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浴血1918 > 第十五章 進擊的納粹

  溫特沃斯·米勒知道今晚有個大行動,早在今天上午他們這個小隊的隊長就把他們召集了起來。
  “為祖國犧牲的時候到了,今天是偉大的一天,過了今天你們沒一個人的名字都將被記??!德國不會忘了你們,德國人民不會忘了你們,我們的黨也不會忘了你們!現在,我的勇士們,為了德國的未來去戰斗把!“
  ”德國,萬歲!“看著周圍神情激動的戰友,米勒很好的掩飾著自己眼里的不屑,一群白癡!
  就在年輕的納粹黨員米勒,已經在街道邊的灌木叢里趴了三個小時以后。許飛帶著自己的骨干成員出現在了這家豪華酒店的大門口。
  “都安排好了嗎?”許飛低聲問自己身邊的安東尼奧。
  “一切都準備好了,現在只等著魚兒上鉤了”安東尼奧回答道。
  “希望不要出什么紕漏才好”
  ”放心吧保爾,哦,他們來了“
  “準備好,他們來了”親自帶隊的希特勒看到許飛出現后對著自己的隊員下令。
  “等等,那是誰?”就在自己的隊員們已經準備好武器馬上就要行動的時候,從剛剛開過來的車上下來的人讓希特勒阻止的部下的行動。
  ”魯登道夫將軍,真是見鬼,怎么會是他?”當看清楚下車的人是誰的時候,希特勒差點吧手里望遠鏡戳進自己的眼眶里。
  “這個該死的老家伙,一旦看到我們稍有失敗就覺得我們沒有利用價值了嗎?他把我們當成了什么,擦過鼻涕的手絹嗎?這該死的,傲慢的容克貴族!”
  “現在怎么辦?”希特勒的忠實戰友戈林和羅姆一作一右的看著他。
  “還能怎么辦,行動馬上取消,趕緊撤退”希特勒雖然瘋狂但還不是一個傻帽,在柏林這樣的地方刺殺軍隊的高級將官,會有什么樣的后果用大拇指都能想得出來。
  就在懊惱的希特勒還沒來得及下達撤退命令的時候槍聲響了,目瞪口呆的希特勒眼睜睜的看著那個腦袋上帶著避雷針的身影到了下去!
  “不~~~~~~~~~~~!”
  “同志們,為了德意志,沖啊”
  “德意志,萬歲!納粹黨,萬歲!”
  “不~~~~~~~~~~~!”
  希特勒絕望的呼喊著,然而一切都太遲了,亢奮的納粹黨員們就像挨了打的野狗一樣沖出了灌木叢,為國犧牲,為黨奉獻的使命感充盈著每一個人的胸膛,在這一刻沒有什么能夠攔住他們,希特勒也不行。
  “快攔住他們”
  “快救將軍”
  “快叫警察”
  突然受到襲擊的許飛和將軍兩隊人馬立即慌亂了起來,不少受到邀請的賓客嚇得瑟瑟發抖,好在柏林的警察不像慕尼黑的同行們那么反應遲鈍,在將軍的衛隊尚未被打散之前就趕到了現場,雖然帶隊的警官是同一個人。
  “快開火,攔住他們”
  西蒙警官一邊拿起武器射擊一邊給自己的部下下達命令,希望保爾可別被打中才好,忙個不停的警管先生很擔心自己的朋友。
  事實證明西蒙警官的擔心是多余的,槍聲一響,魯登道夫將軍一倒下,許飛就以惡狗撲食的姿態撲倒了將軍的身上,美名曰我為將軍擋子彈,其實是想不被打中而已,世界上死在意外下的英雄可不是一個兩個,自己可不想出師未捷身先死。
  “快,快幫我把將軍抬進去”許飛叫住早就被嚇得手足無措的衛隊長,一米八幾的漢子嚇得手腳發抖。許飛相信嚇住他的絕不是子彈,而是將軍身下的那一灘鮮血。
  “快,快跑,快離開這”離許飛并不遠的希特勒也嚇得手腳發軟,一心只想離開這該死的地方。完了,全完了,自己的理想,自己的前途,全都完了,到底是誰不聽命令開的槍?接下來只能流亡這一條路可走了,德國政府和軍隊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希特勒覺得自己的命運實在是凄慘到了極點~
  驚慌失措的希特勒招呼著戈林和羅姆準備跑路,然而一切都太遲了,沖鋒在前的納粹黨員們就像沸水沖擊下的冰塊一樣,瞬間被瓦解,三人藏身之處很快就被武裝警察包圍。
  “放下武器,否則我們就開槍了”
  面對黑洞洞的毛瑟槍口,希特勒很想像歷史上那些失敗的英雄一樣給自己來上一槍,就在希特勒舉槍對著自己的太陽穴準備在開槍前說幾句的時候自己的戰友們投降了。
  “別開槍,我投降”一戰英雄飛行員舉起了手。
  “別開槍,我也投降”羅姆也舉起了手。
  “你們這些廢物,垃圾我,膽小鬼”希特勒憤怒了。
  “我真是瞎了眼睛才會和你們這些家伙搞在一起,你們這些垃圾,納粹黨的恥辱”
  悲憤的希特勒把槍對準戈林,打算先干掉兩個無恥的叛徒再說,卻不防被被羅姆一把抱住。警察們一擁而上,當這個可憐的倒霉蛋被自己的黨徒牢牢掐住脖子的時候,偉大的第三帝國便永遠成為了不可能!
