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浴血1918 > 第二十一章 讓德意志再次偉大

  “同志們,都準備好了嗎?”
  “我們都準備好了保爾,讓我們干吧”
  在柏林郊外被用作德意志共合黨辦公室里的一間別墅的小房間里,許飛和他的同志們正在為最后的決戰做準備。
  金色轟炸機克林斯曼、獅心親王卡恩、前陸戰隊員安東尼奧、宣傳部長戈培爾,被許飛派出去全世界亂串的諾亞也趕了回來,當然還有里昂小跟班。他們都在等待著自己的首領下達最后的決戰的命令!
  “1918年,我從戰壕中醒來,我看到的是被戰爭和貧困折磨的精疲力盡的德國,和困苦不堪的德國人民!1919年,我看到有些人試圖撕裂德國的社會和挑起德國人之間的相互仇恨,就是從那時候起我們這些人也走到一起,從那一刻開始我們就發誓要拯救我們親愛的德國,并為此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1923年,我們與企圖傷害德國的人進行了斗爭,并且成功的阻止了那些壞人,但是惡魔依然沒有死去。1925,年我們成功的把那個該死的混蛋和他的黨羽們送進了監獄,雖然現在被他逃走了,但是我們已經強大起來,并不再害怕那些小貓的利爪!“
  1930年,經濟?;砹巳瀾?,因為我們的努力和德國人民的堅韌不屈所以沒有一個德國人挨餓!同志們,你們可以驕傲的說:今天的德國所發生的一切和將要發生的一切都有我們的努力和汗水,德國人臉上的每一分笑容都有我們的功勞在里面。你們的努力不會被忘記,我的同志們!”
  許飛極富感染力的話讓房間里的每一個人都變得更加的莊重起來,是啊,這轉眼間時間已經過去了15年那么久。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產生了不小的變化。最年輕的小里昂已經從那個和許飛形影不離的小毛孩子,變成了健壯的男子漢,而其他人卻都不再年輕了,然而戰斗還遠遠沒有到結束的時候。
  “現在到了1933年,也是對于德國對于我們非常關鍵的一年,在進行最后的戰斗之前我想問你們,我的同志們!我想問你們是否還記得15年前我們所發下的誓言;我想問你們是否還記得我們的理想和初衷;我想問你們是否這15年的時間是否已經磨滅你你們的斗志;我想問你們是否已經沉醉在舒適的生活里,不愿意再迎接未來的刀劍與風雪?同志們請你們回答我!”
  “保爾,你盡可以放心,從啤酒館里我們相遇的那一天,起我們就準備好了把自己的全部生命和精力奉獻給德國!保爾你不必懷疑我們對德國的熱愛與忠誠,不管我們現在是什么身份,做的什么事情!我們的內心深處永遠是一名戰士,不管我們的命令是進攻還是侵略,我們的使命永遠都是守護這個國家!保衛這個民族?。?!”克林斯曼緊緊握住了拳頭。
  “是的保爾,我們隨時準備戰斗,我們永遠也不會停止戰斗”
  “是是保爾,請你相信我們”
  “是的保爾,請你繼續帶領我們前進”
  “保爾,我里昂·萊昂納多發誓將永遠陪伴在你的身邊,不管是1918年還是1933年,我會永遠站在你的身邊,直到上帝的召喚!
  ”說得對,我戈培爾也會永遠幫助你發出你想要的聲音的“
  看到自己的同志和戰友的表態,許飛心里非常的感動,自己最初的想法只是在這個亂世里保全自己的性命,而自己面前的這些人卻選擇了毫不猶豫的相信自己、幫助自己!就算只是為了你們,我也絕不會讓那悲慘的歷史重演,許飛心里暗暗發誓!
  ”謝謝你們,我的同志們,那么就讓我們繼續去戰斗吧,就像過去的那15年一樣“許飛把自己的雙手搭住了克林斯曼和卡恩,后兩者也把自己的手搭住了身邊的人,幾個人圍成了一個圈!
  ”讓我們繼續去戰斗!“幾個人異口同聲。
  ”最后的勝利一定屬于我們!“
  ”屬于我們!“
  ”哈哈哈哈哈······“笑對挑戰的才是真正的男子漢!
  幾個人依次走出小房間,來到大廳里,大廳里站滿了人。
  ”博士,真高興您能來“許飛一把握住了愛因斯坦大爺的手,這時候的愛大爺已經成功蓄出了白色爆炸頭,就像照片里的一樣,看起來特別眼熟~
  ”別這么說,保爾先生,哦,不,也許我應該稱呼你主席才對“愛大爺微笑看著眼前的年輕人,不得不說這個小子確實非常給人以好感。
  ”主席?“許飛不解。
  ”是啊,主席,我已經加入共合黨了,難道不該叫你主席嗎?“
  許飛看了一眼旁邊的諾亞,對方回了一個“你懂的”眼神。
  愛大爺叫我主席,成了我的部下?我的天,這真是想都不敢想的啵。
  “您盡可以叫我保爾,博士先生,有您的加入是我的榮幸,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誰最接近上帝,那么一定是您”
  “你這個花言巧語的小子,哈哈”即便是世界上最聰明的大腦也抗不住馬屁的轟擊啊~
  “保爾先生,不,主席先生,您有什么需要請盡管告訴我們!我們一定會用最大的能力來支持你的!”
