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最强阵容:第十章:神殿


  然而沒等艾登繼續開口,一個穿著紅色外套,壯的像一頭棕熊的男人擠進了門框,這是希爾敦領地的男爵。他看到艾登后快步走了過來,嗓音震得市政廳內嗡嗡作響:“艾登,好久不見了?!?br/>  葛文知道自己的計劃并不能馬上得到答復,低聲說道:“下午到晚上我都在碎石酒館,感興趣的話可以到那里找我?!?br/>  說完不等艾登的反應走向了書記官,地面的東西已經清點完畢,一些從其他部落中找到的零碎戰利品也被分開——荒野上的部落還沒來得及囤積好東西,所以收獲要比上一次少上一些。
  “一共是415個奧雷又18個第納爾,7個阿司?!筆榧槍僭誆葜繳霞撲懔撕靡換岫?,才揉著眉頭說出了具體的數值。
  艾爾的貨幣換算極其坑爹,銀質的第納爾25個換一個奧雷金幣,而銅制的阿司需要18個換一個第納爾,據說負責計算貨物的書記官與商人禿頂的概率高達78%,葛文只見過兩個書記官,對這種調查也沒什么發言權,不過這兩個倒都是禿頂。
  艾爾王國這種復雜的換算也讓從事這些行業的人從普通農民或者工人身上榨取的大量的油水,這些人完全無法理解這種計數的換算方式。
  上一任書記官就是在自己這里玩把戲的時候被懟到解雇的,這個看起來老實了很多,葛文點點頭,表示這個數量沒問題。
  50個奧雷的重量是1磅,被裝在一個袋子里面,這些收益中的一半屬于兩名隊長,葛文取走了自己那份后,拜托戴維去往訓練場時將自己部下的那份也一并發放,然后離開了市政廳。
  葛文準備先回一趟住所,將錢藏起來后再去碎石酒館,看看探索者之間的情況,他在路過伊格納斯的神殿時走了進去,里面空蕩蕩的只有一個牧師垂著頭坐在長椅上。
  往募捐箱里面扔了一枚金幣,葛文坐下來裝模作樣的開始祈禱。
  作為無神論教育下長大的人,葛文本人內心深處并不信仰任何神祇,但是在這個有真神存在的世界,信仰是任何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
  即使這里不強迫所有人必須信仰某位神祇,但幾乎沒人是真正的無信者,這種有大量收入后向神祇捐獻的行為也算是一種淺信,也是許多探索者表達信仰的方式。
  幾分鐘后,葛文站起身,結束了放空大腦休息的時間,還沒邁開腿就聽到了牧師的聲音:“葛文先生,請等一下?!?br/>  “伊恩牧師?”葛文有些疑惑的轉過身,自己來過這里也就五六次的樣子,沒有和這個這個神殿的牧師有過交流,連名字都是通過其他地方得知的,至于自己的信息在第一次來時就已經登記過了,只是沒想到牧師還記得。
  “這個拿著,虔誠者應該得到回報?!幣煉髂潦Φ莨匆桓霰餛降募獾撞A?,里面盛放著大半瓶折射出彩色光線的白色液體。
  這是一小份至少3號濃度的圣水,整個希爾敦很可能也僅此一份,相對葛文投過的幾枚奧雷來說,它的價值至少超出五十倍,而且不是有錢就可以買到的。
  “這個我恐怕不能接受?!備鷂耐拼塹?,他的信仰他心里有數,無論是出于自身的陣營考量,還是在接受后可能會引來神祇的關注,都讓他打消了接受這份厚禮的欲望。
  牧師露出了微笑,虔誠的說道:“信仰不止是內心的寄托,為我主做出貢獻亦可進入祂的國度?!?br/>  這下葛文有些明白了,畢竟神殿的開支也不小,希爾敦沒幾個人買得起圣水和神術卷軸,又是個窮困的地方,即使是伊格納斯的神殿日子也過得緊巴巴,自己這幾次捐款相當于在原來的世界一個城管隊長前前后后捐了幾千塊,相比較而言確實算得上虔誠,然而這并不足以讓主管神殿的牧師進行這么大的投資。
  “正好我也要買些東西?!備鷂謀糾聰胂熱范思蘋僮鱟急?,不過現在倒是可以先買些藥水。
  伊恩伸手虛引,“那么請跟我來?!?br/>  葛文跟隨伊恩走進偏廳,神殿的交易在稱呼上與其他市場有些區別,特別是對于信徒來說他們更愿意稱呼為捐助,神殿稱自己的出售為饋贈。
  而且信徒在自己信仰的神殿內可以獲得還算可以的折扣,一瓶最差的9號圣水一般要5個奧雷,信徒只要4個奧雷又10個第納爾,相當與8.8折。
  “一瓶治療中度傷的藥水,四瓶輕度藥水,另外還要兩個單位的7號圣水?!備鷂牡鬧饕康幕故侵瘟埔┘?,圣水對白龍的傷害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只能讓它感受到有些難受而已。
  “7號圣水每單位22奧雷,治療中度傷害藥劑88奧雷,輕傷藥劑17奧雷又15第納爾,一共是202奧雷又10第納爾?!幣煉饕滴衲芰σ仁姓氖榧槍僨亢芏?,很快給出了具體的價格。
  剛到手的284個奧雷瞬間出去了大半,這也是葛文這么長時間沒有什么積蓄的原因,即使有了折扣,療傷上的支出依舊很高,如果要去往荒野冒險,裝備購置、保養、修理都是不菲的開支,法術卷軸這種用來保命的東西更是必備,可惜憑借葛文現在的財力只能買得起1環法術。
  葛文拿到了東西后立刻告辭離開,一個單位的圣水重量是一磅,與一袋子奧雷相同,在一番購物后自己的負重反倒降低了,這也是葛文未曾體會過的新奇體驗。
  “據說這位牧師原本是一名商人,現在看來確實有些可能?!備鷂母狗塘肆驕?。
  如果自己接受了贈禮,伊恩算是給一個虔誠信徒未來的投資,即使自己像現在一樣拒絕,也不好直接走掉,多少要進行一些消費,不論怎么說他都穩賺不賠。
  當然,葛文更懷疑的是自己身上揣著的將近6磅的奧雷被這個眼尖的牧師看出了一些端倪。
  回到住所,葛溫剛掏出鑰匙,還沒來得及打開房門,就聽到了一個很低的聲音,但是又有些熟悉:“你回來了?!?br/>  他扭頭看去,發現是一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女孩,她淡金色頭冠下的長發反射出一些深藍的光暈,凸顯得皮膚白的有些透明。、
  “你是?”葛文露出了疑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