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我真不想躺贏啊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收割機啟動

一起来捉妖活动地址:第一百五十三章 收割機啟動


      雖然徐茫答應去打什么三對三半場,然而此時的他還是一個籃球小白,走步那是小兒科,帶球撞人如同家常便飯,總之他就是犯規的集合體。
  
      就是這樣的人,拒絕了單羽所謂的單獨訓練,只是偶然拿著球去投兩下,然后坐在場邊一個勁兒的發呆和打瞌睡。
  
      周三中午,
  
      徐茫依照慣例前往小賣部買面包和牛奶,或許是上天打算對他開一次玩笑,只剩下最后兩塊面包和兩罐旺仔牛奶,然而當徐茫準備說話之際,有人搶在他的面前。
  
      “面包和牛奶我都要了!”
  
      “”
  
      徐?;毓房吹交羰狹叫值苷駒謐約荷硨?,在他們兩人的身邊,還有一幫子不認識的學弟們。
  
      當霍氏兩兄弟拿到午飯后,有意無意看了一眼徐茫,然后在他面前開始吃了起來,吃得很香很快,轉眼間,就把面包和牛奶消滅干凈。
  
      徐茫默默站在原地,看著兩人的表演,沒有任何反應。
  
      可是,
  
      其他人都要瘋了。
  
      我靠
  
      完了完了!
  
      這是故意在激怒大魔王徐茫呀!
  
      在場幾人一想到從前被徐茫支配的恐懼,渾身就直冒冷汗。
  
      “吃飽了嗎?”徐茫微笑道:“剛剛一場籃球打下來,估計體力消耗挺嚴重的,一塊面包怎么可能管飽,要不我請客吃方便面?”
  
      “”
  
      “”
  
      霍氏兩兄弟愣了一下,在此之前聽說過徐茫的傳奇經歷,然而現在的表現就像一只尋求庇護的小狗,毫無震懾力,甚至覺得有些可愛。
  
      “不了?!被艏酌嫖薇砬櫚廝檔潰骸俺耘菝娑隕硤宀緩?,你也盡量少吃?!?br/>  
      “道理我懂?!?br/>  
      “可有時也是被逼無奈?!斃烀R讕殺3腫判α?,默默地說道:“我聽說過你們,霍氏兩兄弟高一的扛把子,現在馬上就要成為高二的扛把子了吧?”
  
      “能者上?!?br/>  
      “我和我哥兩人只是遵循規則而已?!被粢宜檔潰骸岸藝飫鎪坪躋簿駝庋??!?br/>  
      囂張的人徐茫見過很多,可是沒有見過這樣冷靜式的囂張,雖然還不知道這兩人是什么背景,可今天第一次交鋒下來,徐茫覺得這兩人不能留。
  
      “你們以前是哪個學校的?”徐茫好奇地問道。
  
      “我們在國外長大?!?br/>  
      “來這里讀書只是因為父母需要在寧市待上一年?!被艏姿檔潰骸岸粵宋頤鞘敲墜??!?br/>  
      “懂了?!?br/>  
      “老板兩碗方便面,四根火腿腸,兩個鹵蛋?!?br/>  
      當徐茫拿到自己的東西后,沖兩人微笑告別道:“走了周六見!”
  
      看著徐茫的背影,霍氏兩兄弟面面相覷,這這怎么和大家說的不一樣???在別人的口中,徐茫是一個無惡不赦的大魔王,然而今天卻意外的儒雅隨和。
  
      “完了!”
  
      “全特么的完了!”某位高一男生抱著蹲在地上,抱著自己的腦袋,痛苦地說道:“又要被割韭菜了!”
  
      話落,
  
      周圍的一干人露出相同的表情。
  
      “哎哎哎!”
  
