爾一到關鍵時刻就不在指揮部。
  古不帥:古德里安沒當上元帥。
  曼不群:曼施坦因總看不起別人,尤其是在寫回憶錄時候。
  戈不靈:戈林打保票的事總不靈。
  莫不攻:莫德爾善守不善攻。
  鄧不?。旱四崠牟輝趺垂芩娼⒍?。
  雷不潛:雷德爾不重視潛艇部。
  博不幸:博克不幸被飛機干掉了。
  保不死:保盧斯,希特勒讓他自殺殉國他沒死。
  倫不管:倫德施泰特經常不管事,有時是把該自己拿主意的事交給手下,有時則是照抄小胡子的命令。
  暈血萊:希姆萊殺的人不少吧,這貨其實暈血。
  決斗克:克盧格曾經要和古德里安決斗。
  吹水爾:戈培爾,吹牛逼蠱惑人心一把好手。
  真是讓人頭疼啊,小胡子死得真心不冤!也就戈培爾不算坑,那是他一個宣傳部長的本職工作!
  “還是不要說隆美爾了,還有一點事情要跟你說一下”許飛甩了甩腦袋,企圖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忘掉。
  “看這”許飛在地圖的雞脖子上畫了一條線,把整個東北都隔了出去。
  “這里現在已經被那些日本的矮子們占領,所以不要進入這個地區”
  “好的”
  “這里”南京。
  “你手下有個叫拉貝的人吧?”
  “你怎么知道?”諾亞這回真是吃驚了。
  “不要在意那些細節”
  “讓他去那呆著,把大使館建得大一點,至少得兩個足球場那么大,多建些房子,地下室也得有。我會派一個連的現役士兵去?;な構蕕陌踩?,這一點你和中國政府多溝通一下”
  “他已經在那了”諾亞說。
  “恩,那更好,給他全權,任何事情不用上報外交部,由他自己處理”
  “好把,還有什么?”諾亞覺得自己的朋友還真是神通廣大。
  “還有這里”許飛畫上了湖南、四川和廣西。
  “你知道上一次戰爭的時候法國人招募了不少外籍勞工吧?”
  “是啊,中國勞工為英法兩國戰勝德國做出了不少的貢獻”諾亞滿臉的戲謔。
  咳······咳········許飛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著,誤會啊大哥,全都是誤會!
  “所以我們要像法國人學習才行”許飛一本正經的告訴自己的朋友。
  “我們也招募中國勞工?”諾亞問,他發現事情好像越來越有趣了!
  “回答正確,我的朋友,你知道我們德國的人口可是太少了點,就算現在生恐怕也是來不及了,不過只要這三個地區的人”
  “因為他們不僅將進入德國的工廠,他們也進入德國的軍隊”許飛說。
  “外籍兵團”諾亞張大了嘴,今天的驚喜可是一件接一件啊。
  “都說要像法國人學習嘛,他們不也有一支外籍兵團嗎?難道法國人搞得,德國人就搞不得?”
  “那我要怎么識別他們呢?你知道中國人看起來都一個樣”
  你們德國人看起來才一個樣呢!許飛不爽自己朋友的言論。
  “給他們吃辣椒,特別辣那種,吃不了二十個以上的都不要,就這么辦,相信我,沒錯的!”
  “我發現你特別了解中國啊”諾亞嬉笑著看著自己的朋友。
  “因為我就是一個中國人嘛”許飛也笑著看著諾亞。
  “如果你是中國人,那我就是羅馬人”
  這年頭,說實話都沒人信了!
  “你是德國人,我從不懷疑這一點”許飛握住諾亞的手。
  “你說得沒錯,我們都是·············”
  德國人?。。。。。。。。。。?!
 ?。ń悠ご笸ㄖ恍沓魷鐘泄刂泄那榻?,可惜我還設計了幾個特別有意思的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