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值得培养的:第二百二十二章 鮫肌

第三條水龍過后,第四條水龍緊隨而至。
  
  七霜準備的第二道術式也勉強準備就緒。
  
  “水遁·水牢之術”
  
  他張口吐出一道藍色的清流,眨眼之間,整個內部防御空間便被藍色的水體填滿。
  
  立時將他與照美冥兩人裹入了一個球形水體之中。
  
  與此同時,第四條水龍刮擦在溶遁屏障之外,那巨大的壓力立時將整個屏障上的裂痕擴大了十倍不止。
  
  只聽得一連串密集的碎裂聲傳來,整個硬化屏障轟然炸開,一截藍色的龍軀徑直掃在了‘水牢’之外。
  
  咚!
  
  面對水龍之軀的擠壓,球形水體立時扁了下去,七霜咬緊了牙關,竭力穩住水體的構造,使其沒有徹底崩潰。
  
  可惜,水龍之軀上傳來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他只堅持了兩秒,而后心頭一松,徹底失去了術式的控制,外面的水體瞬間崩潰。
  
  眼看著那一道藍色的水龍之軀擠了進來,立時撞在兩人的身上。
  
  在一股巨大的作用力之下,兩人毫無反抗地被打飛了出去。
  
  轟!轟!
  
  伴隨著兩道劇烈的撞擊聲,七霜兩人砸進了一片廢墟之中。
  
  戰場之中,一連四道水龍肆虐之后,以河豚鬼為中心的三十米地域已經被夷為平地,一個站著的也看不到了。
  
  “一群廢物!就憑這本事也敢來挑戰本大爺,真是活膩了!”掃了空蕩蕩的四周一眼,河豚鬼狠狠地啐了一口。
  
  如今的霧隱村之中,能讓他忌憚的人,已經找不出幾個了。
  
  至于這些人,他完全沒放在眼里。
  
  正在這時,不遠處的土層突然破開,一名霧忍從中竄了出來,眨眼之間便沖到了他的近前,揮出了手中的苦無。
  
  鐺!
  
  河豚鬼不緊不慢地將鮫肌擋在身前,立時擋住了那人刺來的苦無。
  
  與此同時,周圍的土層中又有好幾道人影竄出,徑直沖了過來。
  
  “你們這群廢物倒也有些小聰明,居然知道躲進地里!”抵住來人的攻擊,又掃了奔來的眾人一眼,河豚鬼略帶驚訝地說道。
  
  顯然,這群人是鉆入地下,這才躲過了他方才那一波忍術攻擊。
  
  察覺到自己的查克拉正順著苦無流向鮫肌,那名霧忍立時退了出去,冷笑道:“河豚鬼大人您剛才那道忍術之所以會那么厲害,想來應該是吸了我們不少查克拉的緣故?!?br/>  
  “如果我們不使用忍術,只用體術攻擊,你的鮫肌應該就發揮不了什么作用了吧?”
  
  雖說體術攻擊的接觸,同樣會被鮫肌吸走查克拉,但這種接觸時間一般都比較短暫,鮫肌的吸收量極為有限。
  
  如此一來,鮫肌的能力就會被大大削弱。
  
  他們完全有機會憑借體術,將這個最后的‘忍刀七人眾’拉下神壇。
  
  “體術?嘿嘿!”
  
  聽到他這么說,河豚鬼不由得冷笑了兩聲,而后猛地回身一掃,擋住了另外幾名霧忍的攻擊。
  
  甚至于,他還憑借鮫肌的巨大重量和自己的蠻力,在擋住幾名霧忍襲擊的同時,將他們打得倒退了好幾步。
  
  “這是我今天聽到最好笑的笑話!”
  
  他掃了幾人一眼,毫不客氣地譏諷道:“真以為……不用忍術,你們就能靠體術打敗我?”
  
  “今天,就讓我好好告訴你們,我們為什么被稱為‘忍刀七人眾’!”
  
  說罷,他用力一蹬,徑直沖向最近的一名霧忍,舉起那巨大的鮫肌,立時對準那人的頭上劈了下去。
  
  鐺!
  
  那人躲避不及,但還是用兩柄苦無交叉,勉強擋住了那勢大力沉的一擊。
  
  周圍幾人見狀也趕忙沖上去,準備幫忙。
  
  “我再告訴你們一個秘密?!?br/>  
  河豚鬼戲謔地掃了幾人一眼,得意道:“這把鮫肌,不是用來砍的,是用來削的!”
  
  話音剛落,鮫肌上有幾根倒刺探出了繃帶,河豚鬼順著刀柄,猛然往下一拉。
  
  “啊——”
  
  只聽得那名霧忍一聲慘叫,手中的兩柄苦無已經被倒刺刮落,那兩只手掌更是被倒刺刮掉了一層血肉。
  
  一瞬間,便鮮血淋漓,慘不忍睹,甚至于皮肉下的指骨都清晰可見。
  
  眼見著便失去了戰斗能力。
  
  “什么!”
  
  見此情景,沖上去的幾人都嚇了一大跳,趕忙將手中的苦無換成其他稍長一些的武器。
  
  他們可不想變成那個倒霉鬼一般的下場。
  
  “居然想憑體術贏我?真是一群蠢貨!”河豚鬼冷笑一聲,抽刀回防,輕描淡寫地就擋住了幾人的進攻。
  
  ‘忍刀七人眾’除了能充分發揮各自手中忍刀的力量之外,還意味著每一名忍刀使都是體術強者。
  
  畢竟,每一柄忍刀都是近戰武器。
  
  能靈活而熟練的使用忍刀,那就意味著每一名忍刀使都是用刀的高手。
  
  只不過,‘忍刀七人眾’名聲在外,大部分人都只注意到七柄忍刀的獨特能力,很少有人注意到使刀的人,本身也是用刀的高手,是體術強者。
  
  眼下這群廢物為了限制他的鮫肌能力,居然想著依靠體術擊敗他,差點兒沒讓他笑掉大牙。
  
  隨后,他握緊刀柄,再次將鮫肌的倒刺豎起,順著刀柄又是一拉。
  
  幾名霧忍見了嚇得趕忙丟掉手中的武器,急急后退,再不敢與鮫肌硬碰硬。
  
  河豚鬼趁勢追擊,提著鮫肌再一次撲了上去,對著幾名怯戰的家伙發起迅猛的攻擊。
  
  終究,還是他的體術更強,一連三次斬擊,便將其中一名霧忍逼入絕境,第四刀便借著鮫肌倒刺,從那人身上削下一大片血肉。
  
  眼見著那人便被鮮血染紅了半身,倒在地上痛苦掙扎,沒有了再戰之力。
  
  “查克拉可是珍貴的東西,不能隨便浪費!”瞄了一眼恐懼不已的幾人,河豚鬼沒再追擊,反而自顧自地將鮫肌貼在那個重傷的家伙身上,準備吸一些查克拉補充。
  
  這幾人心生懼意,根本不敢與他再正面交手,只一味地躲避。
  
  而速度又不是他的強項,若想憑借體術將這幾人全部斬殺,實在太費勁了。
  
  想到這里,他提起鮫肌,對準最近的一人猛然便是一斬。
  
  正當幾人疑惑之際,卻見鮫肌的刀柄突然暴漲一截,整個刀身立時飛了出去。
  
  “好機會!”
  
  盡管對于鮫肌的變化有些吃驚,但見到河豚鬼的鮫肌離手,其余幾人立時沖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