  “將軍,你怎么樣了?”就在希特勒被擒的時候,許飛已經把魯登道夫將軍抬到了安全的地方,看到昏迷不醒的將軍閣下許飛心里也是擔心得不得了。哥們,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的算盤可就不好打啦。
  “快叫醫生來,不,快把將軍送到醫院去”看到形式穩定下來,將軍的衛隊長也終于回了魂。招呼著自己的部下趕緊開車把魯登道夫將軍送往醫院。
  “希特勒抓住了嗎?”看著西蒙警官過來許飛悄聲問道。
  “已經抓住了,一個不漏”
  “很好,你現在的任務是保證他們的安全,把他們隔離起來,一根毛都不能少”
  “放心吧,保爾!接下來你想怎么辦?“
  ”你帶人回去,我們去醫院,我們必須保證將軍醒來的第一時間就看到我們“
  “好吧,隨時保持聯系”
  告別了西蒙,許飛一行人趕到醫院,醫生們正在給將軍做緊急手術,看著不斷出入手術室的醫生和護士,許飛心里閃過一絲愧疚,這么搞到底對不對?魯登道夫將軍和自己無冤無仇,自己卻把他的命當成自己上位的道具,會不會太卑鄙無恥了點?前世的自己算不上什么大好人,可也算不上是壞人,這種拿別人生命作伐的行為從來沒有出現在自己的行為準則里,來到這個世界后除了對納粹黨一干人等可以做到殺伐無忌外,其他人在許飛看來和后市的小民沒什么不同,除了所處的時空不同外都是一些普通人而已,就在許飛坐在醫院的椅子上陷入不斷的自責中時,將軍的衛隊長走了過來。
  在將軍的衛隊長看來,在受到襲擊就第一時間給將軍擋子彈的許飛無疑是個好人,平心而論自己也能做到這一點,但自己是職責所在,而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卻沒有在第一時間躲起來,而是撲上去。衛隊長認為這樣一個勇敢的年輕人實在不應該太過自責。
  ”保爾先生,你還好嗎“衛隊長坐到了許飛的身邊。
  許飛抬起頭來,嚇了衛隊長一跳,只是幾個小時的時間,面前這個原本英俊的小伙子已經兩眼通紅,面目蒼白,胡子拉碴,看來將軍的受傷確實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謝謝。我很好,將軍閣下怎么樣了?“
  ”感謝上帝,醫生說沒有生命危險,只是失血過多,也許在過幾個小時將軍就能醒來了“
  ”那可太好了“聽到沒人會因為自己而喪命,當然,那些納粹份子不算,許飛心里也是一陣輕松。
  ”尊敬的衛隊長先生,真是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邀請將軍參加酒會也許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了“
  ”不,保爾先生,雖然今天的事情與你有所關聯,但我想主要責任并不能算在你身上,我早就勸過將軍不要和那些納粹份子搞在一起,然而并沒有什么用,都是那些納粹渣滓惹的禍“衛隊長非常的氣憤。
  你丫怎么不早點說???!搞半天這死老頭也是納粹份子,早知道剛剛撲上去的時候就應該猛一點,壓死了拉倒,害老子內疚半天!其實魯登道夫將軍本來就是納粹份子,只是許飛前世不學無數不知道而已。穿越到現世又盯著希特勒猛搞,而魯登道夫將軍又不太看得上希特勒一干人,這些內情許飛不知道也就能理解了。
  “啊,原來是這樣啊,納粹份子確實沒什么好人,跟著他們混在一起遲早要倒霉,對了衛隊長先生,我還不知道您的名字呢,這真是太失禮了”卸下了包袱的許飛心情好多了。
  “漢斯,我叫漢斯,保爾先生”
  “那么漢斯先生,你覺得將軍醒來會怎么辦呢?”許飛心說在這個遍地是漢斯的國家可是總算遇上一個漢斯了。
  “其他的不好說,但以將軍的暴躁脾氣,我這個衛隊長最好的命運,也就是在苦役營里砸石頭了”說起這個漢斯隊長一陣喪氣,不管將軍的命運如何,自己的命運已經確定了。
  “不必太灰心,我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都得怪那些納粹瘋子“許飛安慰著德國隊長。
  ”我們都知道這點,但這改變不了我這個衛隊長失職的事實“
  ”如果真有這一天,你不介意的話可以來找我,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個德國軍人不推卸責任的高貴品質“
  ”也許吧,保爾先生,如果我還能從苦役營里出來的話“
  就在許飛和漢斯轉換安慰者和被安慰者身份的時候,手術室的門被打開了,一個白大褂醫生走了出來。
  ”將軍醒了,不過·········”
  “不過什么?“所有人都圍了上去。
  ”好像是·········“
  ”你能不能快點說?!“德國隊長漢斯可以發誓,如果不是還有用,他一定會把眼前這個磨磨唧唧的醫生的舌頭扯出來。
  ”成了植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