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憶大師 > 第二十章 相繼身殞

一起来捉妖地域限制怎么解决:第二十章 相繼身殞

    文森不想讓溫蒂安靜下來,因為這個女人知道的不少,甚至還要隔絕她和馬蒂兒的見面。
  
      他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讓馬蒂兒去看戲劇,這里是洛杉磯,是好萊塢,足夠滿足馬蒂兒的愿望。
  
      而溫蒂,她更好解決。
  
      在魔眼的資產和女派的資產里,也有好萊塢的產業,雖然滲透的不深,只是占據股份,卻也足夠幫助溫蒂打入好萊塢。
  
      何況,文森對自己的女人從來都不會小氣,他直接動用關系和金錢,請了一個專業的團隊,包裝溫蒂,創造話題,要讓她爆紅。
  
      只要有錢,捧紅溫蒂很容易,只是想要保持人氣,還需要實力……溫蒂并不是花瓶,她有自己才藝。
  
      雖然高中都沒畢業,可她會拉小提琴,會畫畫,會彈鋼琴,會說德語和法語。
  
      當然更重要的是,顏值高,身材好……怎么包裝,有專業的人來設計,文森唯一做的就是給錢。
  
      他可不是平白無故的當冤大頭,而是通過這種方式,把溫蒂綁在身邊,讓她離不開自己。
  
      溫蒂很聰明,自己領略到了文森的這層意圖,但她沒有拒絕,也無法拒絕……哪個女人會拒絕進入好萊塢的機會?
  
      溫蒂認為自己吃了虧,自然要找補回來,所以很干脆的配合團隊,她完全忙活開來。
  
      冬歇期早就過去,在文森的慷慨之下,簽約,包裝,拍攝……一系列的計劃,如火如荼,一步步完成,而時間,也在慢慢推移。
  
      露絲女士的拜訪很有效果,北米之外,暗網遭到CIA的圍追堵截,北米之內,暗網的據點被FBI圍剿。
  
      短短幾天的時間,暗網遭受重創,本來好不容易消化魔眼的利益,此次被加倍吐出。
  
      面對官方的突然行動,暗網方面異常惱怒,他們本來和官方有合作的,尤其FBI……但是現在,合作破裂,官方的敵意非常明顯。
  
      暗網的高層完全不知道根源,他們的精力還放在歐洲呢!誰想穩定的北米會出現這種變故?
  
      經過緊急商議,兩位高層分別從歐洲秘密進入北米進行調查,同時重新聯系官方,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維持合作。
  
      可兩名高層在入境之后,相隔一天,相繼死亡,甚至全都死于車禍……如此明顯的巧合,讓暗網氣憤不已,第一時間就認定了是魔眼。
  
      暗網開始啟動北米的網絡,準備對魔眼出手,但讀取了兩位暗網高層記憶的文森,卻搶先發難。
  
      直接把華盛頓和紐約等大城市的暗網據點曝光給FBI,而其他二三線城市的據點,則全都讓北極星秘密出手……一場針對暗網的清洗席卷全米,可偏偏都被FBI的行動吸引。
  
      在FBI的行動之中,萊恩被救了出來,他只是受到了一些驚嚇,其他的倒是沒什么。
  
      在露絲女士的操作下,這件事被媒體所知,被廣泛的報道,隨之一起的是,杜克家對FBI捐款一億美金,作為感謝!
  
      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社會反響,可實際上媒體并沒有瘋狂報道,話題維持不到兩天,熱度就下降,被其他新聞取代。
  
      和萊恩光明正大的歸來不同,阿佳麗斯則被文森安排到了紐約,和克魯一家居住。
  
      阿佳麗斯很聰明,也早就知道了文森和露絲女士之間的計劃,所以對之前的事情并沒有過多詢問。
  
      原本,她就是文森的俘虜,如今更是多了一個婚約關系,在和母親共宿一宿之后,阿佳麗斯已經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和文森不可分割,她不在反抗,接受了安排。
  
      她只希望,文森記得和她的約定,不要傷害老杜克!
  
      ……
  
      春節這一天,文森再次來到了華盛頓的杜克山莊。
  
      除了他自己之外,還有專業的律師和阿佳麗斯的授權。
  
      老杜克已經和阿佳麗斯通過話了,知道阿佳麗斯沒事,且已經授權文森幫忙管理嫁妝。
  
      于是,他面色難看的叫來律師,當著露絲女士和科曼的面,把美孚公司和歐洲宇航防務集團的股份,轉贈給了阿佳麗斯。
  
      他簽下字,指定給阿佳麗斯,等阿佳麗斯簽字之后,這筆豐厚的財產就是阿佳麗斯的嫁妝了!
  
      簽字之后的老杜克,把所有人給轟走了,在書房里和阿佳麗斯通電話,責怪她不來看自己。
  
      阿佳麗斯也很無奈,她其實也想回去的,可真實的情況是,她在紐約不能隨意行動,和波士頓一樣,身邊跟著不少的人。
  
      這種情況,當然不能告訴老杜克,阿佳麗斯只能撒嬌賣萌,答應盡早回去,這才結束了通話!
  
