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浴血1918 > 第十八章 上帝保佑德意志

  “沒有人能夠保佑和拯救你們,連上帝也不行?。?!”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吶,許飛的經濟計劃遇到重大挫折!三班倒的工作制度遇到強烈反彈,那些工業巨頭們為了防止中小企業的崛起,煽動了不少人舉行集會來反對許飛的政策。很明顯一旦那些得到政府資金支持的中小企業,開始進行三班倒的工作制度和高福利低薪水的政策,那么這些依舊按照落后生產方式進行生產的巨頭們必將受到沖擊,斷人錢財如殺人父母啊,更別說在這些企業的背后還有某些政府高官的推波助瀾!
  “上帝不會拯救那些只會哭泣的懦夫,只有永不屈服的戰士才能得到上帝的親睞!上帝偏愛真正的勇士,膽小鬼不配握住上帝的手!”
  看著臺下的集會隊伍,此時的許飛怒火中燒,這幫德國佬真特么不要臉!巨頭們為保證自己的利益完全不顧別人的死活,那幫跟著鬧事的工人也不是什么好貨色,害怕丟掉飯碗和小布爾喬亞的閑情逸致,就假裝看不見自己挨餓的鄰居!
  “好好看看你們的周圍,看看你們周圍的人,那都是一個個的德國人,是你們血脈相連的同胞!”
  “你們應該感到慶幸,因為你們生活在柏林,生活在這個國家的最富裕的城市,但是你們怎么可以對德國其他地方的同胞假裝看不見?”
  “你們捂住自己的眼睛就當那些消瘦的臉龐不存在;你們捂住耳朵就當那些痛苦的哀嚎不存在;你們捂住嘴巴就當那些需要幫助的雙手不存在!你們能夠捂住自己的眼睛,捂住自己的耳朵,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你們能捂住自己的心嗎?”
  “作為普通人,為了自己的家庭和生活著想這無可厚非,但我請你們也能稍微的的為自己的國家和民族以及同胞考慮一下,德國可不只是你們的德國,德國可不只有柏林這一個城市!”
  “’從馬斯到默默爾,從埃施到貝爾特‘”許飛背了一段德國國歌《德意志高于一切》中的歌詞。
  “難道你們都忘記了嗎?”廣場上的馬克風把許飛的咆哮起碼放大了幾百倍。
  平心而論,這些來參加游行隊伍的人們絕大多數并沒有什么太過陰暗的心理,只是經濟?;愕么蠹葉己芙孤?,再加上有心人的煽動才參與了進來,和許飛前世的那些小民們一樣,他們既不好,也說不上壞,蕓蕓眾生中的普通人而已,許飛這頂道德的大帽子扣的并不公平!
  “閉嘴吧小子,德國人沒有忘記自己的同胞和戰友,德國人永遠也不會拋棄和放棄自己的戰友和同胞!”一個聲音從人群中響起。
  誰這么大膽,是要嘗嘗飛哥的雙節棍了么?許飛感覺自己的麒麟臂隱隱發疼。
  “對,沒錯,我們沒有忘記,我們永遠不拋棄,不放棄“
  “不拋棄,不放棄,不拋棄,不放棄···············”
  人群的呼喊逐漸變得統一起來,看到激情涌動的人群戈培爾等人都有點緊張,要知道人群一旦失去理智可是很可怕的事情,而理智這樣的東西一向是很稀少的,在人多的時候尤其如此。
  許飛也被驚的目瞪口呆。搞什么搞,難道許三多也穿越過來了?大家都是影視人物,這還真說不定??!
  正胡思亂想著,那個喊出“不拋棄,不放棄”的德意志“許三多”穿過人群走向了廣場講臺,一路挨了無數巴掌,導致肩膀都有些歪。當許飛看到這個家伙終于走上講臺,脫下自己的帽子露出臉時,便和身后的里昂一道毫不猶豫的狠狠撲了上去!
  “老恰德!你這個老家伙居然還活著?。?!”許飛激動的狠狠抱住了眼前的這個家伙。
  “是的,保爾,老恰德還活著,哈哈,怎么樣是不是很失望呢?”老鉗工也很激動。
  “恰德···········”里昂已經哭得說不出話了。
  “好了,小里昂,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快別哭了”恰德扣住里昂的肩膀開始搖,然而現在的里昂已經長成了一米八多的大個頭,而恰德更加衰老了,再也不可能搖得動他了。
  “恰德,你怎么現在才來找我,你讓我們等了太久了”安慰一了下激動的里昂許飛說。
  “老恰德本來不想給你們添麻煩,但是現在這世道越來越艱難,所以我來問問也許你可以給我的孩子們一些幫助”恰德說。
  “這么說就是你的不對了恰德,無論如何我們都是曾經并肩作戰的戰友,這一點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這可是真心話,畢竟恰德和里昂是許飛穿越后最先見到的人,并且那時候兩人對自己的關心可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抹殺的。
  “說到幫助,你愿意幫我一個忙嗎?”
