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自动走路:0112 議戰 3


  語不驚人死不休。
  吳瀾這句話就像一顆扔進湖里的大石頭,頓時驚起了一陣莫大的波瀾。
  不識地形可以理解為沒勘察過函谷關周遭,但看不懂地圖就怎么也說不過去了。
  這可是每一名中高級軍官必須掌握的基本技能!
  堂堂砲車軍的丙部校尉,居然說自己既不識地形,也看不懂地圖?
  開玩笑的吧?
  可是吳瀾的眼神和表情都在說明一點,他剛剛說的話是實話!
  這就很有意思了。
  傳聞中秦公親自簡拔的砲車軍丙部校尉,居然真的不識地形,也看不懂地圖!
  一時間,帳內除秦玥兒外的所有人,看向吳瀾的眼神都變得很是古怪。
  包括與吳瀾打過不少交道的嬴麒。
  嬴疾將諸將、各軍都尉、校尉的反應看在眼里,心知原本很簡單的一個試探被吳瀾一句話變得非常復雜了。
  一個沒處理好,吳瀾被人恥笑是肯定的,但這不算什么,區區一個校尉而已。
  關鍵在于是秦公親自下的任命,將沒有任何從軍經歷的吳瀾直接簡拔為一部校尉。
  然后事實證明,這個校尉是個十足的草包,連地圖都看不懂,君上英明神武、知人善任的形象還要不要了?
  秦國十余萬軍官、士卒如何看?
  公開透明的軍功晉升機制蒙不蒙羞?
  這般想著,嬴疾板著臉沉聲說道:“國之大事,在戎在祀!容不得吳校尉在如此重要之事上說笑!念你進獻砲車制作之法有功,本將軍給你一個機會更正你的言行,你……好生把握?!?br/>  帳內諸將、各軍都尉、校尉聞言恍然大悟,終于明白秦公為何會親自任命吳瀾為一部校尉。
  原來是幸進之人,難怪看不懂地圖!
  吳瀾眼中則閃過一絲贊賞之色。
  應對得很妥當嘛。
  幾句話連消帶打,就把秦公從這件事里摘了出去,還隱晦地給自己刷了一波形象和聲望。
  看來此嬴疾應該就是彼嬴疾,前世歷史上的那個鼎鼎大名的“智囊”嚴君摴里疾了。
  那……
  吳瀾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下身旁的司馬錯。
  這位,會不會是那個底定巴蜀的秦國大將司馬錯?
  有可能,但并不確定。
  所以,很期待??!
  “嗯?”
  嬴疾見吳瀾這時還分了神,頓時有些惱怒,擠出一個重重的鼻音。
  “兵法云,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br/>  吳瀾回過神,神色自若應道,“事關重大,末將不敢妄言,確實看不懂這般繪制的地圖?!?br/>  “嗯?”
  嬴疾聽出來了吳瀾話里的重點,“看不懂這般繪制的地圖?那你能看懂怎樣繪制的地圖?”
  “有標準化定義的比例尺、圖例、指向標、圖形要素、輔助要素、補充說明的精準、明確的地圖,但是繪制這種地圖所需的時間不是一星半點,急切間無法制出,倒是有些麻煩了。?!?br/>  吳瀾吧啦吧啦說出一大堆讓帳內眾人不明覺厲的名詞,隨后話鋒一轉,道,“不過以末將所知,尚有一更適合廟算推演的法子,名為沙盤。此物一出,三歲幼童也能掌握地形地勢,更何況百戰將軍?”
  在吳瀾前世,有據可查的沙盤首次出現時間,是始皇帝滅亡六國、統一天下前夕。
  據南朝宋范曄所撰的《后漢書·馬援傳》所述,沙盤作業首次運用于軍事的時間則是東漢建武八年(西元32年)。
  當時,吊打疑似穿越者王莽的位面之子天秀大魔導師光武帝征伐天水、武都一代豪強隗囂,其麾下大將伏波將軍馬援“聚米為山谷,指畫形勢”,是大魔導師生出“虜在吾目中矣”的驚呆了的感慨。
  所以現在,帳內所有人都沒聽過“沙盤”這種戰爭推演的利器。
  見吳瀾言之鑿鑿,不似妄言的模樣,嬴疾略有些好奇,便順勢問道:“沙盤?此為何物?”
  吳瀾解釋道:“沙盤者,根據實地地形地勢,按一定比例,以沙土堆制成模型,將所在區域之城池、關隘、河流、道路、敵我兵勢、駐扎營地等直觀明了體現出來,一眼望去,敵盡在吾目中矣?!?br/>  話音落下,帳內頓時響起陣陣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在座的都是有經驗、有能力的將校,自然能根據吳瀾所說,腦補出沙盤是何模樣,有何作用。
  尤其是那句“敵盡在吾目中矣”,直接戳中了他們的G點好么?
  唯一一個情緒不對的,就是嬴羽了。
  “這家伙,又在出風頭!”
  嬴羽心里恨恨想道,卻又拿吳瀾沒任何辦法。
  “吳校尉可會制作沙盤?”
  嬴疾的問話緊接而至。
  帳內一眾將校的目光立即投注在吳瀾身上。
  不知不覺間,吳瀾竟已隱隱成了這次會議的主導者。
  “當然?!?br/>  吳瀾自信一笑,“不過我需要極為熟悉函谷關周遭地形地勢之人的幫助?!?br/>  不就是玩泥巴嗎?
  可以在東北玩,當然也能在關中玩!
  嬴疾問道:“耗時多久?”
  “快則一日,遲則兩至三日,視助我之人對地形地勢的熟悉程度而定?!?br/>  吳瀾想了想,給出一個比較合理的時間期限。
  “司馬錯聽令!”
  嬴疾立即沉聲喊道。
  “末將在?!?br/>  司馬錯聞言,蹭地一下站起身,大聲應道。
  他是嬴疾的老部下了,若非調撥給了秦玥兒,幫助她組建砲車軍,此次大戰的先鋒應該是他,而不是銳士營都尉子車鈞。
  “本將軍命你全力襄助吳校尉,以最快的速度制作出吳校尉所言之沙盤?!?br/>  司馬錯卻沒第一時間應諾領命,而是比較難為情地看向了秦玥兒。
  嬴疾這才反應過來他這是越級下令,便問道:“不知嬴都尉意下如何?”
  “我無異議?!?br/>  秦玥兒當然不會反對。
  “善!”
  嬴疾贊了聲,隨即說道,“事不宜遲,吳校尉與司馬校尉這便著手制作沙盤,接下來的議題,就不用參與了?!?br/>  “喏!”
  吳瀾和司馬錯同時大聲應道,然后行了個軍禮,大踏步離開了中軍大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