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憶大師 > 第七章 秘密見面

一起来捉妖最强妖精:第七章 秘密見面


      盡管看到照片之后,就有些認定,但是結果一出來,無論是文森還是柳雯月,都有些愣神,柳雯月是因為突然多了一位同父異母的弟弟,而文森則更加的復雜,誰都無法想象他此時的心情。
  
      “走吧,我們先離開!”文森輕聲道。
  
      柳雯月木然的點頭,抓著鑒定書,被文森推動者,走出了中心。
  
      車上,兩人全程無話。
  
      文森不知道怎么開口安慰,他也沒心情去做柳雯月的工作,而柳雯月則看著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到別墅之后,兩人各自回房間,一直到吃晚餐的時候,兩人才相繼下來,柳雯月看起來很正常,換了一身白天買的新衣服。
  
      “你真的能幫我到波士頓大學就讀?”柳雯月邊吃邊問道。
  
      “當然,這不是難事?!蔽納閫?,看著她,“決定好了”
  
      “嗯,”柳雯月頷首,“其實讀研的時候感覺很痛苦,沒有談心的朋友,每周只能和小蝶在網上聊,能出國讀書也好,趁此機會我好好的考慮以后的事情,柳家那邊也需要知會……”
  
      “這些都不需要在意,”文森道,“我會和柳家溝通,直接給顧銅老頭打電話,有他開口,肯定沒有問題的?!?br/>  
      “希望吧!”柳雯月有些心不在焉的夾著筷子,“不知道為什么,確定多了一個弟弟,心里竟然有一種喜悅和輕松,我……”
  
      “這很正常,不要多想,”文森打斷她道,“血緣關系最親近,也最為難得,和你母親的那些親戚不同,這個人和你是一個父親,可以說是你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當然得排除我?!?br/>  
      柳雯月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她此時的心情很矛盾,得知消息的時候,很痛恨從未見過的父親,但真的確定多了一個弟弟的時候,又不可抑制的產生了一些欣喜,如文森所說,本來孤單的她,多了一位親弟弟。
  
      文森沒在意她的眼色,邊吃邊道,“那么你準備什么時候去見雷戈?我想他如果知道自己多了一位姐姐,肯定會很高興?!?br/>  
      “很高興嗎??你確定?”柳雯月撩開青絲,淡然道,“我不認為他有多高興,我們的父親可是徹頭徹尾的渣男,我們的母親都是因為他而香消玉殞,你覺得他會很高興?”
  
      文森面色一僵,繼而臉上露出苦笑。
  
      的確,他沒有站在雷戈的立場上去想這件事情,他可是和柳雯月一樣,從小就沒有父親啊。
  
      和柳雯月被收養不同,雷戈和母親相依為命,從小缺少父愛,對從未謀面的父親,心里肯定充滿怨恨吧?
  
      文森心里暗嘆,哪怕在米國,這樣的混蛋父親也是不受待見的。
  
      突然多出一位姐姐,哪里能順理成章的接受?
  
      他搖搖頭,眼下想這些全都無用,最好先接觸雷戈,看看他的心意再說,否則的話,冒然相認恐怕會適得其反。
  
      這都是些什么事情???
  
      文森感到心累,他沒想到繼承了王海的記憶后,會有這么多麻煩事情,公事私事一大堆,他還得像個保姆一樣什么都得過問。
  
      “在想什么呢?”柳雯月問道。
  
      “沒什么,”文森回過神來道,“你說的不錯,相認的事情,還是要多考慮,不管怎么樣,都得等你來波士頓之后再說?!?br/>  
      “嗯,我也是這么想的?!繃┰碌?。
  
      “明天幾點的飛機?”文森問道。
  
      “下午三點多吧!”柳雯月道,“回去之后,還能休息一會?!?br/>  
      “那還行,”文森道,“明天上午我們去海邊,晚上早點睡!”
  
