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憶大師 > 第十一章 電話點醒

一起来捉妖直播平台:第十一章 電話點醒

    文森并不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阿佳麗斯到底比他都小一歲,在文森豐富的記憶里,她還只是一個孩子。
  
      所以,面對阿佳麗斯的主動示好,文森卻之不恭,他也不想家里的氛圍弄的太過尷尬,尤其還有柳雯月……
  
      而文森的反應,也沒有超出阿佳麗斯的預料……作為杜克家的掌上明珠,她有自傲的地方,歇斯底里之后,她就開始正視自己所要面對的局勢和情況。
  
      她不覺得自己是在主動示弱,因為之前她搞錯了一件事……柳雯月等人的存在,讓她下意識的把文森身上敵人的標簽給摘掉了,而直到今天阿佳麗斯才意識到,文森從來就不是什么未婚夫,而是自己的敵人。
  
      一個破壞了她計劃,拐走了芙蕾雅的敵人,面對敵人,怎么能心存僥幸,希望他心生仁慈?所以,是她錯了!
  
      知錯能改,才能進步,這是老杜克的言傳身教,在意識到自己錯誤之后,她立馬道歉,嘗試改變現狀。
  
      她成功了!
  
      文森并沒有想把她怎么樣,而改變了思維之后,阿佳麗斯更覺得自己前兩天的表現是那么的可笑和幼稚……
  
      咖啡喝完,話也說的差不多,文森直接起身離開,而阿佳麗斯則看著文森的背影出神……或許正是文森不曾有過的敵意,才讓她放松警惕。
  
      午餐是和文森一起吃的,吃過之后,阿佳麗斯就要去逛街,文森點頭應允,并且讓蕾娜安排兩位保鏢隨行。
  
      而文森下午則繼續遛狗,按照錢寧管家的方法,培養和狗狗直接的默契。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阿佳麗斯過的很自在,身邊有保鏢跟隨,她可以去波士頓任何地方,甚至可以使用手機通訊。
  
      為此,她還給家里打了電話。
  
      接電話的是科曼·杜克,電話里的他對阿佳麗斯的遭遇很是難過,不僅痛恨文森,還對阿佳麗斯頗為憐愛,并且要立馬行動……
  
      阿佳麗斯雖然很感動,但還是拒絕了父親,她知道父親并沒有接觸過暗世界,雖然有自己的力量,但在波士頓……可比不上文森。
  
      “武力并不能解決任何問題,”電話里的阿佳麗斯開口道,“雖然不想承認,但文森·施內特的確是個優秀的人,尤其他現在的實力,我們和他發生沖突,那只能是兩敗俱傷?!?br/>  
      “你喜歡上他了嗎?”
  
      “怎么可能,父親!”阿佳麗斯無奈道,“我只是不想家族多了一個仇人,這對誰都沒好處?!?br/>  
      “仇人?就憑他?你以為他有資格傷害到杜克家族?”
  
      阿佳麗斯聽到了父親語氣里的不屑,頓時正色道:“我們不能因為他的年齡而輕視他,更不能因為個人恩怨而小看他,父親,我相信你應該收集了他的資料……”
  
      電話里,沒有科曼·杜克的聲音……就在阿佳麗斯皺眉的時候,露絲·吉伯特開口道,“看起來,你現在過的不錯,不是偷偷的打電話?”
  
      “是的,母親!”
  
      阿佳麗斯恭敬道。
  
      “這很好,我希望你和文森好好相處,”露絲·吉伯特道,“你說的很對,文森不是我們的仇人?!?br/>  
      “母親……”阿佳麗斯抿嘴,猶豫的問道,“文森,真的是我的未婚夫嗎?我需要一個答案!”
  
      “不管你們之前是否訂過婚,你都沒有選擇,”露絲·吉伯特輕聲一嘆,“文森的實力和勢力,都對杜克家有很大的幫助,如果家族需要,你……又有什么選擇呢?”
  
      “……”阿佳麗斯明白了,盡管這個答案,她有了心里準備,可依舊有些難受,“爺爺怎么說?”
  
      “你該明白,這件事他沒有出面,就是認可了文森,”露絲·吉伯特道,“只要你沒有被傷害,老杜克樂意見到你在波士頓?!?br/>  
      掛了電話之后,阿佳麗斯的心情復雜之極,家族的意志不可抗拒,尤其身處豪門。
  
      她雖然最為受寵,但更無法反抗家族的意志,唯一的機會就是整頓和掌管魔眼……她失敗了!
  
      作為失敗的懲罰,她必須接受家族的安排,就算文森拒絕,她也會被安排其他俊彥……不可否認,同等年齡之中,文森絕對是稀世珍寶,誰能白手起家到他這種地步呢?
  
      只是……阿佳麗斯輕聲一嘆,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
  
      文森過的很放松,很悠閑。
  
      和詹妮弗分手之后,他少了一個可以廝混的地方,現在每天都在別墅里,寫作,遛狗,玩游戲……
  
      至于阿佳麗斯,他真的沒有在管,只是讓保鏢們看緊點……他也不怕阿佳麗斯逃跑,畢竟勞倫已經在他身邊編制了安全網,能逃哪去?
  
