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浴血1918 > 第二十二章 希特勒回來了

  “小心點,路易斯,最近總統的心情可不太好,你可不要自找麻煩,聽明白了嗎?”總統府的管家沃爾夫正在教訓自己的手下,最近興登堡總統的脾氣可是越來越不好,要是不想倒霉的話就得小心點,否則說不定什么時候就得去苦役營里報道了。
  “沃爾夫先生,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別管那么多,那些事情不是你和我這樣的人應該知道的。聽著你要是不想倒霉的話就管好的你的好奇心,好奇心能害死貓,而貓有九條命,你有那么多條命嗎?”
  “我想我沒有,沃爾夫先生,我想我只有一條命”路易斯說。
  “這就對了,現在給我閉嘴,趕緊去廚房里看看,也許等會總統閣下和總理閣下談完了事情以后會想要吃點東西的,快去把”
  打發走了路易斯,管家沃爾夫守在了總統辦公室的大門前。作為總統先生的私人管家,他一直就是總統先生最信任的幾個人之一,他的家族已經為興登堡家族服務了好幾代人了,在整個總統府里除了總統本人以外不會有人比他權利更大。
  在這扇緊閉的大門后面,德意志總統興登堡和總理布呂寧相對而坐,兩個人都沒說話,氣氛凝重。
  近幾天所發生的事情大大出乎興登堡總統的預料,從來沒有想到那個被自己當成炮兵廚師的家伙,竟然已經擁有了這么巨大的聲望。很明顯,以這個家伙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合法憑借選票登上總理的位置,作為一個權威主義者興登堡總統完全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要知道在原本的歷史上興登堡總統連續任命了四任德意志總理,其中包括后來的希特勒,而現在,很可能會出現一個不完全受自己掌控的德國總理,興登堡總統覺得自己的德國正在離自己而去,只要一想到這個,總統先生就覺得自己的身體仿佛被掏空了一般,空虛得不得了~
  光頭總理布呂寧恨不得掐死眼前這個自大的老頭,自己三番五次試圖阻止那個家伙的崛起,可是偏偏被這個老頭給攔了下來。現在好了吧,現在誰也阻止不了他了,真是活該!布呂寧總理的心情比窗外的天氣還要陰暗,這時候也不由得閃過一絲暗爽,就像烏云里的閃電一樣!
  德國最具權利的兩個人各壞心思,誰也沒有開口說話,一種叫沉默的東西彌漫著整個房間!
  “總統閣下,接下來我們怎么辦?”總理布呂寧首先開口說話了,畢竟那個小子一旦上位的話,總統還是總統,自己這個總理百分百就不會是總理了,況且自己屢次和那個小子作對,一旦那一天到來自己鐵定第一個倒霉,布呂寧總理不認為對方會給自己在新政府里留個座位。
  興登堡總統瞇起了眼睛,看這布呂寧,直到對方額頭冒汗才開口說話。
  ”我記得幾年前你們兩個吵過一架,你還記得你當時說了些什么嗎?“總統問。
  ”幾年前,吵過一架?恕我直言,總統先生,請問到底是哪一年?我和那個家伙每年都要吵上好幾架!“
  ”就是那一年“興登堡總統心說你這人怎么記憶力這么差。
  ”哪一年?“布呂寧一臉的懵逼。
  ”1930年,我任命那個小子當上經濟部長后的一段時間“興登堡總統的胡子都翹起來了。
  ”哪一天?”
  “意大利人來柏林的那一天”
  “原來您說的是那一天,您是說意大利特使來敲詐我們那天是嗎,總統先生?“布呂寧想起來了。
  ”沒錯,就是那天“你這個家伙總算想起來了。
  ”我說了什么?“
  興登堡總統強忍著用自己的權杖在布呂寧的頭上敲個包的沖動。
  ”你說有人恨他,還記得嗎?“
  ”您說希特勒?那有什么用呢,那家伙現在還不知道是死是活呢!就算他在這又能做什么呢?“布呂寧總理表示非常的不解。
  “重點不是希特勒,重點是希特勒恨他,你明白了嗎,我親愛的布呂寧總理?”
  “您的意思是·········?”布呂寧總理覺得自己好像摸到了一點總統的意思。
  “沒錯,因為希特勒恨他,所以················”
  “不,不能這樣,總統先生,這樣的事情不能發生在德國,這是對德國法律的最粗暴的踐踏?。?!”布呂寧總統激動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總統會有這樣的想法,在他看來作為一個政治人物盡可以采取一切合法的手段去打擊對方,就算有時候會用到一些灰色的手段也在所不惜,但是直接采取這種肉體消滅的手段是他所不能接受的,說到底他自己也是政治家,這種事情既然能發生在別人身上那么有一天也會發生在他的身上,樣的話誰都不會安全的!
