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辅助吧:第868章 羊入虎口

    大利城中,原縣衙后院。
  
      日落西山,晚風吹過,漸漸把白天太原留下的暑熱一點點帶走。
  
      脫下了鐵盔鐵甲,換上了絹甲禮服的柴紹等人坐在這縣衙后院樹下,吹著晚風,吃著烤肉,還有冰涼的酒水,那份愜意啊,確實是這幾個月以來艱難行軍中最舒服的時候了。
  
      “想不到這突厥人還不錯,居然能這般大方招待我等?!?br/>  
      孫華道,“我大唐與突厥現在是盟友,這次咱們率兵十萬北上,那是一榮俱榮的關系,當然得好好招待一下了?!?br/>  
      “來,喝酒,這酒真不錯,他娘的,自出了九原,我都快一個月都不曾喝過一滴酒了,這酒一入喉,感覺整個人都又活過來了?!?br/>  
      “哈哈哈!”
  
      “好肉好酒,可惜卻沒有歌妓舞姬,否則就更爽快了?!?br/>  
      柴紹倒沒跟著他們那般放浪,他很端正的保持著貴族形像,手拿著刀子動作輕柔的割著烤羊,那烤的正好的羊肉外表金黃,散發著一股無比迷人的香味。
  
      細切一片薄片下來,放入嘴中,那種感覺,真讓人忍不住想長嘆一聲。
  
      比起那些一有酒肉就想著女人的家伙,柴紹此時一邊享受著烤肉一邊則在思考著下一步行動。
  
      既然頡利已經擊敗了定襄的秦軍并揮軍入關,那么下一步就是破云中,然后再下太原了。連羅嗣業和思摩都守不住定襄,劉弘基更守不住云中。
  
      說不定他還沒到達云中,劉弘基就已經城破軍沒了。
  
      河東,太原。
  
      若是太原再下,只怕羅成也再無法阻擋聯軍的步伐了,不過若奪取太原和范陽之后,唐軍一定得堅持把河東拿到手。
  
      “你家將軍怎么還沒來?”
  
      柴紹向著后衙門前的一個突厥士兵招手,然后問道。
  
      可那突厥兵卻只是搖了搖頭。
  
      史大奈用突厥話問他,這回那突厥兵倒是回答了,但只說將軍還在忙著安排給唐軍準備糧草補給之事,說等忙完了,就會過來的。
  
      又飲了一輪酒。
  
      天邊的最后一點光明終于漸漸消失,夜幕降臨。
  
      不論是城里的柴紹等軍官們,還是城外唐軍十里連營里的那些唐軍,基本上都是吃飽喝足,甚至帶著幾分醉意了。
  
      月亮悄然升上來了。
  
      本來一直打開的大利城門悄然的關上了。
  
      城門樓上,懸掛起了幾盞大燈籠,紅色的燈籠高高掛著,十分顯眼。
  
      大利城南五里處山頂上,一隊秦軍士兵一直緊盯著大利方向,見到那兩串醒目的大紅燈籠高高掛起,立馬也掛起了兩串紅燈籠。
  
      紅色的燈籠在這山坡上一盞接一盞的點起,燈光傳遞下山。
  
      山腳下的山谷。
  
      殷開山和侯君集兩員大將此時統領著步騎三萬人在此,早已經養精蓄銳多時。
  
      “紅燈籠掛起來了!”
  
      殷開山激動的道,“進攻的時候到了!”
  
      侯君集跳上戰馬,揮起馬槊,“出擊!”
  
