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摇杆:第十一章:維達


  “也就是說,你在這里等了半個多月?”客廳內,葛文看著面前的少女,心里有些嘀咕她是不是有些不太正常。
  “我不是叫你去找你見過的那三個人了么?哦,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在簡單的詢問后,葛文知道了這個是在自己出發前見到的那個蒙在長袍里的人,難怪聲音有些耳熟,然而對于她略顯奇特的腦回路葛文有些不知所以。
  “我叫方菲雪?!迸⑷躒醯拇鸕?。
  “我是說你在這個世界的名字?!備鷂撓行┩誹鄣乃檔潰骸叭胂縊嫠裝?,而且以后回去了多少能起到一點遮掩的作用?!?br/>  “哦?!迸⒋舸艫撓α艘簧?,恍然道:“蕾西姐姐說過這些,她幫我起了名字,叫維達?!?br/>  “那么從現在開始你的名字就叫維達了?!崩儻魘歉鷂腦誥乒菁降娜俗櫓械吶ㄊ?,喜歡沒事就對自己弟弟施以拳腳,是個非常爽朗,甚至有些女漢子的姑娘。
  葛文確定了情況,問道:“你見過他們了,那這里的位置也是他們告訴你的?”
  “嗯?!蔽锏懔說閫?。
  經過了這大概半個小時的相處,葛文憑借自己貧瘠的心理學知識,大略能猜到維達精神上可能有些缺陷。
  她說話的聲音很低,葛文要提高注意力才能聽得清楚,說話的時候一只低頭看著自己雙手互相擺弄的手指,這說明她的心里非常不安,但是她在行為上卻一定要找到自己,這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常人的表現。
  “呆在家里沒去上學?”葛文提出了一個正確率很高的猜想,她這個狀態基本沒法與人相處。
  “嗯?!?br/>  “到這個游戲里面,是想交一些朋友?”
  “嗯?!?br/>  “去看過醫生了?”
  “嗯……??!”維達很快反應過來自己被套路了。
  “醫生怎么說?”葛文看到維達的臉頰鼓了一下,這個問題也許讓她有些生氣,不過這也說明維達的病癥看起來還沒到病入膏肓的地步,應該能夠承受得住這個話題。
  “心境障礙造成抑郁,并且引發孤獨癥?!蔽锪臣沼止牧思復?,才慢慢說道。
  葛文知道抑郁癥有個大眾的名稱叫做自閉癥,在原世界網絡上自稱抑郁加自閉的隨處可見,但是這兩種心理疾病的病癥頗為復雜,對個人性格、社交甚至生命方面都有很大的影響,并不像大家調侃的那么簡單。
  “那你為什么一定要找我?”葛文并不認為自己能在她這里起到什么作用。
  維達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能感覺到你是一個好人?!?br/>  聽她的語氣,看來她也知道新世紀好人的含義,不過葛文的注意力卻不在這邊,能夠出現這樣的感覺的至少也要20點感知,任何屬性在到達20點后就進入了凡人的極限,所以21點屬性也被稱為超凡。
  “你的職業是什么?個人面板可以給我看看么?”葛文踟躕了一下問道,這個問題涉及到了每個探索者最大的隱私,除了在原本的世界中就非常親近的人沒人會互相詢問。
  維達毫不猶豫的將信息展示了出來。
  維達
  種族:人類
  等級:護林員LV10/德魯伊LV4
  經驗值:713
  陣營:守序中立
  力量:12
  敏捷:13
  體質:14
  智力:15
  感知:20
  魅力:15
  技能:攀爬46,馴養動物41,法術辨識62,專注39,自然知識53,生存(荒野)27,醫療30,覺察43
  專長:擅長輕型盔甲,動物親和,自發施法,秩序法術,禱念,額外語言,自然紐帶(貓頭鷹伙伴),自然智識,野性認同,穿林,無蹤步,抗自然誘惑,自然變身
  維達擁有4級的德魯伊職業,在奇數等級獲得的兩點屬性將感知堆到了20,偶數等級的專長點學習了擅長盔甲和動物親和,除去這些她的技能等級與專長的數量完全碾壓葛文,其中許多是德魯伊職業帶來的職業特性專長,如果兩人現在打起來,面對一個有施法能力的德魯伊,葛文可以說勝率渺茫。
  看完了維達的屬性,葛文打消了一些疑慮,問起了另外的事情,“你是怎么來到這里的?另外你還有其他感覺到的東西么?”
  維達回憶道:“我來到這里的時候遇到了一名樹人,他說他是自然之子的牧樹人,后來我一直跟隨他學習,
  那天我們本來要通過傳送法術前往巨樹林地,不知道為什么我在傳送過后就在這兒了,當時我在碎石酒館見到你后才出現那種強烈的預感,那是唯一一次出現這種感覺?!?br/>  “估計是由于意外?!備鷂乃嬋誆虜?,“你是要我幫你找到那個牧樹人么?巨樹林地這地方我都沒聽說過?!?br/>  葛文沒有再提感知的事情,他對于人物屬性的作用有些猜測,但也只是猜測而已,這個信息的作用僅限于幫助他整理猜想而已。如果這個世界真的如代理人所言,那么每項屬性所包含的意義一定不像資料中的那么簡單。
  “我……”維達的聲音頓住了,過了幾秒才說道:“我也不知道?!?br/>  她看起來有些茫然無措,葛文沒有繼續催促她,而是靜靜的等待。
  “自然之子崇尚順應自然的發展,他一定認為傳送的意外是自然的選擇,我不知道該去哪……”維達的聲音漸漸低不可聞,幾滴眼淚落到手背上濺開水花。
  天下之大無以為家,這種感覺充斥在每一個探索者的內心深處。
  葛文嘆了口氣,說道:“你可以跟著蕾西的小隊,她一定愿意照顧你,如果你不愿意的話,也可以在我這里,不過我很快要離開希爾敦,到時候可能會辛苦一點?!?br/>  “我跟著你?!蔽锏納羥崳⒍峋?。
  蕾西對她很好,但缺少那種見面時強烈而奇特的感覺,雖然她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依舊決定跟隨直覺。
  這個回答葛文并不意外,他翻出來一條干凈的毛巾遞給維達,“你擦擦臉,我們現在去一趟酒館,估計要很晚才能回來。順便可以收拾一下你的東西?!?br/>  探索者大半時間都在荒野與遺跡中奮斗,回城后一般待在碎石酒館或者粉紅提燈,除了葛文沒人在希爾敦有固定的居所,維達自然不可能住到粉紅提燈去,那么她之前穿著的衣物想必還留在碎石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