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凡劍圣 > 第二百零七章:幻想物種

一起来捉妖妖物志排名:第二百零七章:幻想物種


      瑪德琳宅邸內,晨光穿過走廊,在地板上留下淡淡的金邊。
  
      “哈”
  
      艾麗莎打了個哈欠,有氣無力的把面包片叼到嘴里,伸出雙手去推餐廳門。
  
      她恍惚之下,只覺得手上一輕,推了個空。
  
      虛弱而又心不在焉的狀態讓她反應慢了一秒,但她尾巴輕輕擺動,立刻找回平衡。
  
      我果然
  
      她在心里滿足的自夸一句,然而還沒把整句話想完,就感覺后領一緊,接著雙腳騰空,被提了起來。
  
      “你又去偷東西了?!備鷂目吹剿行┓⒑詰難劭?,不禁有些頭疼。
  
      來到韋斯萊還不到一周,她已經出去過三次了。
  
      艾麗莎茫然的與他對視,足足四五秒才反應過來。
  
      “放我下來!”她尖叫一聲,彈出爪子撓向上面的手臂。
  
      衣袖瞬間變成一條條破布,葛文連忙把她丟開,順便把她開口說話掉下來的面包扔了過去。
  
      最近這個動作比較熟練,結果坑了自己的衣服他無奈的晃晃手臂,扯掉損壞的袖子。
  
      “哼哼!”艾麗莎恨恨的咬了一口面包片,“這就是冤枉我的下場?!?br/>  
      “哦?你去做什么了?”馬西探過頭來。
  
      小隊的其他人都在他旁邊,幾人剛剛吃完早飯,準備離開。
  
      “我去了布萊克穆爾那里?!卑鏨鶼擄?,得意洋洋。
  
      這不還是去偷東西么葛文無力吐槽。
  
      “好厲害”維達弱氣的聲音夸獎著,把手放在她頭頂的貓耳之間摸了摸。
  
      艾麗莎瞇起眼睛,喉嚨里發出胡嚕胡嚕的聲音。
  
      葛文估摸著她不再計較,開口詢問道:“你有什么發現?”
  
      “沒什么”艾麗莎迷迷糊糊的否認一句,忽然想起什么,“我找到了這個?!?br/>  
      她拿出一卷羊皮紙,用力砸向葛文。
  
      然而小貓人實在不以力量見長,后者毫不在意的接住紙卷,在餐桌上攤開。
  
      其他幾人湊過來,一齊往上面看去。
  
      上面繪制的是一個存在于所有人記憶中,卻沒人想到的半身形象。
  
      未著色的腦袋上,長著黑色的圓耳朵,橢圓形的黑眼眶與眼睛混為一體,脖子下面的部分也被墨水染成黑色。
  
      這竟然是一頭熊貓!
  
      “這不是熊貓人?”馬西還是沒忍住,脫口而出。
  
      沒錯,這頭“熊貓”面貌上偏向動物,但五官結、分布卻有一些人類的影子。
  
      幾人面面相覷,葛文拿起羊皮紙,向唯一的原住民問道:“諾伊斯,你聽說過這種這種生物么?”
  
      吟游詩人搖了搖頭,“我在學院看過生物圖鑒,可以保證沒有?!?br/>  
      他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看其他人,以他們的表現,毫無疑問見過它。
  
      “人與動物結合的形象,只有動物裔,這或許是某個少見的族群?!彼貌蝗范ǖ撓鍥檔?。
  
      “不對這應該是虛構的生物啊,布萊克穆爾怎么會知道?!甭砦髁成瞎易拍巖災瞇諾謀砬?。
  
      地球的娛樂項目并不多,這個屬于少數幾種幾乎盡人皆知的形象之一,是一個原生的幻想作品。
  
      費爾之前說過,本地的探索者還沒有與貴族們深入交流過,更不用說與領主。
  
      也就是說,這只有很低的可能性,是從探索者那里獲得的情報。
  
      排除這個選項,如果不是畫師腦洞大開,就只有一種可能。
  
      葛文吸了口氣,然后緩緩吐出,“除非作畫的人見過這個形象,才會把它描繪下來,送到領主府?!?br/>  
      “這太不可思議了?!甭砦髫W閱鈽蹲?。
  
      諾伊斯還沒完全反應過來,確認道:“它是故事里的生物?就像三個地精那樣?”
  
      “是的?!備鷂募枘訓牡閫返潰骸岸伊鞔確淺9??!?br/>  
      “有沒有可能是巧合?”諾伊斯繼續猜測,并佐證道:“人的想象力的極限,就是把各種見過的東西重新進行組合?!?br/>  
      葛文心里否定了這個猜測,挪動上半身,側過頭問道:“艾麗莎,你在哪里拿到的這幅畫?”
  
