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憶大師 > 第五章 特別手段
返回酒店的時間,是下午五點三十。
  
  整個下午,文森就在城隍廟附近逛了逛,品嘗了一些美食,韓文靜全程陪同,卻沒有笑臉。
  
  出租車上,韓文靜非常不舒服的扭動兩下,自從上車之后,文森一直盯著她,這讓她非常不自在。
  
  “你在干嘛?”韓文靜忍不住問道。
  
  “我在想,你是哪里人?湘江?贛州?蜀都?”文森道。
  
  “直接問就是了,為什么要想?”韓文靜無語道,“毫無意義!浪費時間,浪費腦細胞,浪費精力,無聊……”
  
  “那么你愿意告訴我,你來自哪里嗎?”文森道。
  
  “為什么?”韓文靜挑眉道,“為什么這么在意?”
  
  “因為,我正在嘗試給你進行側寫!”文森道。
  
  “側寫?你的意思是,正在用心理測試來嘗試解讀我?”韓文靜饒有興趣的看著他,“有什么收獲?”
  
  “你知道?”文森有些驚訝。
  
  “水木大學研究生畢業,選修心理學!”韓文靜斜眼看著他,“讓我瞧瞧你的水平,中學生!”
  
  文森臉上露出屈辱之色,卻又無可奈何,小姐姐可比他大,而且說中學生貌似沒錯,畢竟他的確沒畢業。
  
  輕微咳嗽了一聲,文森開口道,“那我說了,不要生氣!”
  
  “我不會生一個小孩子的氣!”韓文靜嘴角一翹。
  
  “最好這樣,”文森輕聲吐氣,目光變的深邃,臉色平淡道,“你是個好強,不認輸的女人,生活在農村的你,不堪窮苦的生活,不斷的逼迫自己向上,不可避免的產生了金錢崇拜,以及對精英層的向往以及上流圈的憧憬!”
  
  “我的確來自農村,”韓文靜淡淡的說道,“但不拜金!”
  
  “你的表現可不是這樣的,”文森道,“你討厭街頭美食,享受環境優雅的餐廳,然而在下午逛街的時候,你又興致勃勃,并且了若指掌,這種矛盾……”
  
  “我負責接待和安排客人,ok?”韓文靜沒好氣道,“來的多了,自然對這些了若指掌?!?br/>  
  “問題是,你接待的人,不會去城隍廟?!蔽納?,“起碼不去那種人多的小吃廣場,不僅不優雅,反而會失了身份?!?br/>  
  “那也不意味著我拜金!”韓文靜淡淡的說道。
  
  “你生氣了!”文森笑道,“你說過不在意的?!?br/>  
  “但我依舊是個女生,”韓文靜看著他,“你在學校里,肯定不招人喜歡,尤其是女生,你不會連女朋友都沒有吧?”
  
  文森苦笑,都不知道說些什么了。
  
  韓文靜這個女人,聰明,知性,時尚,能力和學歷都很強,但就是性子冷了一些,還有就是有些拜金。
  
  文森本想借此機會好好聊一聊,但卻發現這女人把真正的自己藏的很深,畢竟是第一次見面,文森還突破不了她的心防。
  
  不過這也沒什么,不至于讓文森有挫敗感,畢竟只是心血來潮,不是對韓文靜感興趣,而是想印證自己的側寫能力。
  
  在過去的時間里,文森偶爾和吉森·吉迪恩聯系,吉迪恩會推薦一些相關的書籍,他認為文森的天賦不能浪費。
  
  文森把這方面的書籍,當做休閑書來看,倒也津津有味。
  
  車內安靜了下來,韓文靜似乎真的生氣了,扭著頭看向窗外。
  
  晚飯定在了晚上七點,這個時間,蘇一洋正好有空,他顯然有些話想和文森說,或者是想關切這位老朋友的侄子。
  
  不過,在和文森見面之前,他先見了韓文靜。
  
  兩人就坐在大堂內的沙發上,韓文靜正在匯報這一天的情況。
  
  包括文森的提前離開,以及在車上的談話。
  
  “你認為他怎么樣?”蘇一洋問道。
  
  “未成年,好奇心重,自以為是,小聰明,”韓文靜不客氣的點評,“但接受過良好的教育,自律,時間觀念很明確?!?br/>  
  “是嗎?”蘇一洋道,“你能保證他不亂跑嗎?”
  
