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值得培养的妖精:20嘉琦接站


  廣播里傳來了提醒登機的信息,齊輝和駱俊宜擁抱一下,笑道,“希望我們很快就能在香港見面?!?br/>  駱俊宜點頭,“一路順風……”
  齊輝邁步向前,在檢票口轉身向駱俊宜揮手……
  經過漫長的飛行,齊輝終于回到了京城。出了機場,給高嚴打電話,詢問三國群英會上線運行的情況。
  已經晚上九點了,高嚴還沒下班,仍然在時刻關注著。
  這畢竟是他的第一個項目,所謂萬事開頭難,自己在彤輝網絡工作三年,從事的都是技術工作,作為總經理獨當一面,這還是第一次,而且還是齊輝寄予厚望,京城葉總投資的,就更不能不加倍重視。
  “還不錯,沒有什么問題,網絡下載也很流暢?!?br/>  “嗯,不能掉以輕心,嚴防黑客騷擾?!?br/>  “你已經回來了?”
  “對,我想先聯系一下葉總……”
  “好……”
  齊輝掛斷電話,馬上撥了葉統的號碼,電話接通,“你好葉總……”
  “你好齊總……”
  “報告您一件事,咱們的那款游戲三國群英會今天正式上線了……”
  “哦,呵呵,不錯啊……”
  “您現在京城嗎?我想過去拜訪……”
  “嘿嘿,真不巧,我現在印尼,等過幾天吧,咱們見個面……”
  “好,那我等您的電話……”
  結束通話,齊輝馬上趕往火車站,買了一張回海城的動車票。
  因為沒有提前預定,齊輝的這趟車,不但沒有了臥鋪,就連硬座也沒有。
  但他歸心似箭,一咬牙、一狠心,站票就站票,忍忍也就過去了。
  夜深了,整個車廂都沉睡著,只有火車顛簸和呼嘯而過的聲音。
  齊輝坐在一個角落的地板上,頭靠著火車的擋壁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一覺醒來,天邊已經有了微光,此時火車里的廣播報站,已經到了沿江。
  齊輝揉揉眼睛,聽到沿江站到了,不由想起了孫嘉琦。
  看看時間,還不到五點,笑了笑,還是撥了她的號碼。
  電話響了半天,孫嘉琦才接聽,齊輝也不著急,就是想聽聽她慵懶的聲音。
  “喂,齊總啊……”
  “嗯,還沒起啊……”
  “這才幾點?”
  “我已經到沿江了,能不能一會兒接我一下……?”
  “哦,行啊,幾點到?”
  “你現在起床,然后趕過來,應該差不多……”
  “好吧,我現在起床?!?br/>  “你住在哪里?”
  “薇姐這邊……”
  “寶馬車還給璐璐了?”
  “嗯,完璧歸趙,不過沒事,琳琳姐給我找了一輛車,呵呵……”
  看來,孫嘉琦還挺受歡迎,琳琳是個人精,給她在公司里找輛車開也不是什么難事。
  齊輝又乏又累,終于挨到了海城站。
  拉著行李箱走出大廳,手機響了,孫嘉琦不早不晚,正好趕到。
  齊輝總算是見到了親人,心里一熱,看看表,現在才六點多。
  走過去向她表示感謝,“嘉琦辛苦你了,這么早叫你趕過來?!?br/>  孫嘉琦見他一臉疲憊,趕緊接過行李箱,放在車上。
  二人上了車,齊輝打個呵欠,“真是又困又餓……”
  “你是連夜趕回來的?”
  “可不是,火車上連座位都沒有……”
  “啊……!這是何苦?”
  “趕著回來處理公司的事啊……”
  “我聽說三國群英會正式上線了……”
  “對啊,你有沒有下載,試玩一下?!?br/>  “嗯,我還真的試玩了,感覺還不錯,我也下載了夏棕絨解說的視頻,還拿到了她的正版封面,真是越來越漂亮了,怎么說呢,她的美讓人嫉妒不起來……”
  齊輝笑笑,最近一直忙,他還沒有好好聽聽小丫頭的解說視頻,一定非常有趣吧,可是她最近也沒給自己打電話,到底在忙些什么呢?
