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管网:第八十二章 間桐櫻

    <content></p>
  
      “――――”</p>
  
      無聲的啜泣。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p>
  
      岸上那仿佛無所不知的身影消失之后,潛藏在水中的陰影才小心翼翼的開始“咀嚼”著剛剛捕獲到的“獵物”。</p>
  
      按照正常的情況,從者戰死后,靈魂應該會直接回到英靈座才對,只是因為有了“圣杯”這個進行收容的道具,所以在圣杯戰爭結束之前,從者的靈魂都會進入到“小圣杯”當中,作為打開通向根源的“孔”而被存儲。</p>
  
      這場圣杯戰爭,真正具有“小圣杯”職能的,其實只有伊莉雅斯菲爾一人。</p>
  
      然而,杜恩得到了愛因茲貝倫授予的知識,所以能通過投影的方式,制作出了一個足以以假亂真的“贗品”,成功代替了伊莉雅成為圣杯戰爭的小圣杯。</p>
  
      但是,潛藏在水中的那個存在是不同的,“它”雖然擁有上一次圣杯戰爭所遺留下來的小圣杯的碎片,可那畢竟是上一次圣杯戰爭的遺留物,并不能完全適用于這一次圣杯戰爭。</p>
  
      它不能像伊莉雅和杜恩那樣,待在家里就能回收從者的靈魂,它必須來到距離從者死亡最近的位置,在靈魂回到真正的小圣杯之前,將靈魂吞噬。</p>
  
      可這樣等同于妨礙圣杯戰爭的規則。</p>
  
      所以,它會疼痛,它會啜泣。</p>
  
      它并沒有自己的意識,就像是一個正在夢游的人,只會條件反射的做出一些事。</p>
  
      比如說:攻擊和吞噬從者!</p>
  
      如果是品性高潔的英靈們,它的存在等同于致命的病毒,別說被它襲擊受傷,就算只是觸碰,構成身體的靈基也有崩潰的危險。</p>
  
      就如之前的庫丘林,僅僅是因為被assassin引誘到了這里,被它糾纏,面對本來遠不如自己的assassin就陷入了苦戰。</p>
  
      最后,要不是因為caster突然出現,恐怕就連心臟都會被assassin用寶具奪走。</p>
  
      不過,就像是assassin通過自己不易被它攻擊的特性利用了它一樣,它其實也利用了assassin。</p>
  
      它一開始其實并不算強,甚至可以說很弱小,一般的英靈就算畏懼它,也不會輕易被它捕捉擊敗。</p>
  
      但是,在接連吞噬了柳洞寺里的兩名從者的靈魂殘渣之后,它的能力已經得到了質的提升。</p>
  
      所以,在assassin的幫助下,它才能將庫丘林完整的吞噬。</p>
  
      不過,為什么會說是殘渣呢?</p>
  
      因為不管佐佐木小次郎,還是美狄亞,他們原有的靈基都被現在的assassin和caster繼承了。</p>
  
      由于現在的assassin是通過原有召喚儀式的基礎上被召喚的,所以原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所遺留下來的靈魂相當稀少。</p>
  
      但所羅門不一樣,他只是需要一個資格,一個讓非正常召喚的他被東木圣杯所認可的資格,</p>
  
      所以,美狄亞殘留下來的靈魂相當的完整。</p>
  
      于是,吞下了兩名從者的靈魂后,它獲得了成長。</p>
  
      再吞噬了庫丘林的靈魂,它更是進一步的蛻變了。</p>
  
      但是――</p>
  
      “還不夠……”</p>
  
      一個壓抑的,痛苦的,柔弱的女聲,沒有絲毫預兆的響起在平靜的水泊上。</p>
  
      一個黑色的影子出現在水面上,就像是沒有任何重量的氣球一樣,輕的就像是只要吹一口氣就能將之吹走。</p>
  
      但是,那足以讓人瞬間捏緊心臟的恐怖支配感卻籠罩著周圍的空間。</p>
  
      沒有知性沒有理性,甚至連生物都算不上。</p>
  
      黑影停留在水面上,就像是海市蜃樓般搖晃著。</p>
  
      “還不夠……”</p>
  
      壓抑著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就像某個貪食的饕餮覺醒了一樣。</p>
  
      “――――”</p>
  
      黑影沒有任何征兆的消失。</p>
  
      下一秒,住在和風的臥室里,正在酣睡的少女睜開了眼睛。</p>
  
      ……</p>
  
      “前輩!”</p>
  
      少女輕柔的聲音在外邊響起,不知不覺在倉庫里睡著了的衛宮士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應了一聲。</p>
  