      “他真的有這么恐怖?”霍甲好奇地問道:“為什么他給我的感覺是儒雅隨和?而且非常有禮貌?!?br/>  
      “唉”
  
      “微笑不一定是禮貌,特別對徐茫來說,它更多的是一種警告?!蹦俏桓咭荒猩弈蔚廝檔潰骸拔乙丫桓盍交亓?,這才一個學期呀誰曾想到過年回來,又要被割了?!?br/>  
      壓歲錢讓自己的荷包滿滿的,可還沒有嘚瑟多久,遇到了一把鋒利的鐮刀。
  
      這時,
  
      在場的一干人等,對來霍氏兄弟的來歷產生質疑。
  
      兩人
  
      是不是徐茫請來配合割韭菜的?
  
      最終,
  
      霍氏兄弟的嫌疑被排除,然而被割韭菜的那種痛苦,始終無法消除。
  
      “小曼!”
  
      “你的面包和牛逼被人給搶走了?!斃烀4糯制?,跑到楊小曼面前,無奈地說道:“就是被霍氏兄弟給搶的,而且他們還要搶方便面、火腿腸和鹵蛋,幸好我手腳機靈,不然你今天鐵定餓死?!?br/>  
      “”
  
      “你當老娘我是傻白甜嗎?”楊小曼瞥了一眼徐茫,面無表情地說道:“那是引你上鉤,現在魚釣上來了,你覺得我還會上你的當嗎?”
  
      臥槽!
  
      果然是這個情況!
  
      徐茫痛心疾首,默默放下手中的午飯,站在窗戶邊。
  
      “簡單點說話的方式簡單點?!?br/>  
      “遞進的情緒請省略?!?br/>  
      “你又不是個演員?!?br/>  
      “別設計那些情節?!?br/>  
      這一刻,
  
      徐茫徹底明白了老薛歌詞中那種無奈的情緒。
  
      唉
  
      啪!
  
      一個狗頭暴擊!
  
      “那是用來分手的!”楊小曼瞪了一眼,惡狠狠地說道:“以后你只能聽往后余生這種歌!下周一必須給老娘我學會,我要檢驗的!”
  
      徐茫:囧
  
      之后,
  
      徐茫施展了世界一流的泡面技巧,粉包和蔬菜包全部倒入碗中,就連任性的醬包,徐茫也會用叉子把角落里最后一點全部扣到里面,兩根火腿腸對折,四小根正好覆蓋住面餅,中間放上一顆鹵蛋。
  
      最后一環,
  
      倒入九十五度純凈水。
  
      三分鐘?
  
      不!
  
      兩分三十一秒五二!
  
      這個時間能讓面條與熱水完美融合,使其入口充滿較勁。
  
      對不起
  
      我是一個沒有任何情感的美食制作大師。
  
      “嘶溜嘶溜!”
  
      “嘶溜嘶溜!”
  
      “??!”
  
      “??!”
  
      兩人吃完方面便,一臉幸福和美滿。
  
      從前,
  
      楊小曼很排斥這種垃圾食品,可是最近她愛上了方便面,愛上了火腿腸,愛上了鹵蛋,幾次她也試圖在家里泡方便面,但泡不出徐茫的那種味道。
  
      “小曼?”
  
      “呃?”
  
      “你說過年后同學們的口袋好像挺臌的???”徐茫略有所思地說道:“唉又到了豐收的日子?!?br/>  
      楊小曼:;
  
      什么情況?
  
      又要開始收割韭菜了?
  
      還讓不讓人活啦?
  
      “喂!”
  
      “能不能給大家留一條活路?”楊小曼白了一眼:“人家好不容易富一次?!?br/>  
      “這就要看他們自己了”
  
      下午,
  
      徐茫把辰希給約了出來,一起在廢棄球館共討收割計劃。
  
      “茫哥”
  
      “實不相瞞?!背較N弈蔚廝檔潰骸熬醬未蟊瑯毯土醬問諧÷⒍?,同學們很難再上當,我們之前太狠了,把他們割到心理產生了陰影?!?br/>  
      “辰希??!”
  
      “這個世界沒有怕死的韭菜,只有不夠鋒利的鐮刀?!斃烀PΦ潰骸跋衷諮J裁炊髯罨??”
  
      “香菇肥牛?!?br/>  
      “什么?”
  
