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凡劍圣 > 第二百七十八章:白銀之山

一起来捉妖cdkey领取免费:第二百七十八章:白銀之山


      白銀之山!
  
      它跨越兩千年的時光,從歷史中蘇醒了。
  
      德里克散發著幽藍電光的眼睛中,溢滿絕望。
  
      “我向您祈禱,我的主人!”
  
      “讓我結束罪惡,進入您的天國?!?br/>  
      喃喃自語中,他的身軀轟然崩散。
  
      一柄比雷克斯召喚過的,更恐怖的雷霆之矛懸掛在天地之間。
  
      “雷克斯,感謝你啊,沒有這柄‘天穹之雷’,我就真的毫無辦法了?!?br/>  
      他最后的聲音在空中飄散,取而代之的,是雷霆奔騰的怒吼。
  
      雷克斯這才意識到,落入對面的大薩滿算計。
  
      他是一心求死的人,只想要“洗刷罪孽”。
  
      這柄“天穹之雷”是絕對能夠擊殺傳奇的法術,當然也是他的首要選擇。
  
      所以他甚至不多做反抗,直接將自身轉化為雷霆,與“天穹之雷”融為一體。
  
      轟??!
  
      雷霆之矛撞在虛幻的山脈上,強光與雷暴同時迸發。
  
      冬妮婭驚惶的抱著葛文,想要用力把他拖到身后,卻被后者按住手掌,安撫下來。
  
      隔了良久,耳朵邊的嗡嗡聲總算變小。
  
      葛文眨了眨酸澀的眼睛,他雖然提前低下頭,用力闔上雙目,也沒能完全免疫光亮的影響。
  
      許多蠻人痛苦的捂上耳朵,卻不能阻止血液溪流般從其中滲出。
  
      頂著眼前亂晃的重影,葛文望向云端。
  
      應該是原本的“云端”,雷霆之矛與山脈幻影的碰撞,天空已然被清理一空。
  
      山脈幻影偏右側的地方破開一個大洞,虛幻的裂縫從邊緣處延伸開,幾乎將整座山脈破成兩斷。
  
      但是,也就這樣了。
  
      山脈依舊綿延巍峨,終究沒有斷成兩截。
  
      在山脈前面站立的雷克斯形象大變,身高拔升到三米有余,裸露的上半身肌肉虬結,閃爍著雷霆的符號。
  
      這一刻,他不是那個枯瘦的老頭,不是祭祀靈的薩滿,甚至不是北方凍土之上,排名第一的傳奇。
  
      而是神祇!
  
      他腰背挺得筆直,好像要刺破天空。
  
      “現在,沒有什么能阻止我了?!?br/>  
      他朝白霧籠罩的圖騰山掃了一眼,表情中沒了之前的緊張。隨后伸開手掌,對著遠處虛空一把握下。
  
      氣流涌動,混合著無法言喻的氣息,跨越了空間。
  
      一只羽毛潔白如雪,身長如同崇山般的大鳥從遠處“飛”了過來。
  
      它比日月還大的眼中,還殘存著茫然。
  
      好像一個剛睡醒的人,一睜眼發現不僅被子,連床和房間都不見了。
  
      緊接著它立刻發現,脖子好像被拖住,身體不由自主的跟著移動,飛向一片連綿而虛幻的山脈中。
  
      白銀之山?
  
      它心中涌起疑惑,卻沒有機會得到解答了。
  
      雷克斯雙手一合,就將這頭巨鷹般的存在塞入孔洞中,周圍的銀光蔓延過去,瞬間將它淹沒。
  
      阿諾德、戈斯……每一個人蠻人都驚呆了。
  
      那是雪山白雕,北地人崇尚的九位自然之靈之一,凌駕于任何薩滿之上。
  
      現在卻毫無反抗之力,被夾著脖子,拖了過來,賽到山脈的破洞中,融化成一灘銀色汁水。
  
      這個時候,哪怕瞎子也看出來了,雷克斯的計劃沒有那么簡單。
  
      “獻祭……”
  
      不知是誰,喃呢著發出聲音。
  
      又是一條狐貍被拎過來,大小與雪山白雕不相上下,依舊毫無反抗之力,被扔到山脈的幻影中,覆上銀色,沒了聲息。
  
      蠻人們徹底呆滯了。
  
      以前,他們為了擁有北地的真神,與北地的一切抗爭,只為取得那一點希望;現在,雷克斯把希望擺到了眼前,卻是以其他部落的崇拜為祭品,這總難以讓人接受的方式。
  
      噼啪!
  
      輕微的雷電爆裂聲響起,一點僅存的火花閃爍起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德里克絕望的聲音傳來,“我失敗了……”
  
      他剩下的雷電,甚至不足以再次組成人形,只能聚成一團拳頭大小的電球。
  
      聲響打破了僵死的寧靜,幾個蠻人怒吼著,撿起武器,向山脈虛影下方狂奔過去。
  
      葛文看到了阿布拉姆、阿布拉沙兄弟,他們徒勞的嘶吼著,向周圍無法觸摸的幻想瘋狂進攻。
  
      “如果不做什么的話,就會進入終局?!幣桓鲇行┒斕吶鋈輝詼呦炱?。
  
      葛文扭頭看過去,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冬妮婭另一邊站了一個小個子女性。
  
      她身上的服飾繁復而華貴,卻不是他見過的任何風格。
  
      “瑪蒂爾達?”
  
      “是我,謝謝你嘍?!?br/>  
      她俏皮的一笑,隨后抬起下巴,露出凝雪般的脖頸,
  
      “還剩最后一個,魚王白沙了?!?br/>  
      “你不阻止嗎?”冬妮婭看著徒然發泄怒火的蠻人們,不忍的問道。
  
      瑪蒂爾達仰著頭忘了她一眼,奇怪道“他們又不會死,我為什么要幫他們?”
  
      “你……”
  
      冬妮婭還要說話,卻被葛文拉了拉胳膊,哼了一聲轉過頭去。
  
      “他們也是……”
  
      葛文斟酌了一下,說道“背叛者?”
  
      他將圖書館的歷史資料大略看過,明白兩千年前,王室與一般平民崇拜的都是白銀之山。
  
      其他八個自然靈,都從屬于白銀之山,相當于祂的部下。
  
      簡單的推測就可以得知,那個時候,北地的所有祭祀都是統一的。
  
      蠻人們祭拜九位自然之靈,區分先后,而不區分地域。
  
      現在每個自然之靈占據一片地方,通俗來講就是國企私營,自負盈虧。
  
      “背叛么?”
  
      瑪蒂爾達似乎也在疑問,良久后說道“或許吧?!?br/>  
      她搖頭嗤笑,
  
      “祂們以為,沒了皇室、沒了白銀之山的壓迫,自己會更得更好?!?br/>  
      “在我們最需要祂們的時候,一個個多藏的無影無蹤?!?br/>  
      “結果呢,兩千年了,就這么一點進步,真是諷刺啊?!?br/>  
      蠻人們頭頂上,一條生著六片三角魚鰭的大魚飛過,砸入歡迎之中。
  
      葛文面色如常道“所以魚王白沙的部落拋棄了他們的崇拜,讓雷克斯做到這一步?”
  
      “是啊,時間太久了?!?br/>  
      瑪蒂爾達發出與外表異常違和的老成嘆息,“葛瑞恩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不論他們是否愿意,都必須賭一把?!?br/>  
      必須要有真神?
  
      葛文心中疑惑涌起,想要繼續追問,卻發現瑪蒂爾達已經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