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憶大師 > 第十七章 尋求幫助

一起来捉妖那些妖精值得培养:第十七章 尋求幫助

    多麗絲·索默教授,依舊是一副干凈、優雅、知性的打扮,盡管歲月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跡,但魅力卻并沒有消減。
  
      她具有這個年齡階段的成熟、博學等氣質,僅僅是第一眼就讓人難忘,對感性的人來說,這就是眼緣,對理性的人來說,這就是成熟之后的沉淀,是時間流淌下的底蘊的塑造。
  
      李淑珍第一次面對面的和教授交談,第一時間就被教授的魅力所征服,頗有些艷羨的站在一邊,看著文森和教授交談,心里卻在暗自想著,幾十年后的自己,是否有教授這般的風采?
  
      寒暄之后,依次落座。
  
      索默教授嘴角含笑的看著文森,“我其實一直都想去找你,想和你好好的交談一下,可惜一直都沒有合適的機會,沒想到你今天倒是找上門來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煩了?”
  
      “教授,難道學生只有遇到麻煩了才會來找您?”文森委屈道。
  
      “我是教授,解決學生的麻煩才是本職工作,”索默教授笑道,“如果不是懷著問題而來,我還不歡迎呢!”
  
      “教授慧眼如炬,學生的確是遇到了麻煩!”文森立馬老實道。
  
      不能在索默教授面前耍嘴皮子,索默教授可是教育界的大拿,什么樣的人沒見過?什么樣的人沒鉆研過?還是真誠老實點為好。
  
      “這樣多好,直來直去,你既然是生活在紐約,就別學華裔學生那樣遮掩,”不輕不重的點了一下文森之后,索默教授道,“我來猜猜,是不是學習之家,又要作出改變了?”
  
      “您怎么知道?”文森訝然道。
  
      “除了學習之家遇到了困難,你還會來找我?”索默教授沒好氣的說著,瞪著他道,“你這小子,我先前就說過,有什么困難就來找我,結果學習之家成立兩個月,就是從我這里要去了幾位研究生,生怕欠我多大的人情一樣。如果不是我給克萊曼打了招呼,你以為學習之家還會成功運行到現在?!?br/>  
      “多謝教授!”文森立馬站起來鞠躬道謝。
  
      當初學校想要投資他的學習之家,雖然被他拒絕,但也不該風平浪靜,文森早就猜測,這里面肯定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如今看來,果然是索默教授出手了嗎?
  
      也對,只有索默教授這樣的人,才有這樣的影響力吧!
  
      “別和我客氣,”索默教授道,“主要是學習之家的模式不錯,運行的也很好,你也不錯,否則我是不會出手幫你的!”
  
      “無論怎么樣,還是要感謝您的照顧?!蔽納?。
  
      “行了,別來這一套,說說今天找我什么目的?”索默教授道。
  
      “您猜的沒錯,我準備對學習之家進行第三次改版了!”文森道,“這次改版,主要進行兩個方面,第一,就是加入教師等級,進行實名認證,開辟教師專欄,第二就是打通線上和現實的界限,開辟大學生上門家教服務?!?br/>  
      “詳細的說說!”索默教授道。
  
      “好!”文森點頭。
  
      接下來,就是詳細的解釋場景了。
  
      文森為了這次的見面,做足了功課,不是讓他來解釋,而是讓李淑珍來,一是相比文森這位創辦者,李淑珍是參與者,親身經歷了學習之家,更有說服力,二則是某些夸贊的話,文森不好說出口,三就是同為女性之間,認可度會更高。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文森有意在學校里面,扶持李淑珍,讓她成為自己的代言人。
  
      來之前,文森和李淑珍詳細的聊過,彼此交流了很多,包括學習之家,以及未來的規劃方面,全都暢談過,她獲得了文森的認可。
  
      李淑珍接到文森的示意,立馬打起精神,在索默教授的目光注視下,開始說起了這次改版的情況。
  
      總的來說,這次改版,除了加入了提供大學生上門家教服務之外,其他的都是預定好計劃之中的事情。
  
      教師線上等級,按照學校的等級劃分,在學校里是什么職位,在線上就會顯示具體的職位,不同等級的教師,按照鉆石的顏色和數目來劃分,顏色表示不同教師的等級。
  
      比如,普通的講師是透明的鉆石,副教授是淡紅色鉆石,教授是粉紅色鉆石,副院長是橘黃色的鉆石等等。
  
      每一位教師,不管是什么等級,只要上線認證,初始就一個鉆石,想要提升鉆石等級,有兩個方面,一是線上獲得學習幣達到一定的程度,二就是獲得的好評多寡。
  
      這方面有科恩那邊詳細的完善相關的制度,技術部門也早在二次改版的時候,就開始提前鉆研,如今已經可以完全支持此次改版。
  
      引入教師,是學習之家的發展必然趨勢,也是學習之家將近萬名會員的強大需求,它能幫助學習之家,完善從上到下的結構,也體現了上層指導中層,中層帶動下層的互惠互助的發展思路。
  
