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憶大師 > 第十一章 培養小蝶

一起来捉妖哪个妖精强:第十一章 培養小蝶

    蘇一洋來的快,走的也不慢,大家伙倒也理解。
  
      作為魔都驕子,蘇家又起勢,蘇一洋現在也肩扛重擔。
  
      這點,弗蘭奇私下里提起過,兩人關系親密,也沒時間玩樂。
  
      少了蘇一洋,吃飯的氣氛更好,卡麗對文森的三個女友很滿意,拉著柳雯月和千雪聊天。
  
      阿佳麗斯則坐在凱瑟琳身邊,邊吃邊聊起露絲女士,兩人本就很熟悉,根本沒有半點陌生感。
  
      午餐之后,眾人回房間休息,文森親自給趙香蘭送餐。
  
      隨后三天,大家都沒有離開魔都,而是結伴一起在各處景點游玩,拍了不少照片。
  
      在文森的示意下,柳雯月強行帶著趙香蘭,一起去逛街,每天都玩到很晚回來,有兩位紈绔子弟保駕護航,并沒有發生什么狗血的事情,柳香蘭喝醉兩個晚上,心情倒是好了一些。
  
      至于文森,他終于有時間去見丁曉碟了。
  
      “北極星投資公司,自2011年上半年進入大中華地區,投資總額于今年突破十億大關?!?br/>  
      “主要集中在游戲,網絡科技,服務業和國際貿易領域,去年一整年的回報率只有百分之六?!?br/>  
      “……”
  
      投資公司的寫字樓里,偌大的會議室只有文森,丁曉碟,還有以辛西婭為首的管理團隊。
  
      北極星進場的時間有些晚,加上需要適應環境,一整年并沒有取得亮眼的成績。
  
      唯一的好消息是,依靠雄厚的實力,投資項目并沒有虧欠,只是盈利少了一些而已。
  
      此行文森過來,并沒有著急離開華國,而是要給北極星大中華地區的投資工作定下未來目標。
  
      除了聽取報告之外,文森還得和大家商討未來投資計劃。
  
      整個上午都在開會之中度過,中午的時候,文森,辛西婭和丁曉碟三人一起用餐。
  
      “我剛才就發現你欲言又止,想說什么就直說吧!”
  
      文森對丁曉碟道。
  
      “我只是覺得,公司應該集中資金在一個或者兩個領域,”丁曉碟看了一眼辛西婭,訕笑道,“投資的項目太多,咱們根本管理不過來,賬目也回容易混淆?!?br/>  
      “的確如此,”辛西婭點頭,“我很贊同丁助理的話?!?br/>  
      “那為什么……”丁曉碟愕然。
  
      “因為是我要求的,”文森笑道,“多領域投資,是我一開始定下的目標,除開互聯網之外,服務業,國際貿易,民生行業等,都有我們是投資?!?br/>  
      “這不合理!”
  
      丁曉碟皺眉道。
  
      她不認為文森看不到分散投資是弊端,作為一名合格的商人,文森最應該明白集中資本辦大事才對,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的確不合理,”文森笑道,“因為我本身就不是來賺錢的?!?br/>  
      丁曉碟眉頭一擰,這話本身就不對,商人投資不為錢還為什么?哪怕是慈善也是為名呢!
  
      “簡單說,我只是要投資的名分,保持不賠錢,賺多少都沒有什么關系!”文森道。
  
      “圖什么?名氣這么重要?”
  
      丁曉碟問道。
  
      “很多事,你不懂,也不知道,”文森搖頭,“你可以理解為,這是在給雯月和我們的孩子在編織背景,積累家產?!?br/>  
      “沒想到你都計劃這么遠的了!”
  
      丁曉碟一怔,繼而笑道,“算你合格,不過就算這樣,也該認真一點吧!”
  
      “那你想怎么樣?”文森問道。
  
      “減去多余的項目,咱們就深耕互聯網,”丁曉碟道,“互聯網衍生的游戲,直播,視頻等等都大有可為,足夠耕耘一輩子……”
  
      “可以,”文森笑道,“那就把這塊交給你,你來負責?!?br/>  
      “我?”
  
      丁曉碟再次愣住了。
  
      “就是你,”文森點頭道,“我和辛西婭一致決定,你就是互聯網投資這塊的總監,所有關于互聯網投資的事情都交給你,有信心嗎?”
  
      “當然,”她下意識的說完,又看向辛西婭,“不過,我的資歷……”
  
      “怕什么?”
  
      辛西婭柔柔的笑道,“你有老板支持,你的話就是命令,我這邊也會全力配合你?!?br/>  
      “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我一定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丁曉碟神色激動的說道。
  
      對真正有本事是人來說,缺乏的就是一個舞臺,如今舞臺已經打造完畢,又有文森這位金主的支持,丁曉碟想不出什么理由去拒絕。
  
      “多謝你,文森!”
  
      她感謝道。
  
      “別這么客氣,我們是朋友,”文森道,“你要想感謝,還是先謝雯月吧!這也是她的意思?!?br/>  
      這次丁曉碟陪同回國,根本沒有回家,丁家對她來說,毫無家的溫度,回去了也是爭吵不斷。
  
      這不僅讓丁曉碟心力交瘁,也讓柳雯月操碎了心,她出面請求,讓文森幫丁曉碟留在國內,文森自然不會不答應。
  
      文森本來就需要再華國有一個代言人,最中意的也是丁曉碟。
  
      “我知道了,我會親自感謝她的,”丁曉碟道,“那我先……”
  
      “去吧!”
  
      文森笑道。
  
      雖然在吃飯,但丁曉碟根本沒有心思在吃下去了,文森非常理解,畢竟她就是個事業心重的。
  
      等丁曉碟匆匆離去,文森這才松了一口氣,身體往后靠,右手抓住了下面的玉腳。
  
      “膽子真大!”
  
      他哼了一聲,撓她的腳心。
  
      辛西婭幾乎是坐下來之后,就伸出玉腳,不斷的撩撥他。
  
      當著丁曉碟的面,他不得不裝作什么都沒發生,偏偏這女人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脫掉了絲襪,腳趾靈活是拉下了他的拉鏈。
  
      “誰讓老板偏心?把我打發到華國來!”辛西婭哀怨的看著他。
  
      不提自動請纓,前往非洲的勞拉,西雅,海瑟薇等女人可都是在文森的身邊,她呢?
  
      這兩年又管北極星總部,又來華國,來回奔波個不停,根本沒有停歇的時候,自然無比的幽怨。
  
      “好啦,下午好好陪陪你!”
  
      文森笑了笑說道。
  
      “去我家!”
  
      辛西婭目光微亮,期待的說道。
  
      “好,”
  
      文森點頭,“先解決正事,莊園那邊怎么樣?”
  
      “考察接近尾聲,總體來說,值得購買,不過維修花費不少,還不能隨便拆除,”辛西婭道,“以此為條件,可以把價格壓下來?!?br/>  
      “那就交給你的人去談,務必把四合院拿下,盡快把私人博物館建立起來?!蔽納?。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