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從鬼打鬼開始 > 第58章 世間唯一的人魔坐騎

一起来捉妖维护更新中:第58章 世間唯一的人魔坐騎


  等許沖匆匆趕來的時候,三只手已經死了。
  茅堅的雙眼中充滿擔憂,現在人魔氣候已成,他現在已經沒辦法收服人魔了。
  許沖看向茅堅,然后說道:“人魔交給我對付,你把匕首給我!”
  茅堅把匕首藏到身后,這把匕首是他對付人魔的最后希望,怎么可能讓許沖拿走。
  就算不用對付人魔,這把匕首也是茅堅門派中最強大的驅魔法器,他也不可能讓許沖拿走。
  許沖笑了,他對茅堅說道:
  “你把匕首給我,我幫你除掉人魔,這叫做交易。
  如果你不給我,我自己去拿,這叫搶。
  我不想搶,你還是自己交出來吧!”
  茅堅卻不屑道:“搶?你有這個本事嗎?”
  許沖見這家伙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他就沒辦法了。
  他必須要得到這把匕首,因為只有這把匕首可以對付人魔,做為以后是要將人魔當做坐騎的人,沒有可以讓人魔懼怕的東西哪行?
  于是他對身旁的任老太爺道:“將匕首奪過來!”
  任老太爺身化為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茅堅身邊,茅堅一驚,手中的匕首就被任老太爺抓住。
  可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任老太爺抓住匕首的手,卻瞬間冒起了黑煙。
  任老太爺吃痛慘叫。
  這把匕首對于邪物天生有克制作用,許沖讓任老太爺退開,自己越看那匕首越覺得順眼。
  然后許沖自己動手了,他的武道修為乃是化勁,比起茅堅還要強上一個檔次。
  而茅堅手里的匕首卻對他沒有危險,幾個回合將茅堅打趴下,從他的手上搶來匕首。
  茅堅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那人魔十分強大,你把這匕首奪去,他只要再把豹妹轉化了,將會生靈涂炭,就算你拿著匕首,也不會是他的對手?!?br/>  許沖道:“老先生,你就不要危言聳聽了,人魔再強大,想要生靈涂炭也沒有那么容易,你放心,我會收拾他的,你還是回山去修煉你的長生道吧!”
  人魔的強大,其實在許沖看來是有水分的。
  就憑借他目前表現出來的本事,確實不算太了不起。
  這個世界,有熱武器的存在,想要無所顧忌的生靈涂炭,也沒有那么容易。
  當然,他也沒有多解釋,現在,是時候去找人魔了。
  利用命理術推算,許沖花了半個晚上,終于把人魔的藏身地點給推算出來。
  從這兒開始走,經過海島,然后路過一片滿是青草的山崗,最后來到一個山洞。
  許沖仔細推算了一下,覺得有百分之九十的幾率,人魔藏在這個山洞里。
  走進這個山洞,一陣陰冷而又充滿血腥的氣息撲面而來。
  許沖和任老太爺弓著身體往洞里爬行,這個洞實在是太矮了,也太窄了。
  而且洞里的情況十分復雜,就像迷宮一樣,把許沖腦袋都給繞昏了。
  走著走著,許沖忽然發現在洞里迷宮一樣的過道上出現一具尸體,這尸體臉如同枯樹皮一般,十分嚇人。
  如果要繼續走,就要從這尸體的上方過去,但問題是,洞又窄小,從這里過去,必須要和這具尸體近距離接觸。
  雖然說許沖不怕,但是總是感覺有些膈應。
  正思考是不是從另一條道走,卻突然間聽見一陣鐘聲響起,那尸體猛的睜開了眼睛,然后抬頭看了許沖一眼,眼神中布滿詭異。
  然后卻見這尸體順著過道以極快的速度鉆進去。
  許沖也跟著這尸體走,他的速度還是跟不上,最后是任老太爺拖著他往里走。
  不一會兒,來到洞口,從洞口往外看,視線一下子開闊起來。
  在一個石臺上,坐著人魔,另一個石臺上,坐著三只手。
  三只手閉著眼睛,頭上戴著一個鐵帽子。
  而最惹眼的,當屬最中央那個如同巨大磨盤的玩意,那玩意上面刻著復雜神秘的符文,最外面是幾個漢字,就是子丑寅卯之類的。
  而在巨大的磨盤外面,是無數的尸體,這些尸體兩兩一行,站在磨盤外側,只見那人魔一念咒語,頓時就如同推動磨盤。
  而三只手,也在同一時間自動旋轉,從他身上,有許多神秘的力量涌向人魔。
  許沖本來可以打斷人魔,但是他卻并沒有這么做,而是靜靜的等待人魔轉壽。
  他想看一看,人魔將三只手轉化了,到底能變成多強。
  終于,人魔轉壽完成,那三只手瞬間倒在地上。
  人魔張狂的大叫,宣泄著這段時間的憋悶,聲音如同神鬼啼哭,在洞里回蕩開來。
  許沖用兩只指頭堵住耳朵,然后皺著眉頭對任老太爺吩咐道:
  “太吵了!給我去抽他的嘴!”