      這個很好理解,索默教授也很贊同。
  
      關鍵是文森臨時加進來的大學生提供上門教教服務的事情,這讓索默教授感到了不同尋常,她本以為學習之家,只是線上模式,沒想到還會進入家教領域。
  
      所以,她揮手打斷了李淑珍,目光看向文森,她要文森親自解釋,不是故意為難,而是想知道這位創始人的想法。
  
      “家教上門服務,目的不是為了掙錢,而是為了擴大影響力,同時從實際上建立學習之家的信用制度!”文森胸有成竹,“教授,您比我更清楚,國內家教行業,收費是多么的不平等和混亂?!?br/>  
      索默教授點頭,作為教育領域的研究者,她當然明白,自從進入千禧年之后,越來越多的富豪階層,注重精英教育,很多富人不惜花費重金聘請家教,甚至會對退休的教授們下手。
  
      這樣的行為,結果造成了家教行業的混亂,時薪越來越高,待遇越來越好,最終中產階級無法負擔,而富人其實所需要的家教人數就那么多,根本比不上中產階級的人數。
  
      就造成了大量的資源浪費以及惡意競爭,有需要的家庭,無法獲得相關的專業家庭教師,部分專業的家庭教師又無法競爭,被壓入了行業底層,更糟糕的是,一些敗類混合其中。
  
      比如,捏造學歷,有偷盜、猥褻、偷拍甚至是強女干等行為。
  
      這些敗類甚至越來越多,之所以如此,就是因為富人們的惡意抬高價格,對他們來說,幾十萬美金根本不算什么,只要能讓子女們獲得良好的教育,但這一筆筆高薪落下來的后果,卻是打破了平衡。
  
      偏偏這是個資本至上的國家,追逐高薪是天經地義的,他們習慣了商業化,習慣了講錢,在道德和節操方面,根本無法保證。
  
      “學習之家提供的上門家教服務,就是為了改變這一情況而出現的,”文森道,“我們會在線上,根據大家的評論,選出人氣高,口碑好的指導員,在線上接取上門服務的訂單?!?br/>  
      學習之家的網站上,會開辟出專門的家教服務訂單,下單的家庭必須得到父母的認可,開啟實名制以及上傳家庭正面照片,還要在見到上門服務的指導員的時候,簽訂一份合約。
  
      合約的內容很簡單,就是保證在指導員對孩子們進行教導的時候,不得隨意干涉,不能發出噪音等等,只是簡單的約束條件,但卻必須遵循,否則家教上門服務的資格將會被免除。
  
      而指導員也有自己的要求,比如在進門的時候,就要打開隨身攝像頭,確保拍攝到家庭的正面,只要不出來,就會一直打開。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學習之家的團隊已經在研究云儲存,相信等云儲存技術開發出來了,會很容易達成。
  
      除此之外,每次家教完成之后,孩子和父母,可以在線上提交訂單評價,和外賣評價一樣,有等級之分,但更加全面。
  
      孩子們是在學習上的評價,比如這位指導員是否耐心指導了問題,是否詳細的解釋了自己的疑問等等。
  
      父母則是對指導員的日常表現作出評價,比如是否準時,如果不準時,是否有合理的理由,是否有冒犯的行為,有哪些失禮的地方?
  
      教導能力和行為表現,兩個方面給指導員們進行評分,如果對這位指導員不滿意,則可以直接換人,換到滿意為止,但必須要有理由,如果是無辜的隨意換人,會被網站懲罰的。
  
      林林總總,還有很多。
  
      “指導員們上門服務,首先在時薪上,我們定下的標準是市場的平均水準,以此來和需要家教服務的家庭商談,”文森道,“這樣一來,隨著規模的擴大,會有效的改善相關領域的問題?!?br/>  
      “其次,也是對指導員們的一種鍛煉,讓他們積極發揮自身的能力,通過家教服務,鍛煉自身的才能,畢竟線上雖然方便,但不如面對面教導真實?!?br/>  
      “還有就是,線上和線下的結合,不說給學習之家帶來的影響力和利益,對大學生們來說,這也是他們一次難忘的實習經歷,更重要的是,線下的服務,為以后積攢了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