      她正仰著頭灌熱牛奶,口齒模糊的回答道:“揍在書房桌上放著?!?br/>  
      “看來不是?!備鷂腦俅紊笫恿艘槐橥薊?,“或許有人會把一頭熊畫成這樣,卻沒理由把這么一幅畫放在書房?!?br/>  
      這幅畫用料是最普通的羊皮紙,作畫也只有簡單的描繪。
  
      無論從原料,還是工藝上來看,藝術價值都無限趨近于零。
  
      在上次去過布萊克宅邸后,葛文順路看過他的收藏,他沒有這種不太合群的收藏癖好。
  
      更主要的是,在這個世界,葛文沒有見過,也沒聽過與竹子類似的植物。
  
      雖然熊貓人設定上是廚藝大師,但根據世界演化的規則,沒竹子作為主要食物,熊貓生存下來的概率基本沒有。
  
      沒有熊貓,建立在它之上的熊貓人自然也就不會出現。
  
      “也有可能是艾麗莎這種情況啊?!甭砦骰砣壞潰骸耙殘硭臀頤且謊??”
  
      “這樣最好?!備鷂目嘈σ簧?,“我們現在要確定的是,它究竟是不是憑空出現。如果是,它到底是怎么出現的?!?br/>  
      他雖然想讓結果如馬西所說,這個熊貓人只是一個高喊“我不做人了”的探索者。
  
      但從托克瑪半年多的經歷來看,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蒂姆波德說過,葛瑞恩的種族亞種繁多,但這些多數是同一族群的突變。
  
      在歷史上,每一種全新物種的出現,都伴隨著一場地震。
  
      沒有個體可以單獨存在,他背后必定是一個族群、一片土地、一個市場。
  
      沒有任何組織能夠忍受這種誘惑,哪怕熊貓人出現只有十天,情報也應該在間諜的互相竊取下,傳遍整個管理階層。
  
      然而實際上,葛文翻遍法師學院的檔案,沒有一句關于熊貓人的記錄。
  
      排除以前出現過這個族群的可能,他來自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
  
      不,這是個有超凡力量的世界,什么世外桃源能夠抵擋師們無窮無盡的求知欲。
  
      還有一種可能!
  
      以前的推論在腦中飛快閃過,葛文漸漸在雜亂的信息中找到頭緒。
  
      在剛剛見到艾麗莎的時候,他做過猜想:探索者來到這個世界,身上發生的變化與他們自身、或者所有人的所思所想有關。
  
      回到托克瑪后,葛文對這件事進行調查,將城市中探索者的想法進行歸納。
  
      到小隊離開的時候,已經積攢了厚厚一本。
  
      這些資料多有重復,但也正好大致證實了他的猜想。
  
      多數人把葛瑞恩的許多形象套在地球上的虛擬游戲中,造成許多生物稱呼一模一樣、外表極其相似,但細節、內在又截然不同。
  
      這種認知開始給他們造成一些麻煩,隨著對世界的深入了解,大部分已經意識到這問題,卻也沒太當回事。
  
      但假使思想真的能夠影響真實,甚至可能會動搖整個物質位面、乃至多元宇宙的根本。
  
      在物質位面、在外層空間、在多元宇宙,整個世界的基點盡人皆知。
  
      神創論。
  
      即所有一切都是由于神祇的存在而誕生的。
  
      無論是生活在物質世界的生物,還是居于神國的神祇,追根溯源,都能歸結到最初的創造者。
  
      在神祇的時代一書中,介紹了最為典型的案例托瑞爾主物質位面。
  
      托瑞爾的種族大多由其中的神祇創造,而這個物質位面、包括很多神祇來源于雙胞胎女神蘇倫與莎爾,兩位女神又誕生于托瑞爾的至高存在。
  
      可以說整個托瑞爾位面,就是一手促成。
  
      以這個觀點來看,探索者可以把思想轉化為獨立的生物,哪怕需要所有人合力,也相當于掌握了創世者的nbn。
  
      而這只熊貓人,就是這群“創世者”在無意識之下,合力創造的第一尊“神祇”。
  
      忽的,葛文感覺手臂被推了一下。
  
      他驟然醒悟過來,才察覺到自己臉上肌肉緊繃。
  
      維達站在旁邊,雙手還搭在自己手臂上,眼神中盡是擔憂。
  
      葛文抬眼看去,發現其他人都在看著這邊,一個個屏息凝神,好像生怕打擾到自己。
  
      “你在想什么?”馬西伸長手臂,在葛文面前擺動了幾下,“剛才叫你都沒有反應?!?br/>  
      “想遠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備鷂倪腫旄慫且桓魴θ?,同時拍拍維達的手背。
  