      三萬步騎盡皆上馬。
  
      在夜色的掩護下,他們向著北邊幾里外的唐軍大營殺去。
  
      兵馬出山谷之后,立即兵分三路。
  
      侯君集親率一萬八千步兵騎著馬沖在中路,而左右兩翼各六千騎兵。
  
      當侯君集的一萬八千步兵騎著馬沖到了唐營外幾百步時,唐軍的值守士兵才發現他們,大聲的警報起來。
  
      這個時候,侯君集卻絲毫不慌亂。
  
      他跨坐馬上,開始指揮步兵停了下來。
  
      士兵們沒有騎馬沖營,而是勒停坐騎,下馬。
  
      他們把戰馬交給看馬的士兵,然后迅速的集結成陣。
  
      一個又一個的軍陣在迅速的集結。
  
      夜色里,他們有條不紊。
  
      對面幾百步外,唐軍大營卻慌亂喊叫,嘈雜一片。
  
      “進!”
  
      劉弘基大喝。
  
      一名名隊頭,各正站在本隊最前面,他們的身后站著隊旗手,高舉著隊旗緊隨其后。
  
      隊頭引領著隊伍向前,整齊邁進。
  
      并沒有人仗著勇武亂沖,秦軍強調的是整體的力量,而不是個人勇武,胡亂沖鋒,是會被斬首的。
  
      披著鐵甲的秦軍宣武軍步卒們騎馬而來,體力充足,前排是盾戰士,后面緊隨著長矛兵,再后面則是弓弩手,兩側是跳蕩刀盾兵。
  
      面對著既無營柵,也無營壕的唐軍連營。
  
      宣武軍步兵們眼神冷漠。
  
      當他們接近唐營,營中才勉強有唐軍集結起三三兩兩的隊伍。
  
      “殺!”
  
      秦軍士卒高喊著,然后對唐軍先來了一輪齊射。
  
      剛集結起來的三三兩兩隊伍,立馬就倒下了許多人,一下子稀疏起來。
  
      秦軍繼續向前,兩支隊伍終于靠近,秦軍一支支長矛刺出,間雜著后面的弓矢。
  
      “刺!”
  
      “收!”
  
      “刺!”
  
      “收!”
  
      隊頭只是反復的命令著,隨著他的命令,宣武步兵不斷的刺出長矛,收回,且隨著刺擊不斷的穩步前進。
  
      他們雖前進緩慢,可卻沒有人能阻擋的了他們的步伐。
  
      許多唐軍此時還有些醉暈暈的,有些人甚至已經睡下。
  
      匆忙間,連甲都不及披,更別說本來柴紹軍披甲率就不足三成。
  
      連軍陣都沒有,他們又如何抵擋這樣一支宣武步卒勁旅。
  
      侯君集一萬八千人的步兵,留下幾千人在后面牽馬,其余一萬五千戰士,列陣進擊,無人可擋。
  
      兩翼,殷開山率六千騎兵沖擊唐營左翼,而段志玄率六千騎兵沖擊唐營右翼。
  
      他們一左一右,兩翼包夾,騎兵突襲,更是殺了唐軍一個措不及防。
  
      大利城中。
  
      城門早已緊閉。
  
      當城外的喊殺聲四起之時,柴紹等也正面臨著被關門打狗的窘迫。
  
      后衙門不知什么時候被關閉,縣衙四面墻上冒出許多秦軍弓弩手。
  
      箭如雨下,喝的正酣的唐將孫華被一箭直接射破了腦袋,而王長楷剛站起來,手還握在刀柄上,便被一箭射中胸口。
  
      兩員大將直接斃命。
  
      柴紹反應的快些,他喝的酒少,所以反應很快,聽到風雨便迅速的掀翻了面前桌案,躲在桌后,才堪堪避過了數支致使的箭支。
  
      “突厥人為何要殺我們?”有人慌亂的在喊叫。
  
      柴紹躲在桌案后,看著那到處亂飛的箭支,他從旁邊撿過一支,抓在手里細看。
  
      “他娘的,這不是突厥人,是秦軍,這箭上面有宣武軍的印記,我們著了羅嗣業的當了?!?br/>  
      一聽這話,院中的一眾唐軍軍官,無人面如死灰,這是羊入虎口,自己送上門來了,命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