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凡劍圣 > 第一百三十二章:“解謎”游戲

一起来捉妖公测了吗:第一百三十二章:“解謎”游戲


  “我只要寶石,對其他東西沒有需求?!備ダ姿鉤顧檔?。
  對于一條極老龍來說,這點東西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是收集寶物算是龍類的本能。
  “可惜,你的份額并不足以支持你拿走全部寶石?!?br/>  艾麗莎嘴上說著可惜,語氣中卻絲毫沒有可惜的情緒,倒是有些幸災樂禍。
  “誰需要礦石嗎?”葛文問道。
  所有人一起搖頭。
  如果隊伍中有矮人,或者其他種族的鐵匠,那么這東西還有些價值,現在它們屬于無人問津的類型。
  “那我拿走了?!備鷂氖掌鸝笫?。
  他不缺錢,金幣、寶石都是有沒有都行,而這些礦石里面高檔的可以拿去鑄造武器,差點的也可以讓工會里面的鐵匠練練手。
  幾分鐘后,五人達成一致,將地面的東西都各自收起。
  “明天見?!?br/>  弗雷斯徹飽含深意的笑了笑,后退了幾步,打開一道次元門離開。
  艾麗莎這才反應過來:“好像有些不太對,弗雷斯徹貌似很厲害的樣子?!?br/>  你這反射弧太長,現在才發現……三人心中非常一致的吐槽。
  “那他會不會報復我們?!?br/>  艾麗莎尾巴微微豎起,繼而干笑了兩聲說道:
  “既然他現在走了,應該表示已經過去了吧?!?br/>  “至少今天是過去了?!備鷂乃檔?。
  他沒有阻止艾麗莎的行為,一方面善良陣營的自制力較強,這種事情最多被捉弄一下,沒有切實的危險。
  另一方面,這樣一陣還算有意思的談話后,接下來還有繼續與弗雷斯徹交流的機會。
  也就有機會用不大的風險,博取更多利益。
  在艾麗莎的忐忑不安中,幾人挑選了一塊平地,放下帳篷,進入休息。
  …………
  一夜過去,睡眼惺忪的亞倫剛從帳篷出來,就發現原本扎營的地方變成了一處幽深的山洞。
  “這是哪?”他發出不可置信的驚呼。
  亞倫的聲音在山洞中激起一陣回音,好幾秒后才慢慢消退。
  葛文目光從面前的石壁上轉到他身上一秒,然后又移回一直觀察的地方,
  “看起來是一個需要解密才能出去的地方,其他地方我已經找過了,都是死路?!?br/>  艾麗莎也從帳篷里出來,看到外面的地形都變了,耳朵耷拉下來說道:“這就是他的報復嗎?”
  “都醒了的話,就來看看需要解出來的謎題吧?!備鷂乃檔?。
  石壁上的壁畫一共六幅,組成一個大致完整的故事。
  第一幅是幾個半人半龍的種族,奴役者一群狗頭人挖礦,廢棄的石料扔得到處都是。
  第二幅是狗頭人找到了一片未知的礦脈,它們驚喜的看著礦坑內露出的小小缺口。
  但是它們看著的位置被挖掉一塊,那里畫的東西已經消失了。
  接下來是幾個狗人共同用布片捧著什么東西,將它獻給監工。
  這件東西周圍畫著一圈光線,表明了它的不凡。
  但是同樣的,它那里的一塊壁畫也被扣掉了,留下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
  第四幅是一條威猛的巨龍,由于筆畫簡練,無法從輪廓認出巨龍的種類。
  狗頭人、半龍半人的種族都匍匐在他的腳下,巨龍背后是一座上半截用暗紅色赤鐵礦鑲嵌到其中的山峰,看起來是一座火山。
  至于在前兩幅壁畫中出現的坑洞,卻沒有在這里出現。
  最后兩幅是憤怒的巨龍與燃燒著的小鎮。
  “這似乎是要我們找到上面缺失的東西?!?br/>  艾麗莎看完后,指著幾個明顯該有東西的地方說道。
  亞倫上去摸了摸兩個小坑,說道:
  “這里原本鑲嵌了很規則的東西,不是隨意打出來的坑洞?!?br/>  “這個壁畫讓我想起一個故事,你們聽過紅龍王子的傳說么?”葛文問道。
  “紅龍王子在火山附近的礦場中,找到了深紅寶鉆,后來寶鉆被一隊冒險者們乘他睡覺的事后偷走,這個行為惹怒了紅龍王子,他將附近的小鎮化為灰燼……“
  亞倫簡略的講完故事,評價道:
  “這個傳說毫無邏輯,能在描述中這個等級的巨龍手中偷走東西的冒險者,應該已經到了傳奇,所以這個故事一直被認為是童話?!?br/>  “無論故事的真偽,這里明顯只是想要借代它的背景?!?br/>  葛文半轉身體,說道:
  “故事中,冒險者們最后跑到一處洞穴中躲藏起來,而寶石就藏在他們身上?!?br/>  “雖然最后紅龍王子沒有找到寶石,但是冒險者們也付出了親友死絕的巨大代價……”亞倫說著臉色漸漸發白。
  艾麗莎睜大已經變成豎瞳的眼睛,生氣道:
  “這是在威脅我們?如果不交出寶鉆,就會像故事里的冒險者那樣?”
  “看起來是的?!備鷂乃檔?。
  壁畫中缺少的人物與故事,正好與小隊現在的處境吻合,這是非常明顯的提示。
  “但是我們從哪里去找深紅寶鉆去?”艾麗莎不解道。
  葛文取出幾塊寶石,放入凹槽中,說道:
  “想想昨天,這不是要我們找寶石,而是要我們把自己的寶石放進去?!?br/>  凹槽中的幾塊寶石融化為一體,填滿了大約三分之一的空位。
  兩個凹槽加起來,正好是弗雷斯徹要求的百分之五十的份額。
  對于他這種莫名的堅持,葛文只覺得有些哭笑不得。
  在葛文看來,弗雷斯徹確實算是巧取豪奪。
  不過既然他說了今天還會再見,那么在這里付出的寶石就看看等會兒能不能在他那里弄回來。
  弗雷斯徹喜歡聊天,那么也就意味有大把話題可以用來忽悠他。
  隨著最后一顆寶石放在石壁上,壁畫轟然坍塌,露出后面向下傾斜的光滑通道。
  石壁上的寶石掉落到通道上,咕嚕嚕的滾動下去。
  “是個滑梯!”
  艾麗莎立刻忘記了剛才從兜里拿出寶石的不快,搶先跳入通道中。
  “哇啊啊啊啊啊……”她興奮的叫聲很快消失。
  這就是唯一的道路了,葛文看了一眼臉色有些不自然的亞倫,示意他先走。
  “高塔的法師,都不怎么擅長運動……”亞倫吞吞吐吐的說道。
  “沒事,想想你的小時候?!?br/>  葛文說著提起他,把他放在滑梯上然后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