  懦弱的文人!興登堡總統顯然早就想到自己的總理會有這樣的反應。平心而論,他能夠理解布呂寧的反應,畢竟說起來他只是一個高級的政府官員,不管自己高不高興他在履行完自己的職責后都會下臺,無非是早晚的不同而已。而自己不一樣,自己除了是德意志總統外,還是一個貴族。現在的德國與其說是共和國還不如說是披著共和國外衣的羅馬帝國。
  比如像自己所代表的容克貴族,就在現在的德國政府和軍隊里擔任著大量的職務。平民出生的政治家們盡可以成為總統或者總理候選人,但是容克貴族們一定要占據政府和軍隊的絕大部分職務。就像古羅馬帝國的元老院一樣,皇帝不一定是是貴族出生,甚至于連奴隸都可以成為羅馬皇帝,但是元老院的元老們則必須是由貴族組成的,這一點毫無疑問。試圖改變這一點的人都不會有什么好下場,比如那位偉大的凱撒!
  布呂寧總理是由自己所任命的,自己很自然的可以控制住他。而現在那個小子顯然不太好應付,從他把意大利人嚇跑開始,就顯示這個人可不是膽小怕事的人。而且又一直走的是底層民眾的路線,這兩年以來在普通德國人中已經有了非常巨大的聲望,他一旦成為德國總理是否自己還能控制得住他?從這個小子的一貫作風來看,很難相信他上臺以后會對貴族集團會有什么優待,興登堡總統覺得自己的擔心很有道理,為了自己的階級著想,必須把這樣的事情掐滅在萌芽狀態。
  ”總理先生,我得提醒你一句,現在的形式對于你來說可是非常的不樂觀的,這幾年來他可是一直把你當成對頭。如果讓他一旦上位那么你的政治生命可就要提前結束了“興登堡總統說。
  ”就算是那樣也不行,總統閣下,這是犯罪!“布呂寧堅持自己的立場。
  該死的知識份子!興登堡總統怒火中燒!
  ”總理先生,我勸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其實我個人并不討厭那個小子,但是有人恨他,所以我們只需要在必要的時候稍微疏忽一下,而且·············“
  ”而且什么?“布呂寧不知道自己的總統在賣什么關子。
  ”如果你一直這么堅持的話,那些恨保爾部長的人很有可能也會恨你,到時候·············“總統閉上了嘴。
  布呂寧總理的冷汗都流下來了,總統閣下的意思很明顯,如果不加入進來那么自己很有可能出不了這扇大門了。布呂寧毫不懷疑,現在正守在門外的那個彬彬有禮的管家先生身上一定藏著一把槍或者一瓶毒藥。
  可是如果答應下來那么最后倒霉的除了保爾部長外,自己絕對也跑不掉,布呂寧現在明白,今天總統召見自己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要把這件事情嫁禍到自己的頭上。等自己和保爾都完蛋以后,老家伙完全可以再找一個他自己喜歡的人來做總理,反正他需要的僅僅是一個給他背黑鍋的人,該怎么辦呢?布呂寧總理陷入了巨大的抉擇當中!
  ”你考慮的怎么樣了,總理先生“見到布呂寧遲遲不回答,興登堡總統催促起來。
  ”我不知道“布呂寧總理面色蒼白,冷汗連連,顯然這種事情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心理壓力。
  興登堡總統已經失去了自己的耐心,反正不管怎么樣這件事情是必須得做的,你這個膽小如鼠的知識分子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逃脫這頂超級大鍋的。
  “沒什么時間猶豫的了,總理先生,不管你愿意還是不愿意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了,我勸你還是聽我的好,這樣你至少還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要是你看不清楚形式的恐怕你不會再看到明天的太陽了”
  “不,總統先生,我愿意,我愿意!”布呂寧總理被嚇壞了,在這樣的生死抉擇面前他做出了像普通人一樣的選擇!
  “很好,總理先生,對于你的選擇我感到很欣慰,事實上對于你來說這件事情并沒有太大的風險和負?!斃說潛ぷ芡嘲參孔瘧幌嘔盜俗芾硐壬?。
  “不要以為我在騙你,親愛的總理先生,還記得我們剛剛說過的話嗎?有人恨他,那么現在讓我們來見見那個恨他的人吧”興登堡總統把自己的管家叫了進來,耳語了幾句以后管家便帶進了一個戴著帽子,豎著風衣領子的人進來。
  布呂寧總理目瞪口呆看著這個男人,他怎么也不會想到會在這里再次見到這個男人。
  希特勒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