      再說阿佳麗斯是個聰明人。
  
      時間在悄然過去,波士頓的一月和二月,是最寒冷的時候,氣溫在零下六度到二度徘徊。
  
      這也給了文森拒絕運通服務的機會……自放出消息之后,尤其和運通聯系,多家超級游艇制造商和私人飛機制造商紛紛上門。
  
      一億美金的大單誰都不想錯過,何況文森這么年輕,說不定一沖動就多增加一億美元呢?
  
      被文森打上pass的英倫和荷蘭的兩家游艇公司也派來了代表,但是所有人都吃了閉門羹。
  
      他們連別墅都進不去,只能在草坪外的馬路上停車,不顧禮儀的高喊,甚至打電話……強壯又面無表情的保鏢們可是佩戴了槍支,沒有人敢沖進私人領地。
  
      英倫和荷蘭的兩家公司公司成為了眾矢之的,因為他們的有眼無珠和高傲自大,直接得罪了大客戶……其中內情根本瞞不過其他人。
  
      大家抱怨紛紛的同時,只能在波士頓住下,并且聯系運通,讓他們代為引薦……同時想辦法聯系管家,最好能讓文森知道自家公司,以及公司的產品資料。
  
      “不見,不看!”
  
      文森懶洋洋的躺在按摩房里,任由蕾娜進行全身按摩,享受熱氣的蒸騰……管家沒進來,由女仆傳話。
  
      他現在根本就不想這些事情,對游艇和飛機,也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天太冷了,不想去海里,何況他是航空公司的貴賓,任何時候都有頭等艙的票,還能讓飛機等待。
  
      之所以要買,無非是為了抵稅,反正不用著急還有八九個月的時間,平均每月花個一兩千萬足夠了!
  
      對文森的任性,管家也沒有辦法,只能在和運通溝通的時候,說文森受到了英倫和荷蘭兩家公司的侮辱,暫時沒有購買游艇的心情,至于飛機……可以先發資料,如果引起文森的興趣,可以在聊。
  
      事情本該就此結束,然而到了晚上的時候,文森接到了弗蘭奇·斯派德的電話。
  
      “聽說你要買大玩具?”弗蘭奇的語氣里充滿了戲謔。
  
      “弗蘭奇叔叔是想看我笑話嗎?”文森躺在床上,抱著蕾娜,抱怨道,“他們太過分了!”
  
      “資本的世界,有自己的規則,”弗蘭奇道,“你一直游離于圈外,尤其還得罪了華爾街的某些人,有這次的事情,不稀奇!”
  
      “原來是這樣!”文森豁然開朗,他就說,作為奢華玩具制造商,怎么可能如此輕慢客戶。
  
      名聲不顯是一般原因,得罪了華爾街才是主要……文森的學習之家,從最初開始就拒絕了華爾街的投資,隨著學習之家的擴大,華爾街的某些人就越可惜和難堪。
  
      “來一趟加州吧!”弗蘭奇道,“相比冰冷的波士頓,溫暖的黃金海岸才是你該待的地方。介紹幾位朋友給你認識!”
  
      “好!”文森點頭,“明天就飛過去,多謝弗蘭奇叔叔?!?br/>  
      “你我之間,不要這么客氣,”弗蘭奇在電話里道,“我也是幫朋友的忙……你現在可不得了,很多人都在爭搶你的訂單?!?br/>  
      “竟然有人找到弗蘭奇叔叔身上,看來他們真的很神通廣大?!蔽納嶸Φ?。
  
      “不是他們神通廣大,而是你……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備ダ計嬗鍥忠斕乃檔?,“我聽說阿佳麗斯·杜克和你在一起?”
  
      “的確……您別誤會,”文森反應過來,立馬解釋道,“她只是住在我的別墅里,我們之間很清白?!?br/>  
      “我當然相信你,但是旁人可不信,”弗蘭奇開口道,“有人拍到了阿佳麗斯逛街的照片,跟著的保鏢是你的人……還有她在你別墅和哈士奇的照片,你就站在身邊……文森,你的麻煩大了!”
  
      “怎么說?”文森道。
  
      “你以為那些公司代表為什么在波士頓不離開?文森·施內特可比不上杜克家的女婿,”弗蘭奇道,“當然,這不算麻煩,真正的麻煩在于阿佳麗斯的追求者……總之,一大波追求者正在趕來,所以你最好離開波士頓,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我明白了,多謝弗蘭奇叔叔!”文森說完,掛了電話。
  
      “怎么了?”蕾娜看到文森面色變的難看,詢問道。
  
      “被算計了!”文森輕聲冷哼,“阿佳麗斯不愧是杜克家的明珠,她很有手段嘛!”
  
      他把弗蘭奇說的話說了一遍。
  
      “這……或許是巧合呢?”蕾娜道。
  
      “不是巧合,是阿佳麗斯和杜克家聯合起來的手段?!蔽納壞?,“既然他們已經出招了,那就別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