  “幫你的忙?當然愿意,只是老恰德能幫你做什么呢?畢竟你現在可是大名人了“老鉗工不知道自己能幫這個昔日的戰友做些什么。
  ”相信我恰德,你面前的保爾一直都沒有變,從我在戰壕里醒來開始“許飛看著恰德的眼睛說。
  ”這是我的戰友,他的名字叫恰德,他是一名鉗工“許飛拉著老恰德走到了話筒邊。
  ”在上一次戰爭的時候我們曾經并肩作戰,他是一名優秀的德意志戰士,一個善良的德國公民,你們的同胞。現在請他來給我們說說他自己,是的,沒錯,不是什么國家和民族,不是什么光榮與夢想,就說說一個普通的德國人“許飛把老恰德推到了話筒邊。
  ”保爾,你是不是瘋了“老家伙緊張得不的了。
  ”不,恰德,瘋掉的不是我們,是這個世界,不要緊張,拿出你在戰場上沖鋒的十分之一的勇氣就夠了“許飛安慰著恰德。
  無奈的老鉗工站到了話筒前,雙手把自己的帽子擰成了麻花。
  “我叫恰德”看著臺下的人海,老恰德一陣腿軟。
  “我們知道”
  “我們剛剛聽說過了”
  “不拋棄,不放棄!”
  臺下的人們發出善意的哄笑,畢竟一個工人站在臺上總比一個政客要可愛得多~
  “我以前在馬恩河與法國人打過仗,保爾和我,還有卡金斯基,我們在同一個班,后來小里昂也來了,那時候他還是個流著鼻涕的小孩”
  恰德的話又贏得了一陣哄笑,許飛也樂了,他想起了里昂的鼻涕泡。里昂這次難得的沒有生氣,站到了恰德身邊,和許飛并排。
  “后來戰爭結束了,卡金斯基死了,我們班里其他人都死了,只剩下了我們三個人”許飛和里昂與恰德站在一起,就像1918年那樣。
  臺下的氣氛凝重了起來,戰爭已經過去了十幾年,而人們記憶卻并不是太好。
  “分別的時候,保爾告訴我把家里的錢都買成食物,否則就會挨餓,我聽了他的話,所以我的小艾瑪沒有嘗過饑餓的滋味。現在她已經長成了一個大姑娘了,她是我最最喜愛的珍寶!”
  “至于我的兒子安東,算了,我們還是不要提那個混小子了,我一直認為這些年來,我沒被那個小子氣死完全是因為上帝的保佑”
  臺下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人都笑了,許飛看到不只一個老頭在拍自己身邊年輕人的腦門,顯然他們覺得臺上這個老家伙說得特別有道理。
  “可是現在生活越來月艱難了,恰德已經老了,而恰德的兒女們卻找不到能夠養活自己的工作,我的妻子瑪莎對我說你為什么不來找找保爾,他一定會有辦法的”
  “雖然我的家人們都沒見過保爾,但是他們都知道他。畢竟如果當初不是聽了他的話,我們一家在十幾年就在挨餓了,所以我來了。但是在柏林卻看到了這樣的情形,也許我根本不該來這,那樣的話就不會看見今天這樣的事情了“老恰德情緒低落。
  臺下的示威人群也有不少耷拉著頭,是啊,我們今天所做的事情是在斷送我們同胞生命,是在斷送和我們一樣的普通工人的生命!
  ”不拋棄,不放棄“聲音從人群里響起。
  ”不拋棄,不放棄,不拋棄,不放棄··················”柏林人嬌氣是嬌氣了點,卻還沒有喪失自己的良心。
  成千上萬人的聲音再次變成了一個“不拋棄,不放棄”
  戈培爾興奮的渾身發抖,手忙腳亂的指揮著攝影師,對著臺下的人群從各個角度狂拍,技術最優秀的攝影師被指派去伺候許飛三人。三個人的小組合被拍得偉岸得不得了,直到照片中的三人都駕鶴西去,這張照片依舊是共合黨集會的最佳背景。
  當晚《人民觀察家》報紙以《不拋棄,不放棄------德國工人階級的怒吼》為標題刊發緊急號外,一時間許飛和他的共合黨聲威大振。
  “上帝會保佑我的!”柏林看管最嚴密的監獄里,一個黑色的影子對自己說!看著自己這幾千個夜晚的工作成果,黑影相信自己確實受到了上帝的眷顧。
  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黑影又拿起了勺子開始干活。
  ”上帝保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