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憶大師 > 第十五章 開始反擊

一起来捉妖土属性:第十五章 開始反擊

    朝陽升起,新的一天降臨。
  
      雖然沒有睡幾個小時,但羅森依舊早起,和文森一起進行日常的晨練,跑的氣喘吁吁之后,才揮揮手拒絕了和文森對練的要求。
  
      文森也沒有在意,和其他保鏢們開始進行格斗熱身,把自己摔的渾身臟兮兮的,這才進屋去洗澡。
  
      兩名女傭早就放好了熱水,足夠他盡情的泡澡,消除晨練后的疲憊,在穿好女傭們準備好的衣服,他走下樓來享用早餐。
  
      吃完早飯,伊萬琳親自送來三輛訂購的豪車。
  
      悍馬。
  
      賓利。
  
      保時捷。
  
      全都手續齊全,文森只需要簽字接手就行了。
  
      “按照你的要求,悍馬加裝了防彈材質,這些是費用清單!”
  
      伊萬琳把林林總總的賬單和優惠等,全都交給了文森。
  
      文森轉手給了錢寧總管。
  
      他自己則撇下眾人,開著保時捷在山區的公路上溜達一圈。
  
      強勁的動力,超快的速度,配合文森嫻熟的駕駛技術和強悍的反應力,不過兩圈左右,文森就和車子完全契合。
  
      “不錯!”
  
      車子停在門口,文森下車后滿意的點頭。
  
      交付了尾款,文森在客廳里招待了伊萬琳,聊了一些瑣事。
  
      而后伊萬琳露出微笑告辭離去。
  
      這次得到了文森的這三個單子,她得到了公司的重用不說,還獲得了一筆不菲的提成,一下就度過了生活難關。
  
      “怎么樣?”文森在伊萬琳離開之后詢問錢寧管家。
  
      “沒有問題,各方面的手續都很齊全,而且的確給了不少優惠,”錢寧管家道,“她給您省了不少錢?!?br/>  
      “省錢什么的我不在意,我關系的是車子的質量?!蔽納?。
  
      “您放心,車子通過了最專業的檢查,而且有任何問題,都可以直接致電公司,要求獲得賠償?!鼻薌倚Φ?,“伊萬琳女士做事很用心,幫您的三輛車購買了保險,看項目應該是贈送的?!?br/>  
      “那就好!”文森點點頭。
  
      車庫終于不再是只有A8孤零零的一輛車了,理查德也終于開上了悍馬,整個人露出了高興的神色,在文森的允許下,他拿著悍馬的鑰匙,開始跑動,嘗試駕駛感覺。
  
      中午,文森并沒有留在家里,而是開著保時捷去見了詹妮弗。
  
      說起來,自從和詹妮弗發生了關系之后,這還是第一次見面。
  
      雖然隔了沒兩天,但在此見面的時候,無疑親密了很多。
  
      兩人一起去看了電影,吃了午餐,逛了一下午的街。
  
      可惜,傍晚的時候,詹妮弗接到了警局的電話,說是出現了兇殺案,對此只能無奈的和文森分別。
  
      文森也沒有在意,他把車子停在了路邊,購買了一杯咖啡。
  
      再次上車的時候,希德卻做著了副駕駛上。
  
      “恭喜你,逃過了一劫!”
  
      文森笑著,把手上的另外一杯咖啡遞過去道。
  
      “看來,你昨晚上看了一出好戲!”希德面無表情接過咖啡。
  
      “我可沒那個閑工夫,”文森搖頭道,“我的人追過去的時候,現場就留下了兩具燒焦的尸體,我的人就地掩埋了?!?br/>  
      “多謝!”希德道。
  
      “小事,我也不想惹麻煩?!蔽納踴郵值?。
  
      “我也不想惹麻煩,但麻煩找上門來,無奈之下,只能解決麻煩了!”希德道,“幫我個忙!”
  
      “先說來聽聽!”文森道。
  
      “幫我找到芙蕾雅!”希德道。
  
      “昨晚是她出的手?”文森驚詫道,“不能吧?”
  
      “為什么不能?”希德冷哼一聲,“幫不幫吧?”
  
      “當然可以,”文森輕聲笑道,“為了表示誠意,這次可以免費告訴你,不過……沒有下次了!除非有好處?!?br/>  
      “可以!”希德道。
  
      “她在切爾西的一家酒店里,”文森道,“至少昨天在?!?br/>  
      “多謝了!”希德說完,就要下車。
  
      “等等,”文森叫住他道,“小心暗網!”
  
