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凡劍圣 > 第九十四章:七日慶典

一起来捉妖辅助软件:第九十四章:七日慶典


  達爾文干咳道:“植樹者不是極端德魯伊組織,不會強迫你們?!?br/>  “那就好?!?br/>  葛文拍了拍維達的手,示意她安心,繼而問道:
  “你還要去其他地方?法師學院那里還有人駐扎么?”
  “那邊暫時沒有必要,等到吉莉安德回來再做決定?!?br/>  達爾文搖頭道,然后做出松了一口氣的樣子,
  “我倒是可以在外面跑一段時間,這些年一直種樹,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都不知道了?!?br/>  “那你準備在托克瑪呆到神降日結束?”
  這是一個現成的施法者打手,葛文也準備抓一波壯丁。
  達爾文對葛文的心思還一無所知。
  他嘬了一小口葡萄酒,吐氣道:
  “我至少三十年沒出來過了,現在休息幾天,海頓一定能夠理解?!?br/>  加班三十年,而且天天用愛發電,德魯伊的執著嚇到了葛文兩人。
  “你這么長時間沒來,肯定對托克瑪不怎么了解,這幾天我們就一塊逛逛吧?!?br/>  抓住機會,葛文盛情邀請道。
  “也好?!貝鋃拿揮芯芫?。
  “我這里還有幾個隊友,到時候人多也比較熱鬧?!?br/>  為了防止自己不在的時候,德魯伊跑到找不到的地方,葛文準備事先做下預防。
  “哦,對了,上次我們調查的那里怎么樣了?”
  聽到葛文的這個問題,達爾文拿起藤杖,在地上頓了頓,一道透明的法術結界籠罩了三人,
  “海頓說了,那里應該是某個了不得的存在留下的痕跡,祂在那里獲得了一次極大地增強,然后回到了深淵?!?br/>  “祂?”葛文注意到達爾文話中的特定稱呼。
  “沒錯,是某一個領主?!貝鋃目隙ǖ?。
  深淵中的領主強弱不一,但是如果只是其中較弱的存在,應該不會讓海頓這位傳奇階位的德魯伊使用這個稱呼。
  或許是某一位赫赫有名的存在,這似乎涉及到一些非常隱秘的東西。
  葛文忍不住問道:“海頓查到其他線索了嗎?”
  “沒有?!貝鋃囊∫⊥?。
  “好像是一個普通的隨機事件,他們只是隨便找了個地方,這種情況也是最難查證的?!?br/>  達爾文說完,撤掉了法術結界。
  見他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葛文也沒有再提。
  兩人聊起山脈中治理風沙的事情,葛文了解到至達爾文離開,新的植樹方式已經鋪開了托克瑪城區這么大的范圍。
  對德魯伊的執行力,他暗自咂舌。
  酒館內,半身人的布置也接近完成。
  喝酒的冒險者們也漸漸增多,今天他們沒有爭論一些事情,或者大吼大叫,吆喝吟游詩人唱些曲子。
  反而端著酒杯一臉放松,仿佛什么事情都放在身后,享受這難得的安逸。
  “好久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了?!?br/>  達爾文瞇起眼睛,像極了一個在曬太陽的普通老人。
  探索者剛來的時候,正好結束了神降日的慶典,葛文也沒有見過平時暴戾非常的冒險者們的另一面。
  派出去的探子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回報,正好乘這個空閑休息一下。
  …………
  七日慶典第一天,貴族區。
  葛文把蘿拉抱起來,放在肩上。
  這個小姑娘從出生到現在,離開自家宅邸的次數屈指可數,出門前還氣勢洶洶,走了不到一百米就緊緊抱住葛文扶著她的手臂,小臉上全是緊張。
  維達牽著伊芙走在旁邊,后者抬頭看了看葛文肩膀上,說道:
  “蘿拉,你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是因為太高了嗎?”
  “我才沒有害怕!”蘿拉立刻大喊著回應。
  她的動作幅度太大,差點滑下來,葛文連忙扶住她說道:“你不要亂動?!?br/>  “可是你剛才好像要哭的樣子?!幣淋交鶘轄接?。
  “我……我……”蘿拉左顧右盼,半天也沒有反駁出一句話。
  “膽小鬼!”
  伊芙立刻高興地跳起來,“你這么膽小,會被地精抓走的,它們專門吃小孩子?!?br/>  蘿拉“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葛文袖子上很快被淚水浸濕了一片。
  “沒事的,別怕。地精很弱的,你長大了一個打一群?!?br/>  葛文連忙把她放下來,瞪了一眼伊芙,卻換回一個鬼臉。
  好不容易挨到出了第二道城墻,慶典的氣氛濃重起來。
  酒館把桌子擺到了街上,掛出拼酒大會的長幅;賣零食的小點將東西擺在門口,旁邊圍了一大群小孩;擺著矮桌的法師洗著牌,給面前的幾名冒險者做不靠譜的占卜,不時發出一陣哄笑。
  蘿拉看著面前各種打扮的人,睜大眼睛露出好奇與期冀,連哭聲都不知不覺停止了。
  “哇,那個好漂亮?!?br/>  伊芙拉著維達就朝一個布偶攤跑過去,抱起一個魚人布偶一頓亂摸。
  葛文牽著東張西望的蘿拉走過去,放下一枚第納爾。
  “我想要那個?!甭芾由鬧噶酥敢桓鱟羋躺畝?。
  平民接觸到的地精多數是草原地精,因此綠皮也成為它們的標志,這個布偶也是這種想法下制作的。
  “那個是地精?!備鷂幕姑豢?,伊芙就說了出來。
  然而蘿拉沒有害怕,反倒走上去用手指戳了戳,發現沒有威脅后抱了起來。
  惡作劇沒有成功,伊芙悻悻的提著魚人一只腳,向其他攤位走去。
  仗著身高矮,她從一群人的縫隙中擠了進去,買了一大包糕點后又擠了出來。
  “這一家的蛋糕是我的最愛?!?br/>  伊芙舉起袋子,高興的宣布,然而她的臉色很快垮下來,里面的東西已經被擠成了一攤。
  她糾結了半天,把袋子遞給維達,讓她裝到了次元袋里。
  “我們去梅爾大道吧,那里有彩車游行和露天舞會?!?br/>  葛文忍著笑意,向街道的另一邊走去。
  路過龍眠氣泡附近,他看到諾伊斯坐在木箱摞起來的高臺上,一群人像是圍著篝火一樣跳舞。
  馬西拉著一名路人,眉飛色舞的比劃著不知道在說這些什么。
  沃倫旁邊圍著幾個人,伴隨著照射出來的光影,他們不時發出贊嘆的聲音。
  伯特與幾名半身人一起,在盤子中擺放一些精致的食物。
  蕾西看起來喝的有點多,趴在他們對面的桌子上,帽子歪倒一旁,一頭火焰般的長發披散開。
  他們這樣樂在其中,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會有人想回去嗎?
  葛文一步步走過,心中的疑慮卻越來越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