  任老太爺瞬間身體化為殘影,一下子就跳到人魔身旁。
  人魔一驚,下意識的想逃,因為這段時間他被任老太爺給打怕了。
  但是隨即他就想到,他已經轉了許多人的壽命,現在只差兩個亥時的人了,按照他目前的本領,不必再怕任老太爺。
  于是,他鼓起勇氣和任老太爺打在一起。
  確實,這人魔是沒有想錯,現在的他,實力和任老太爺差不多,甚至還比任老太爺要強上幾分。
  他們倆的戰斗,把地下的尸體都給波及到了,沒有多一會兒,下面的尸體都被余波震碎。
  人魔雖然強大,但是因為一只胳膊被斷了,實力受到很大的影響,相反任老太爺卻越打越精神。
  偶爾人魔一拳砸向任老太爺,任老太爺舉起胳膊格擋,并且雙眼瞬間轉化為金色。
  這金色一出現,任老太爺瞬間就變得寶相莊嚴,如同佛陀在世。
  那無窮的佛光散發,人魔的實力再次受到壓制,被任老太爺壓著打。
  人魔發現就算是現在的他,對上任老太爺都不討好,于是心里就起了退意。
  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跑,那任老太爺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讓他大驚,連忙拼命想把任老太爺甩開。
  就在這時,許沖出手。
  許沖的輕功還是很不錯的,在這山洞里翻轉騰挪都沒有什么問題,雖然速度相比任老太爺等相差太遠,但是因為兩人的纏斗,倒是給了許沖一個機會。
  許沖瞬間就將手中的銀質匕首猛然刺向人魔,人魔想避開,卻正巧被許沖一下子刺進胳膊。
  那匕首刺進胳膊,頓時就發現胳膊升騰起一股巨大的黑煙,那手臂瞬間就受到了重傷。
  而任老太爺也趁機一大巴掌拍在人魔嘴上,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忘記許沖的交待,要打人魔的嘴。
  許沖又接著捅了人魔好幾匕首,于是強大的人魔,頓時間就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你看著他!等我把他的命脈找出來!”許沖對任老太爺吩咐道。
  人魔一聽許沖的話,頓時嚇得肝膽俱裂,他實在想不通,許沖為何會知道他有命脈這件事,難道說,許沖也是修煉長生的?
  許沖記得,電影里人魔的命脈是一塊石頭,但不知道具體是那一塊。
  找了大約十幾分鐘,終于發現一塊石頭很是不同,陰氣濃郁。
  “不知道是不是這塊石頭!試試吧!”
  怎么試?不是用匕首試!
  如果用匕首,那么人魔就被弄死了,他好不容易才抓到人魔,目的可不是將他弄死。
  人魔很強大,現在就能和任老太爺戰一個不分上下,一旦他將剩下的兩個亥時出生的人給轉化了,那還了得?
  無論是收服來做打手,還是以后當飛機坐,那都是可行的。
  這樣的寶貝,那可是相當值錢的,許沖自然不敢將他弄死。
  許沖一拳砸向那石頭,頓時石頭被震裂,一瞬間,人魔仿佛受到了重擊,直接昏了過去。
  要不說邪法不好練呢,再強大的邪法,都有命脈所在,一旦被人拿住命脈,就算是一個普通人,也可以要了你的命。
  許沖滿意了,這塊石頭就是人魔的命脈,控制住這塊石頭,以后人魔就只能無條件服從他。
  ……
  半個月后,許沖花錢讓人打造了一個小木屋,這個小屋子里,放著一張床和兩口薄皮棺材。
  在小木屋的四個角,有四條碗口粗的大鐵鏈,這四條鐵鏈都聚集在一起,將人魔的脖子和一只手臂以及兩只大腿鎖住。
  許沖的手里,有一個足球大小的石頭,這是人魔的命脈。
  本來這命脈是一塊巨大的石頭,但是許沖花了幾天,終于搞清楚了,原來只有中間的這足球大小的地方才是,其他的都是普通石頭。
  于是為了方便攜帶,許沖就花錢讓人給雕刻成這個石球了。
  雕刻石球的時候,人魔心驚膽戰,只要那刻刀稍微弄錯,人魔就會受到極大的痛苦。
  許沖抱著石球走到人魔身旁,溫和的說道:
  “走吧!我們回上海!”
  人魔低眉順眼至極,朝許沖深深鞠躬,然后慢慢的升起,他身上四根大鐵鏈子嘩啦啦的響動。
  許沖推開小木屋的門,任老太爺含著手指頭坐在床上看書,看的是插圖版本的西游記,看見許沖進來,心不在焉的說了一句:
  “主人!”
  任婷婷在棺材里睡覺。
  許沖意氣風發,抬頭看向上方的人魔,一揮手喊道:
  “出發!”。
  瞬間,人魔往上飛,四根大鐵鏈子帶動小木屋,慢慢的升起。
  所有的建筑、樹木都慢慢的變低,許沖感覺有些搖晃,害怕落下去,連忙把門關好,然后趴在窗戶上欣賞這世界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