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入侵諸天搶人頭 > 第六十章.杰戴.休威特

一起来捉妖成长之路大师五星葫芦小金刚怎么打:第六十章.杰戴.休威特


  高煜望著幽黑的工廠內部目光閃爍不定,剛剛一定有什么東西過去了,他很確定。
  “該死,有點想不起來這段地方的劇情了?!?br/>  高煜拍拍腦袋露出苦惱的神情,對于工廠這里面發生的劇情,他根本沒什么太多的印象。
  他對《德州電鋸殺人狂2003》的記憶僅僅是停留在小皮的身上。
  想了一下,高煜目光閃爍地朝著幽黑的廠房深處走去,黑暗對于他的眼睛而言,并不會造成什么有效的影響。
  很快高煜停下了腳步,在他的腳邊安靜躺著一個被擠扁的鐵皮罐。
  看樣子,剛剛的“哐當”一聲便源自于它。
  “一個小孩子?”
  高煜盯著地上的腳印露出奇異的神情,堆積著灰塵的地板上,清晰印出一個小小的腳印。
  順著工廠地板殘留的腳印,高煜一路追至廠房深處。
  在兩個不知什么作用的巨大機械之中,微弱的油燈火光照映出一個略有些詭異的小孩。
  他一頭亂糟糟的卷曲頭發,如同鳥窩一樣堆在頭上,深深凹陷進去的眼窩,凸顯出一雙死魚般的眼睛。
  不和諧的蒜頭鼻更是胡亂地安在他的臉部中央,再加上輕微的齙牙傾向,莫名讓人升起不舒服的感覺。
  結合上這廢棄工廠的幽暗環境,眼前的這個小鬼更是人稍有悚意。
  高煜把目光從這小孩手里的“玩具”移開,那是一根破損的骨頭。
  分不清是牛羊的,還是人的.....
  “嘿,你好?!?br/>  高煜笑瞇瞇地蹲下身子,對著這個行為詭異的小孩打招呼道。
  這個臟兮兮的小孩掃了高煜一眼,連忙低下頭,專心擺弄起手里的骨頭“玩具”。
  半響,才結結巴巴地開口:“你....你好....”
  這個小鬼似乎有什么交流障礙,從頭到尾不敢直視高煜,甚至就連普通的回答都略顯的吃力。
  “你叫什么名字?”
  “......”
  但等了許久小孩都沒有開口回答,只是擺弄骨頭的動作更加拘謹。
  “我叫高煜?!備哽霞絳詰?,目光奇異地盯著個小孩。
  “杰....杰戴?!?br/>  杰戴說完,立刻把身子轉過去背對著高煜,舉止異常地有些詭異。
  高煜卻是不以為然地笑了笑,緊接著打量起周圍的布置:“這些都是你做的嗎?杰戴?!?br/>  在兩個機械的表面,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藝術品”。
  有碎了一個鏡片的眼鏡框,上面用鐵絲固定著一個巴掌大小的骷髏模型,甚至被人擺出耶穌受難的姿勢。
  有一副發黃的假牙,卡在一只嬰兒的模型小腳上,詭異的是模型的上半截消失不見。
  還有杰戴面朝的工廠墻壁上,散發著微弱光芒的油燈下,用蠟筆畫著一個歪歪扭扭的魔鬼。
  勉強能夠看出是對著油燈咧開滿是尖牙的大嘴,仿佛要把這微弱的光芒吞噬一般。
  種種跡象都表明,杰戴這個孩子的心理絕對有些不正常。
  “嘿,杰戴,你有見過一個女人跑進來么?”
  見杰戴沉默著不回答,高煜又換了一個問題問道,他需要知道杰蔓有沒有路過這里。
  杰戴搖搖頭,隨后直視著墻壁緩慢朝著高煜方向把身子挪近。
  很快,杰戴臟兮兮的小手遞過來他一直在擺弄著的那根泛黃骨頭。
  高煜眼皮跳了一下:“送給我的?”
  “嗯....”
  杰戴點點頭,聲音低地跟蚊子哼的一樣。
  高煜聳聳肩,伸手接過這根骨頭。
  直到這時,杰戴才一臉拘謹地轉過頭,小心地看了高煜一眼隨后立刻抬頭望天。
  “杰戴,你的全名是什么?”高煜擺弄著手里的骨頭,忽然目光詭異地開口。
  “休...休威特....杰戴.休威特....”
  高煜目光頓時一凝,果然這個舉止詭異的問題兒童,是出自于休威特這個變態家族。
  不過相比起家人們的暴虐,小杰戴或許是年紀尚小的原因,并沒有表現出這方面的暴力傾向。
  除了行為舉止比較奇怪....
  “杰戴,你為什么一個人躲在這里?不打算回家嗎?”
  高煜盯著神情拘謹的杰戴問道,他隱隱有一種預感,杰戴可以成為他攻破休威特家族的突破點。
  聽到“家”這個詞,杰戴的神情忽然變得驚恐,猛得搖了搖頭。
  “不....不回去,奶....奶不喜歡....杰戴....在白天?!?br/>  費了好一會功夫,高煜總算從杰戴口中套出了休威特家族的人員構成。
  除了已經見過的皮臉和老休威特,還有杰戴的父親以及那個讓杰戴感到恐懼的奶奶。
  “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訴別人哦,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br/>  高煜晃了晃手里的骨頭,對著杰戴伸出手,眼眸深處藏著不易察覺的精芒。
  “好....”
  杰戴小心翼翼地和高煜擊了掌,隨后撿起地上散落的蠟筆逃一般的跑出了工廠。
  天色已晚,他再不回家會被奶奶扔進地下室里。
  高煜望著杰戴遠去的身影目光閃爍不定,帶著骨頭不慌不忙地離開工廠。
  看樣子今天是找不到逃走的杰蔓了,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收到其余玩家降臨副本的提示。
  高煜走出廢棄工廠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在目光無意掃過森林前停的那一排報廢汽車時,視線忽然被森林深處隱約的亮光所吸引。
  “杰蔓?”高煜瞇了瞇眼,朝著森林深處的亮光處走去。
  很快,一輛卸了輪胎的老舊房車出現在高煜面前,房車側面的玻璃里,透出橙黃色的亮光。
  通體亮著暖色燈光的房車,坐落在這黑暗陰森的森林之中,莫名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
  “叩叩叩!”
  高煜踩著房車傾斜的臺階,用力叩響了房車側面的鐵皮門。
  很快,一個剃著短寸,面色蒼白的女人打開了車門。
  在看到高煜時,女人的目光中多出一絲不易發現的喜色,隨即語氣平靜地開口:“你好,先生....”
  “我可以進去么?我需要一個過夜的地方?!?br/>  高煜眼眸深處同樣藏著精芒,他記得這輛房車,在電影里和休威特家族是一伙的。
  “當然可以,你一定遭受了什么不好的事?!?br/>  短寸女人的目光停留在高煜血跡斑斑的襯衫上,露出同情的目光。
  高煜順著她目光看了一眼襯衫,那上面血跡應該是沾染的工作臺上,隨后露出一絲笑意。
  “沒錯,女士,糟糕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