      “好!”柳雯月點頭。
  
      用過晚餐,柳雯月就返回了房間,開始整理行李。
  
      既然決定了來波士頓讀書,那么她就不介意住在這里了,白天買的很多東西,全都發放在房間里,只收拾幾件常用常穿的。
  
      隨后,她就坐在床上,開始聯系丁小蝶。
  
      自丁丁離開之后,丁小蝶在劍橋越發的努力,基本上沒有休息的時間,波士頓和倫敦相差四個小時,柳雯月剛吃完晚飯,而倫敦已經是深夜,但可以看到丁小蝶依舊沒有睡。
  
      柳雯月來波士頓的目的,只有丁小蝶知道,她連柳家都沒有告訴,雖然打擾丁小蝶很抱歉,但她已經沒人能傾訴了。
  
      ……
  
      第二日,文森帶著柳雯月在波士頓海邊游玩,也租了一輛游艇在海上航行,當日天氣不錯,太陽高照。
  
      之后去了海鮮餐廳吃飯,又在海洋館逛了逛,午后去了咖啡廳,還在柳雯月的要求下,陪她去了維密實體店。
  
      一直到柳雯月上了飛機,文森才松了一口氣。
  
      “**,我們去哪?”理查德開著車問道。
  
      “去……波士頓大學?!蔽納兇叛劬Φ?,“正門?!?br/>  
      “好的!”理查德立馬打著轉向燈,朝波士頓大學駛去。
  
      波士頓大學的研究生入學申請時間,一般截止日是一月十五或者十二月一日,也有可能會提前到十一月一日。
  
      這對文森來說并沒有困難,來之前提前給辦公室打了電話,昨晚上也事先和院長辦公室聯系過了。
  
      柳雯月的成績不差,加上文森在推動,除開有其他條件的學院,可選擇的是教育學院,文理學院和商學院。
  
      文森沒著急下決定,他還要詢問柳雯月的意見,并且最好柳雯月那邊盡快辦理留學的相關手續,來學校進行面試。
  
      這些都是小事,就算柳雯月面試成績不理想也沒關系,反正文森掌握學習之家,給她找一些專業老師線上教導就是了。
  
      打通了學校的關系之后,文森離開了大學,前往薩摩維爾。
  
      在薩摩維爾,他有一棟單獨的別墅,一開始是提供給學習之家的成員們進行辦公用,后來梅蘭妮來了之后,開設了波士頓分公司。
  
      這里就被空了出來,文森在這里沒住幾天,倒是把鑰匙交給了李淑珍,把這里交給了互助會使用。
  
      房門打開,四周都很干凈,文森面無表情走上樓,羅森和理查德并沒有跟隨,文森讓兩人在車里。
  
      “出來吧!”文森站在樓梯口道。
  
      樓上房門被打開,一個穿著西裝,帶著墨鏡的女人,單手插兜,一手扶著房門,看著文森。
  
      “芙蕾雅·唐古?”文森道。
  
      “是我!”芙蕾雅道,“進來談吧!”
  
      文森頷首,邁步走入房間里。
  
      昨天晚上,文森接到了暗網的消息,亞雷特有人通過暗網約見他,文森想了想,還是答應見面,地點就定在這棟別墅里。
  
      主要是為了保密,亞雷特訓練營的人身份都有些敏感,誰也不知道他們的偽裝身份是什么,文森不想節外生枝。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不想亞雷特訓練營的人打擾到柳雯月,等柳雯月安全離開之后,文森和亞雷特訓練營的人見面就沒有顧忌了。
  
      房間有些昏暗,窗簾拉上了,遮擋了光線,女人坐在陰暗的長椅上,文森則坐在沙發上,臉色平淡,讓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亞雷特訓練營,是二次戰爭時期的特種訓練營,”芙蕾雅開口道,“主要培養間諜、特工、情報員、死士等,后來隨著和平的到來,最終訓練營開始失去作用,各種原因下,成為了雇傭兵訓練營,在暗世界活動,努力的生存?!?br/>  
      “和我說這些做什么?”文森問道。
  
      “你把信物藏的很好,我們費盡了各種方法都沒有找到,甚至一點痕跡都沒有,”芙蕾雅道,“讓你自愿交出信物,那是奢望。我收集了你所有的情報,也有暗網提供的高價值情報,綜合分析之后,才決定和你見面……你也在等我,不是嗎?”
  
      “你很聰明,”文森道,“我不否認對亞雷特訓練營有想法?!?br/>  
      “如果想要成為亞雷特訓練營的主人,那就要了解這些!”芙蕾雅道,“訓練營原本有四位隊長,但這些年內斗之后,就剩下以我為主的女派,以及希德·洛克為首的男派?!?br/>  
      “有什么不同?”文森問道。
  
      “我們女派,以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職業活動,主要的領域就是情報,資金,暗殺,而希德的男派,主要是雇傭兵,他們有自己的軍火渠道,甚至還和某些地方政府不清不楚?!避嚼傺諾?。
  
      “所以呢?”文森問道。
  
      “如果你想成為亞雷特訓練營的主人,就必須讓亞雷特訓練營統一,”芙蕾雅認真道,“否則,就算你有信物,也只是表面上的首領,更重要的是,一旦你成為首領,就會遭到希德的暗殺?!?br/>  
      “為什么你們不分開?”文森沒被嚇到,反而問。
  
      “亞雷特訓練營有自己的秘密渠道和關系網絡,一旦分開,損失的是自己的實力,而且我們并非沒有對手,歐洲國家一直都在打壓我們的生存空間,更有暗世界的勢力對我們虎視眈眈?!避嚼傺諾?,“你最好盡快做出決定,希德不像我這樣好說話,他根本懶得見你,雖然礙于規矩,他不會對你出手,但你擁有信物的消息會傳播出去,到時候其他人對你出手,也沒違反規矩?!?br/>  
      “這樣嗎?”文森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