  “那是當然,赫爾曼先生。這次事情結束以后我們會需要很多食物來慶祝的,當然少不了您出產的美味雞肉”
  許飛的話引起了一陣笑聲,德意志第一養殖場場長赫爾曼,帶領著一大票受惠與許飛的中小企業家齊聚而來,為了給自己的主席助威他們的企業幾乎都停止了生產,給所有的工人都放了假,可以想見到時候會有多少人跟在許飛身后,不要忘了這些企業里的工人之所以沒有失業也是受惠于許飛的政策,就算他們中有人不懂,也會有人教他們懂的!
  “親愛的媽媽,請不要為您的兒子哭泣,你的兒子將要去戰斗,請祝福您的兒子吧”
  許飛的話剛說完就被自己的便宜老爸瞪了一眼,你這個小子要不要這么搞氣氛?又不是上戰??!沒見可憐的瑪利亞已經把手絹都哭濕了么?這已經是第三塊了。
  “好好照顧他們西蒙,尤其是海倫,我感覺那個丫頭說不定就要去搗亂”警官西蒙已經成了許飛的妹夫,向老天爺發誓這跟許飛半點關系都沒有,都是自己便宜老爸做的主。
  “放心吧保爾,一切都安排好了,不會有任何人來跟你搗亂的,任何人”西蒙警官流露出的意思可不只那么一點點。
  “恩,我很放心”
  許飛一便跟眾人打招呼握手一邊向著門口走去,畢竟時間并不太充裕,而事情卻還有很多。
  “老恰德,你這個老家伙還在等什么?快跟我來,就像以前的那樣”許飛看見老恰德畏畏縮縮的站在門口,屋子里的人非富即貴,這讓他有點自慚形穢。
  他果然沒有變,他果然還是那個保爾小子!老恰德的眼睛濕潤了,紅著眼睛站到了許飛身邊,被許飛一把挽住了手。
  “老家伙,你還能走遠路嗎?”往常的許飛在與德國人的交往中一直保持著彬彬有禮的態度,但是在老恰德和小里昂的面前那是半點風度都不會有,也正是這種態度更加的讓人暖心!
  “你這個該死的小子說什么呢?別忘了我和卡金斯基可是見過你差點尿褲子的樣子的”老恰德嘴上強硬,眼睛里卻閃耀著淚光。
  那真不是我??!哥們內時候還沒穿越呢!
  “你這個該死的壞老頭!”
  許飛和恰德還有自己的同志們手挽著手,一路向柏林的市中心進發,這也是許飛精心設計的,普通的德國市民更愿意看見一個走路的候選人,而不是從奔馳車上下來的貴族!一路上無數的柏林市民和工人加入了進來,等走到柏林的市中心廣場前已經形成了數目龐大的人海,許飛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來到了這里。
  “我親愛的德國公民們,我親愛的柏林市民們,感謝你們今天來到這里”許飛登上了演講臺,開始進行大選前的最后沖刺。
  “我相信你們當中的每一個人都是愛國者,我相信你們當中的每一個人都期望我們的祖國更加的美好”
  “我,保爾·博伊默爾自從走上德國政壇以來,從來沒有欺騙過德國人民!這一點每一個德國人都可以為我證明!”
  “我,保爾·博伊默爾可以問心無愧的說,我對得起德國人民所賦予我的權利和信任”
  “是的,你沒有欺騙我們,我們相信你”臺下響起了回應。
  “但是,我要說,我們的路還有很長,還遠遠沒有到可以松懈的時候”
  “或許有些人會告訴你們,會承諾你們給你們帶來更加美好的生活,但是我不會”
  臺下的人們心里的糊涂了,搞演講的選舉人可不止一個兩個,從沒見過這么說話的,哪一個候選人不是說得天花亂墜,恨不得說只要選了他大家就能一步上天堂了一般。
  “就像我曾經說過的那樣,沒有人能拯救德國人,除了德國人自己!”
  “只有德國人自己才能拯救德國人,只有德國人自己才能拯救德國,如果我們放棄了努力,而把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別人,那么災難一定會到來,德國人也將失去自己的榮耀!”
  “如果你們相信自己,如果你們愿意用自己的雙手和汗水創造更加美好的明天,請你們支持我,請你們讓我和你們一切努力”
  “讓德意志再次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