      “……”希德點點頭,而后離去。
  
      文森坐在駕駛室上,看著消失在后視鏡里的人影,露出了笑容。
  
      車子發動,轟鳴聲轉眼消失在街道末尾。
  
      ……
  
      夕陽映照下來的郊區別墅格外美麗。
  
      文森端著一杯紅酒,站在陽臺上,挺直著身體,遠遠的瞭望。
  
      別墅后方的空地上,錢寧管家正帶著工程隊的人在測量方位和采集數據,這是在為新修建的馬舍而做準備。
  
      根據錢寧管家的建議,馬舍不需要太大,能容納十匹馬左右的空間就足夠了,選擇在別墅后面,山坡的一側上修建。
  
      這里背風,遠離住宅區,不會有吵鬧聲,也不會有臭味。
  
      除了馬舍之外,還會在馬舍后面修建一個大倉庫,主要是儲存草料和一些必要的工具,同時下雨天也可以成為馬兒的活動場所。
  
      除此之外,還要打井、修路,甚至在山坡的那邊,挖出一口人工湖,湖中會養一些魚兒,還會建立浮橋,放上小船,去湖中垂釣。
  
      一千兩百萬美金,文森覺得很值得。
  
      除了別墅之外,關鍵是還有這么一大塊地,前面是草坪,后面是小山,四周很開闊,而且樹木茂盛,空氣非常好。
  
      他越來越覺得自己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
  
      嗡嗡!
  
      身后的書桌上,傳來手機的震動聲。
  
      文森轉身,拿起了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頓時露出了微笑。
  
      他把手機接通,淡然道,“我還在想,你怎么會沒給我打電話,沒想到你會忍這么久,倒是讓我意外?!?br/>  
      “被一線事情絆住了腳,”電話里的威廉,也少了過去的幾分熱情,多了幾分客套,“你和希德怎么談的?”
  
      “你猜猜看?”文森笑道。
  
      “無非是交易,但不管是什么交易,文森,聽我一句?!蓖歡?,“希德,不是最佳的人選,你對他并不了解?!?br/>  
      “我覺得他還不錯,”文森道,“何況,你們不是給了我,關于他的詳細資料嗎?洛克家族名聲在外,我覺得可以信任?!?br/>  
      “……看來你是打定主意了!”威廉嘆口氣,“我本來覺得,我們會一直合作的,包括這次……”
  
      “別在惺惺作態了,威廉?!蔽納旖鍬凍雋艘凰坷湫?,“已經有三支隊伍,進入波士頓了,他們就是沖著我來的,昨晚更是有人想要截殺希德,戰爭已經開始了,我別無選擇?!?br/>  
      “如果……”
  
      “沒有如果,”文森淡然道,“你總在忽視我的話,總是忘記了,我是H的繼承人,某些事情,作出了選擇,是不會在改變的?!?br/>  
      “好吧!”
  
      威廉道,“和你說一件事情?!?br/>  
      “說!”文森道。
  
      “就在剛才,芙蕾雅住的酒店遭到了不法分子的強攻,現場響起了槍聲,甚至還有人員傷亡?!蓖?,“你知道是誰做的嗎?”
  
      “你覺得是誰做的?”文森反問一句,而后道,“她沒事?”
  
      “僥幸,她并不在酒店?!蓖?,“我們懷疑是希德?!?br/>  
      “和我有什么關系呢?”文森漫不經心的說道,“生意歸生意,威廉,不要胡亂猜測,如果是我出手,芙蕾雅早就沒命了!”
  
      “我只是提醒你一句,和希德交易可以,但不要插手太多,更不要支持他,”威廉道,“你可是至尊客戶?!?br/>  
      “你有搞錯了一件事情,威廉,”文森道,“我是客戶,不是你們暗網的人,我可以選擇你們,也可以選擇其他人?!?br/>  
      “所以才是提醒?!蓖玖艘豢諂?,“我們之前不是合作的很好嗎?為什么會落得現在這種地步?”
  
      “別用這種惡心的話來惡心我,”文森道,“說到底還是利益,我們兩方的利益沖突的時候,你不會手軟,而我也會拼命爭取……所以,閑話就不要多提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夠了?!?br/>  
      “你說的不錯!”威廉認同道。
  
      “那就到這里!”文森挑眉道。
  
      “祝你好運!”
  
      “……”
  
      電話掛斷,文森搖搖頭,渾身輕松的坐在躺椅上,而后慵懶的躺下,仿佛之前遭受的壓力,全都不存在了一樣。
  
      ……
  
      芙蕾雅死里逃生。
  
      她并沒有準備在酒店住太久,剛準備換地方。
  
      沒來得及換手續,她就被西雅約了出去,之后才知道酒店出事。
  
      “運氣好!”
  
      西雅輕笑道,“躲過了一截,聽說是非常三個專業的人?!?br/>  
      “看來這里已經不安全了?!避嚼傺胖遄琶紀紛謁悅?。
  
      “的確不安全,”西雅點頭道,“隨著消息的流傳,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過來尋找信物,我們的計劃要加快了?!?br/>  
      “可是,沒有人能找到信物?!避嚼傺捧久嫉?,“沒有信物的話,暗網那邊是無法和我們正式達成合作的?!?br/>  
      “為什么不拋開信物,專注的對付希德?”西雅正色道,“我們以前很難確定希德的真實行蹤,如今他就和我們同一個城市,如果借助暗網的力量,應該不能找到他吧?”
  
      “這……”芙蕾雅有些怦然心動。
  
      “波士頓有我們的人,而且隨時可以從華盛頓和新罕不什爾調集力量,”西雅道,“干掉希德,我們的局面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到時候無論誰有信物,我們才掌握主動?!?br/>  
      “你說的不錯?!避嚼傺諾閫返?,“我們不能坐以待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