      而就在阿佳麗斯掛斷電話的時候,遠在北卡的賽達爾一家遭到了恐怖分子的襲擊,一家人不幸遇難,全家沒有一個活口。
  
      英倫的牙醫蘭伯特,在酒吧喝酒的時候,和人起了爭執,趁著酒意和人打架斗毆,腦袋撞在墻角,不幸身亡。
  
      還有上躥下跳的道恩,當天晚上,在參加私人晚宴的時候,發生了車禍,車子被撞的變形,最后還發生了爆炸。
  
      科曼也受到了襲擊,但他的車是特別改造的,身邊的保鏢出身魔眼,靠著一點運氣,只是腿部受傷,并沒有大礙。
  
      ……
  
      杜克山莊,夜。
  
      哀嚎了兩三個小時的科曼陷入了沉睡,他的雙腿造成了粉碎性骨折,受傷之后,為了安全起見,先回了山莊,在山莊里做了手術。
  
      如今,已經沒有大礙,醫生說,只要好好修養,多做引導性的動作,科曼就會慢慢痊愈。
  
      這算是壞消息中的好消息了,然而,老杜克完全高興不起來。
  
      他坐在書房的大書桌后面,神色悲傷,蒼老的手指抓著一張全家福,混濁的眼中淚水凝聚。
  
      “父親,請節哀!”勞爾道。
  
      他一襲黑色的西裝,神色疲憊,耳朵兩旁多了一些白頭發。
  
      “一天之內,我失去了自己的兒子和女兒!”老杜克悲傷道,“兩大家子人,就這樣沒了!他們是你的兄弟姐妹??!我怎么能節哀?”
  
      “是我的錯!”露絲女士低聲道,“沒想到,暗網的報復來的這么洶涌,明明我們拔掉了據點……”
  
      “現在說這些都是多余的,露絲!”勞爾怒道,“為什么對暗網動手,不通知我們?”
  
      “不僅是你,科曼也不知道?!甭端顆棵嫖薇砬櫚?。
  
      “是我決定的!”老杜克道,“是我讓露絲負責的,我們其實什么都沒做,借的是官方的力量?!?br/>  
      “可是他們還是對我們出手了!”露絲女士憤怒道,“他們明明知道,魔眼已經不是我們……”
  
      “說這些已經沒有用了!”老杜克揮揮手,“該發生的都發生了!我們必須讓他們付出代價!”
  
      “你準備怎么做?”露絲女士目露異色,“我們沒有魔眼……”
  
      “但有文森!”勞爾開口道,“我去和文森談。他作為杜克家的女婿,在這種時候,必須盡一份力?!?br/>  
      “好!”老杜克點頭。
  
      他和勞爾一個心思,必須讓文森出手,這對文森來說,也是一個考驗,只有共患難才能變成一家人,兩人都不給露絲女士反駁的機會,就把事情給定下來了!
  
      露絲女士只是皺眉,看著勞爾離開書房,并且把門關上。
  
      “你不會反對吧?”老杜克問道。
  
      “你復仇心切,我可以理解!”露絲女士淡淡地說道,“但此時的文森,還沒有磨合好魔眼,很容易出現問題,不如讓官方……”
  
      “我就知道你會反對,”老杜克眼中早就沒有了淚水,他冷著臉道:“那小子占盡了便宜,得到了魔眼,還得到了阿佳麗斯,要是在家族關鍵時候不出力,怎么看得出他是不是真心?至于出問題,那也是他能力不足……”
  
      “我明白了,”露絲女士道,“既然你決定好了,那我反對也無效,還有什么事情?”
  
      老杜克沉默一會,開口道,“這次的事情,你真的認為是暗網……”
  
      “這是明擺著的事情,”露絲女士瞇著眼睛道,“他們本就情報見長,我拜訪高層的事情,瞞得過旁人,瞞不過他們,畢竟……”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暗網的據點不是早就拔掉了嗎?他們哪里來的時間和人手布置阻擊?”老杜克目光閃爍,“你覺得會不會有第三方插手……”
  
      露絲女士沉默片刻,而后道,“你在懷疑勞爾?”
  
      “所有人里,只有他沒有遭受襲擊!”老杜克坦然點頭,“他手上也有一批魔眼的精銳力量?!?br/>  
      “你寧愿相信勞爾出手,也不懷疑暗網?”露絲女士露出嘲諷之色,“你真的以為,暗網還認可你?那些高層,不會對你下死手?”
  
      老杜克面色變的很難看,“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
  
      “莉莉死了二十多年,她的父親也先于你死去,可她還有親人,還占據暗網高層,”露絲女士道,“你以為,他們會看在血脈關系上,不會對你的孩子們下手,對嗎?”
  
      老杜克不說話,但這本身就代表了他的態度。
  
      “你真是……越老越天真,”露絲女士淡淡地說道,“道恩和賽達爾可不是莉莉的孩子,但科曼呢?這是莉莉的嫡子,依然下了死手,還有馬蒂兒……實際上,如果不是有文森的人?;?,她也已經殞命?!?br/>  
      “你到底,要退縮到什么時候?”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超憶大師》,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