      “櫻?”</p>
  
      推開倉庫的大門走進來,看著身穿工作服,還有些迷糊的衛宮士郎,紫色短發的少女不滿的插起了腰。</p>
  
      “真是的,前輩怎么能在倉庫里睡覺呢?要是著涼了怎么辦?”</p>
  
      插著腰的少女身體微微前傾,青春期迅速發育的那對歐派就像小兔子一樣蹦蹦跳跳的出現在衛宮士郎面前。</p>
  
      作為一個純潔的高中生,衛宮士郎的臉一下子就紅了。</p>
  
      “我、我知道了啦,櫻你先出去,我先整理一下?!?lt;/p>
  
      “?”</p>
  
      仿佛沒有察覺到衛宮士郎態度的變化,少女歪了歪腦袋,露出了甜美的笑容。</p>
  
      “那我在外面等著前輩,早餐已經準備好了?!?lt;/p>
  
      名為櫻的少女哼著愉快的小曲,小心翼翼的將倉庫的門合上。</p>
  
      觸摸著自己還在跳動的心臟,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證明自己還活著。</p>
  
      只有在這里,只有在這個地方,間桐櫻才會有種自己還活著的實感,自從十年前被過繼到間桐家后,她的人生能感受到的就只有黑暗。</p>
  
      但是,一年前與衛宮士郎的相遇,卻給她那黑暗的人生中帶來了那么一點點的光明。</p>
  
      只要這一點就好了,只要是為了守護這份溫暖,不管讓她去做什么她都愿意。</p>
  
      哪怕……</p>
  
      記憶中劃過某個人的身影,就像是在睡夢時看見的那樣模糊不清,可是,一想起那個仿佛無所不知,冷漠的就像是機械一樣的身影,間桐櫻就忍不住拽緊了胸口。</p>
  
      會死的!</p>
  
      不知道為什么,明明沒有見過那個人,但是她有預感,只要遇見,她就會被殺死。</p>
  
      “沒關系的……”</p>
  
      自我安慰著,間桐櫻小聲的呢喃道。</p>
  
      “他不會在這里對我出手……”</p>
  
      勸解著自己,安慰著自己,間桐櫻的臉上露出了笑容。</p>
  
      然而,這份笑容卻在下一秒消失了。</p>
  
      “叮咚~”</p>
  
      院子大門的方向,門鈴被按響,早上六點鐘,除了作為衛宮士郎監護人的藤村大河,有誰會來這里呢?</p>
  
      大河老師有鑰匙,肯定會大大咧咧闖進來。</p>
  
      那么,是誰呢?</p>
  
      來的是誰呢?</p>
  
      間桐櫻忍不住退后了一步,腳后跟撞到倉庫的臺階上,往后倒去。</p>
  
      “櫻,外面是有誰來了嗎?”</p>
  
      剛好打開倉庫大門的衛宮士郎,一下子就被間桐櫻撞了個滿懷。</p>
  
      感受著懷里少女妙曼的身軀,衛宮士郎剛剛平復的心情一下子又變得激蕩起來。</p>
  
      “櫻、櫻???”</p>
  
      察覺到自己跌落到誰的身上,察覺到從另一個身體上傳來的溫度,間桐櫻心中的恐懼在這一刻消失的無影無蹤。</p>
  
      她無論如何都想守護這份美好,若是有人想要破壞,那么無論是誰,她都不會認輸。</p>
  
      輕易的翻過近兩米高的院墻,出現在院子里,看著跌撞在一起的兩人,來人笑著說道。</p>
  
      “看來你生活的挺愜意的,衛宮士郎,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p>
  
      看著那個淡笑著的出現在他們面前的身影,衛宮士郎猛的睜大了眼睛。</p>
  
      “berserker???”</p>
  
      ……</p>
  
      </content></p>
  
      我的無限英靈加護</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的無限英靈加護》,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