      最先發現探索者異常的一定不是自己,無論是幕后控制的異界議會,還是伊格納斯說過看守葛瑞恩的三個“孩子”,知道的一定更多。
  
      他們都沒有對這件事進行干涉,說明這沒有自己想象中嚴重。
  
      “一些關于熊貓人的猜測?!備餹n調一句,然后對維達使個眼色。
  
      后者立刻把艾麗莎拉過來,按到椅子上。
  
      “除了這張畫,你拿到的其他東西呢?”葛文和顏悅色的向小貓人詢問。
  
      “你出錢?”艾麗莎吞下食物,狐疑的看著他。
  
      我什么時候成了你的銷贓渠道葛文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干咳一聲道:“就像之前一樣?!?br/>  
      “嗯信你一次?!卑鏨蚩臥?,在餐桌上倒下一大堆東西。
  
      “說的和上次沒給你錢一樣這是你這幾天的全部收入吧?!備鷂囊槐咄虜?,一邊在東西里面翻找。
  
      艾麗莎光顧過書房,以她的性格,里面估計不剩什么東西了。
  
      撥開上面幾件東倒西歪的藝術品,將兩幅連框油畫收起,總算露出最下面一張壓得滿是折痕的羊皮紙。
  
      “報告書?”馬西探過上半身,看向紙上的內容。
  
      “全新的未知種族懷疑發現新大陸”
  
      他挑其中的重點念了幾句,臉上露出怪異的表情,“難道真的是新大陸?這也是一種解釋?!?br/>  
      “海上到處是風暴、海怪和大漩渦,航行最遠的船只也只敢離開海岸線三天路程,新大陸只是一個傳說?!迸狄了瓜勻蝗銜饈俏藁?。
  
      葛文啪的一聲雙掌合攏,折起書信,
  
      “現在在這里只能胡亂猜測,你們今天沒事的話,可以與他接觸一下。
  
      第一次出現是在東門,從那里開始找就好。另外注意其他接觸他的人,說不定還能抓一波間諜?!?br/>  
      馬西聳聳肩,無所謂的說道:“我就不說你自己小心了,反正我不信布萊克能坑掉你?!?br/>  
      艾麗莎已經困得開始打瞌睡,聞言咕噥道:“那我先去睡覺了?!?br/>  
      她站起身,搖搖晃晃的走到門口,拉開房門。
  
      呼
  
      一股冷風從走廊上灌了吹進來,激得她身上毛發一炸,瞬間清醒了很多。
  
      “你現在有錢!”艾麗莎轉過身,豎瞳一瞬不瞬的盯著葛文。
  
      “回來給你,反正你現在也用不到?!備鷂囊惶裘濟?,不慌不忙的解釋。
  
      艾麗莎的動作保持了幾秒,才打個大大的哈欠,拖著垂下來的尾巴離開餐廳。
  
      “我們也出發了?!甭砦髡瀉羝鵒磽飭餃?。
  
      葛文苦惱的看看桌面上亂七糟的東西,嘆了口氣后把他們收了起來。
  
      艾麗莎做著小偷行徑,她自己卻不這么認為,而且客觀來說,她的行為也更利于社會穩定。
  
      每當想到這個,葛文心里總是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
  
      等到兩人走到街上的時候,冒險者隊伍已經從各個酒館出來,合成松散的長龍,填滿通往城外的幾條主干道。
  
      今天早些時候,韋斯萊集結完畢的軍隊已經出發,杰羅姆豪斯的調查卻還沒有結果。
  
      這么多事情,但愿不會一起爆發出來,葛文默默嘆了口氣。
  
      渡過瓦博里河,布萊克穆爾早就在等候,今天是約好來赴宴的日子。
  
      雖然他很有誠意的樣子,卻不能改變之前幾次交流中,留下猥瑣的印象。
  
      “抱歉?!背鲇誒衩?,葛文還是向他微微點頭。
  
      布萊克穆爾似乎如釋重負,呵呵笑道:“誰都難免有緊急時刻?!?br/>  
      他往我身后看什么?葛文眉頭微微皺起,又很快平復下來,“耽誤了一點時間,我們快些出發吧?!?br/>  
      “馬車在后面?!輩祭晨四露觳階叩角懊?。
  
      見他一反常態的殷勤,葛文心里疑慮更重。
  
      前天晚上收到請柬后,他以為是普通宴會,現在看布萊克穆爾一直亂瞟的眼神,說明這事沒有那么簡單。
  
      請柬上邀請的是自己,主要目標卻是維達?
  
      看來這個宴會還有其他人。
  
      葛文暗忖著,登上馬車。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