      “你再說一遍!”徐茫問道。
  
      “香菇肥牛,一種非常好吃的大豆蛋白制品?!背較S紙饈土艘槐?。
  
      “”
  
      “新的零食?”徐茫好奇地問道:“以前沒有聽說過啊?!?br/>  
      辰希急忙搖頭道:“這個之前老火了,后來逐漸沒落,正好最近刮起一股復古風,香菇肥牛再次被全國推上神壇,我估摸著沒三個月的時間,這個歪風下不去?!?br/>  
      “就它了!”
  
      “這次我們初始盤口這樣開,我十比一,霍氏兄弟一比二十五?!斃烀K檔?。
  
      “這”
  
      “基本上都是買你的?!背較K檔潰骸八且丫Т廈髁?,寧愿要收益小風險低,也不去碰那種高風險高收益?!?br/>  
      “哎呀!”
  
      “初始盤嘛等收盤的時候誰知道呢?!斃烀E牧伺某較5募綈?,滿臉認真地說道:“實戰的機會來了,是時候檢驗一下你的成功了?!?br/>  
      聽到徐茫的話,辰希鄭重地點點頭:“我不會辜負茫哥你對我的信任!”
  
      周四,
  
      辰希的盤口開始了,然而韭菜們很謹慎,三五成群在一起談論此次投注,最終絕大多數人都選擇投徐茫,有些人是總結出經驗,有些人是盲目跟風,有些人是追求安全等等。
  
      當然,
  
      這只是暫時的,畢竟收盤時間是周六下午,三對三半場結束前的半分鐘。
  
      開盤半小時,
  
      徐茫隊三千五百包,霍氏兄弟隊一百二十包。
  
      碾壓!
  
      此時,
  
      消息傳到了霍氏兄弟耳朵里,誰傳的不知道總之霍氏兄弟現在很憤怒。
  
      “才一百二十包?”
  
      “才一百二十包!”霍甲滿臉都是怒氣,這種結果對他來言無法接受,沒聽說過徐茫在籃球上有所造詣,他的傳奇更多是學習。
  
      “哥!”
  
      “這是**裸的侮辱!”霍乙黑著臉說道:“一定是徐茫自己買自己?!?br/>  
      “不太可能?!?br/>  
      “這樣吧”霍甲對自己的弟弟說道:“徐茫那邊壓多少,我們就壓自己多少?!?br/>  
      “現在去!”
  
      “好嘞!”
  
      片刻,
  
      兩邊的數字達到驚人的一致。
  
      此時徐茫五比一,霍氏兄弟一比二十,神秘的投機客們出手了。
  
      一中彌漫著戰爭的硝煙,各方勢力通通涌入戰場。
  
      徐茫隊一比四,兩萬三千包。
  
      霍氏兄弟隊一比十六,一萬七千包。
  
      第一天結束。
  
      翌日,
  
      盤口正在持續上漲,態勢比較健康。
  
      直到下午六點,
  
      徐茫拿著籃球來到了籃球場,陪伴他的還有前籃球隊隊長單羽。
  
      沒五分鐘后,
  
      單羽暈倒在籃球場上,他被徐茫給氣炸了。
  
      走步,
  
      三不沾,
  
      帶球撞人
  
      好家伙樣樣精通??!
  
      單羽被好心的同學們抬到了醫務室,而徐茫是籃球白癡這件事情,在學校傳開了。
  
      誰第一個散布出去的,依舊是是未解之謎。
  
      那些持有徐茫穩定股的同學們開始動搖了,支付百分之五的交易費后,紛紛轉向霍氏兄弟,當然也有頭鐵的,始終握著不肯放。
  
      此時,
  
      徐茫隊一比五,一萬九千包。
  
      霍氏兄弟隊一比十,四萬兩千包。
  
      以及大量正在觀察,伺機待發的韭菜們。
  
      周六,
  
      這是萬眾矚目的一天。
  
      下午放學之后的一個小時,將會在籃球場上爆發史無前例的曠世之戰。
  
      自稱一中水花兄弟的霍氏兄弟,將對戰自稱一中閃電俠的徐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