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凡劍圣 > 第四十四章:酒館聯合賽

一起来捉妖水系哪个好:第四十四章:酒館聯合賽


  回到龍眠氣泡,冒險者們在前門下車,車夫繼續把東西送到后廚。
  酒館內氣氛出奇的熱烈,佩林看到小隊回來向這邊招了招手。
  “東西已經送過去了?!備鷂淖叩焦裉ㄇ八檔?。
  “好的?!迸辶值愕閫?,轉頭喊道:“去后面看看,送貨的人回來了?!?br/>  在得到答復后他繼續對葛文說道:
  “現在酒館正在舉辦聯合比賽,你們可以去玩玩,剩下的報酬晚上給你們?!?br/>  有些酒館為了吸引客戶,會不定期舉辦各種活動,包括扳手腕、扎手指、扔匕首、玩戲法……
  其中規模最大的正是聯合比賽,不僅包括每個小項,最后還有綜合格斗,最后的冠軍不僅可以免除接下來一年的費用,還有其他不菲的獎品。
  在馬車上無聊了好些天的眾人紛紛去找樂子,葛文聳聳肩也加入了其中。
  扳手腕首先排除,這一項基本是野蠻人的專場,這幫人很可能在比賽的途中開啟狂化來增加力量,葛文16點的力量只能達到入門要求。
  沒有就職術士,雖然能用兩個法術,但碰上專業的也是自討苦吃。
  葛文排除了比較差勁的選項,憑借著遠超普通敏捷職業的力量,在一片罵聲中擠進了扎手指的桌子前面。
  這個游戲規則非常簡單,一只手張開五指,另一只手拿著匕首從自己的指縫間向下扎,刀子必須在桌面上剁出聲音才算一次,兩人同時開始,先扎到手指的人判負,出刀頻率一刀一秒以上的直接判負。
  桌上有兩個人正在準備開始比賽,另外一個他們側面的半身人當做裁判兼職荷官。
  “左邊1賠0.5,右邊1賠3.2?!卑肷砣訴漢茸?,他面前放著一塊長木頭來劃分下注的人。
  “老卡,加油!”
  “干掉他,馬克!”
  圍觀的人氣勢洶洶的揮舞著拳頭為比賽的兩人打氣,但也很克制的站在比賽場地的一米以外。
  “還有沒有人下注,沒人開始了?!卑肷砣蘇駒詰首由蝦暗?。
  “趕快開始!”有人大聲催促。
  半身人不以為意,重復了一遍。
  場中的兩人都是一身皮甲的敏捷職業打扮,左邊的戴著蒙面巾遮住口鼻,一身灰藍偏黑的夜行衣,是個游蕩者,他手里的匕首蝴蝶一樣在指尖飛舞。
  右邊的人穿著鑲鐵皮甲,手邊放著一對薄刃彎刀,是個玩近戰的游俠。
  “老卡已經連勝6局了,不我信他能繼續贏下去,我買馬克10個奧雷!”一個冒險者哐當一聲在右邊砸了一把奧雷。
  “老卡10個奧雷?!?br/>  “老卡15奧雷?!?br/>  又是幾聲砸桌子的聲音,左邊多了一小堆金燦燦的奧雷。
  葛文看到這里差點沒笑出來,這家伙就是傳說中的菠菜明燈啊。
  “我同意薩米的話,老卡也不是鐵人……”
  “那你下馬克?!彼懊凰低炅⒖逃腥舜蚨銑胺?。
  “馬克15?!?br/>  看他砸出了奧雷,也有幾個看到賠率越來越高蠢蠢欲動的人沒忍住,將奧雷砸在右邊,堆成與左邊差不多的一堆。
  半身人又喊了一嗓子,這次真沒人下賭注了,他敲了敲桌子說道:“準備?!?br/>  游蕩者和游俠活動了一下左手的手指,放在桌面上,右手拔起釘在桌子中間的匕首瞄準左手的指縫。
  圍觀的人群剎那間靜了下來,堆疊的人墻讓其他地方傳來的聲音都變小了很多。
  “開始!”
  隨著半身人一聲令下,游蕩者與游俠的右手同時揮下。
  “奪”
  第一聲幾乎重疊到了一起,緊接著第二聲分出了先后,游蕩者的頻率更快一些。
  匕首在桌子上敲擊的聲音連成一片,除此之外只有周圍清晰的喘氣聲。
  “??!”不到半分鐘,游俠驚叫一聲丟掉匕首,他的左手食指側面被劃開一道傷口。
  站在前面的人伸手接住匕首,扔回到桌面上。
  “廢物!”
  “連個比賽過6把的人都贏不了?!?br/>  “滾下去!”
  周圍立刻一片噓聲,各種臟話噴射出來,叫做馬克的游俠灰溜溜的拿起自己的東西擠出人群。
  這個游蕩者是個高手……葛文做出判斷,他用更快的頻率打亂了游俠的節奏。
  常駐龍眠氣泡的冒險者多數在10級上下,即使沒有探索者這種逆天的初始屬性,在長時間的鍛煉過后至少也有17、8點,這樣的屬性如果一個人玩扎手指,可以在這個規則下玩半個小時。
  所以這個比賽的要點就是干擾對方而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老卡果然利害!”
  “哈哈!又賺了10個奧雷?!?br/>  賺錢的人對坐在原處的老卡一頓夸贊,順便向下注馬克的人咧嘴嘲笑。
  半身人清點著面前的奧雷,將其中一部分分給贏錢的人,再劃出一小堆推給老卡,后者張開錢袋,將桌上的錢嘩啦嘩啦的撥到里面。
  “下一輪準備,有沒有人要挑戰老卡,他已經連贏七場了?!卑肷砣伺旰蟾吆暗?。
  人群中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有人喊道:“我來!”
  “薩米,你輸糊涂了?”立刻有人嘲笑道。
  “老卡在這里快一個小時了,一共七場比賽每場用的時間都更短,說不定他不行了呢?”薩米笑嘻嘻的說道。
  “獅鷲就算快死了,也不是鬣狗有資格來吃肉的?!崩峽擅娼硐路⒊鱘托?。
  薩米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冷笑道:“可惜你不是獅鷲,我也不是鬣狗?!?br/>  “現在開始下注?!卑肷砣絲吹餃鬃誒峽ǘ悅?,“老卡1賠0.2,薩米1賠3?!?br/>  兩人的對話讓下注的人有些猶豫,薩米說得沒錯,扎手指雖然簡單,但是與人比賽非常耗神,誰也不知道老卡是否還能堅持。
  雖說老卡似乎有些示弱,但冒險者個個奸詐無比,除非腦子有缺陷否則沒人會輕信老卡的話。
  半身人又喊了兩聲,結果下注的奧雷與上把沒什么區別,仍舊是左右兩邊五五開。
  老卡掃了一眼賭注,看著薩米發出一聲嗤笑,“看來也就那樣嘛?!?br/>  葛文看著薩米搖了搖頭,或許他原本還有些勝算,但在老卡這個老油條三番五次的挑釁下,心里難免有些不痛快,而這就是他走向失敗的緣由。
  “準備!”半身人敲了敲桌子,人群再次安靜下來。
  “開始!”
  “奪”“奪”
  兩聲前后分明的聲響傳入耳朵,有經驗的人知道勝負已定。
  薩米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在老卡的引導下堅持了四十多秒才捂著手指站起來。
  “真是個瞎子??!連別人累沒累看不出來?!?br/>  “老卡果然無敵,這次的扎手指冠軍看來是他了?!?br/>  嘲諷薩米的人更多了,這次他不僅帶別人下水,自己也整個掉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