  “找個吃飯的地方吧……”
  孫嘉琦點頭,“食坊街不遠了,小吃城我經常過來,嘻嘻……”
  齊輝一笑,她對于吃有種天生的熱愛。
  拐過幾條街,孫嘉琦把車停好。二人下車,一起走進小吃城。
  找了張桌子坐下,孫嘉琦問齊輝吃什么,齊輝想了想,“粉絲湯、小籠包?!?br/>  孫嘉琦跑去窗口點餐,齊輝望著她的背影,感覺她比以前胖了,有心提醒她少吃一點,又覺得說不出口。
  過了一會兒,孫嘉琦端來兩個盤子,一盤放在齊輝面前,一盤留給自己。
  “哦,熱干面,你也是無辣不歡啊……!”
  “呵呵,這里的面很正宗,味道好……”
  齊輝笑笑,一碗紅通通的辣椒、他見了就渾身顫抖。
  二人吃完飯,來到公司。齊輝剛進辦公室,琳琳抱著文件走了進來。
  “齊總來的這么早,一路辛苦了?!?br/>  “可不是,下了火車直接過來了,都還沒回家……”
  琳琳把文件放到他的桌上,笑道,“齊總應該打電話讓我們過去接站才對,這樣太辛苦了?!?br/>  齊輝翻看文件,在上面逐一簽了名字,也笑道,“不想麻煩你們了,我身體還行,能撐得住?!?br/>  八點半,齊輝準時來開早會。自董健走后,只要齊輝不在公司,日常事務就由劉新和程闖負責,如果他們意見不統一,就馬上匯報給自己裁定。
  現在這樣的管理結構,有利也有弊,利是可以分權,避免手下的元老高管們一家獨大,很多事擅自做主。弊就是效率變慢,面對突發事件不能快速反應。但齊輝這樣做,也是無奈的選擇。
  本來他是很信任董健的,而且董健還是創業元老、大股東,能力也夠,又有資歷,在公司有話語權。現在這些人,劉新、李園他們雖然也有能力,但齊輝總覺得他們過于年輕,還需要一個繼續練級的過程。
  程闖倒是有高學歷,也有在美國華爾街工作的經歷,只是他來公司時間短,如果沒有令人信服的工作表現,強行扶他上位,對公司未來發展也不利。
  還有一個重點培養目標就是唐云,齊輝一直看好他,而且自從易生活被彤輝網絡收購之后,經營方面煥發了生機,大資金注入其實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唐云重新燃燒了激情,調整了思路,如今在彤輝網絡幾大平臺當中已經僅次于彤輝商城。
  早會結束,齊輝回到辦公室,高嚴上樓來匯報工作。
  三國群英會正式上線,運行如何,各方面反響如何,這才是齊輝關心的重中之重。
  “情況怎么樣?”
  高嚴首先拿出兩張光盤遞給他,齊輝接過來,知道這是游戲的安裝盤,一張網絡版,一張單機版,封面都是夏棕絨的古裝照片。很顯然,紫色的貂蟬封面是網絡版,綠色的小喬封面是單機版。
  “唉……,真是個尤物啊……”
  齊輝一笑,心里感慨,想起遠在加拿大參加選美大賽的穆箐倩那天也是這樣一身綠紗裙,裊裊婷婷、婀娜多姿……
  不過若單論相貌和風情,夏棕絨還是無人能及、略勝穆箐倩一籌,是極品美人中的極品,精品中的精品。
  高嚴道,“上線之后,我們加大了宣傳力度,玩家反響還不錯,我們和彤輝網絡的幾大平臺合作,視頻負責采訪報道宣傳,商城也推出了玩游戲贈商品的活動……”
  齊輝點頭,“制作一些點卡在彤輝商城的促銷中搭售,在網絡上制作游戲幣來充值?!?。
  高嚴推推眼鏡,“這個我也考慮過,但游戲幣可能是個擦邊球,需要報批監管部門?!?br/>  “嗯,我知道了,繼續加強宣傳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