  “很難,”韓文靜搖頭道,“如我所說,他好奇心重,還是華國通,可以和出租車司機聊天,和小販聊家常,完全不像是一個土生土長的紐約客,更像一位華國人?!?br/>  
  “那就更要看好他了,”蘇一洋淡淡的說道,“我那位朋友,需要文森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不能讓他一個人跑了!”
  
  “你的意思是,監控?”韓文靜試探道。
  
  “隨身?;?,”蘇一洋說著,抬起手,打了個響指,一直站在柱子旁邊的保鏢走了過來,“這是虎子,他就是你們的保鏢兼司機,我只有一個要求,無論文森去哪,你們必須跟在身邊!”
  
  “如果他需要去杭城呢?”韓文靜道。
  
  蘇一洋眉頭一皺,“杭城?”
  
  韓文靜點頭,“他拐彎抹角的試探,說出了在去首都觀看奧運之前,想要去四處走走,杭城似乎是第一站!”
  
  “旅游的話,沒有問題,”蘇一洋點頭,“所有的費用都來找我報銷,標準的話,按照最高!”
  
  “我知道了!”韓文靜點頭。
  
  蘇一洋又詢問了一些事情,而后直接離開,去了樓上的餐廳。
  
  叫虎子的保鏢跟著他上樓,而韓文靜則坐著沒動,看著手上的支票,她笑了笑,其實文森側寫的沒錯,自己的確拜金。
  
  蘇一洋作為魔都酒店行業的驕子,怎么可能會把一個明顯有性格缺陷的人放在安排和陪同客戶的位置上?
  
  真實的情況是,蘇一洋需要用到韓文靜的側寫能力,通過頻繁的接觸,去分析客戶的心理,建立人物詳細的側寫檔案。
  
  一位外表冰冷,但身材好,又有學識的美貌東方女子,總能讓男人忍不住想要挑戰一下。
  
  而他們不知道,自己在享受狩獵和征服的過程中,所有的表現,全都落在了韓文靜的眼中,并且化作一個個側寫的依據。
  
  當然,側寫并非萬能,甚至心理學都不被認為是一門科學。
  
  但,蘇一洋要的不是科學研究,只要能幫他完成商業目的,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韓文靜在這個位置上三年,功勞不小,回報自然不低,否則的話,也吸引不了水木大學的研究生呀!
  
  這就是蘇一洋的手段。
  
  而對這一切一無所知的文森·施內特,此刻正在和蘇一洋共進晚餐,吃的不再是西餐,而是典型的華國美食。
  
  和蘇一洋這樣的驕子吃飯,永遠都不會擔心氣氛會沉悶,在文森面前,蘇一洋完全放下了面具,表現的非常平易近人。
  
  不過在聊天之中,文森也得到了幾個信息。
  
  一,是弗蘭奇幾乎每隔幾個小時打電話過來詢問情況,這讓蘇一洋惱火的同時,不得不加強對文森的?;?,所以安排了一位保鏢。
  
  二,是文森雖然是華國通,但因為奧運的緣故,涌入華國的人實在太多,韓文靜是必須跟在他身邊的助手,不能擅自離開。
  
  三,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蘇一洋幫忙,不準撒謊,不準不辭而別,只要做到這些,文森的假期會非常愉快。
  
  蘇一洋拐彎抹角的說這些,讓文森好笑之余,也不得不點頭答應,雖然蘇一洋的安排,不利于自己的行動,但文森也知道,自己的身份畢竟是個問題,華國盡管平安,但指不定遇上什么事情。
  
  有人陪著也好,至少碰到了麻煩,不會手忙腳亂。
  
  吃了一個多小時,主要是在聊天,文森倒是吃的很飽。
  
  蘇一洋在飯后離開,做老板的總不會有文森這般清閑。
  
  此后兩天,文森接受了韓文靜的安排,由虎子開車,帶著他去想要的目的地,外灘,東方明珠,戲劇學院等等,各種想要去的地方,文森都在這兩天逛了一遍。
  
  拍了不少照片,晚上處理好之后,文森就傳到推特和臉書上,分享給小伙伴們,引來了不少的羨慕。
  
  尤其是各種美食照片,文森時不時的上傳炫耀,讓小伙伴們,尤其是盧瑟,羨慕的牙癢癢。
  
  晚上九點,
  
  文森收拾好了行李,端了一杯熱水,坐在了電腦前。
  
  明天,他就要去杭城,開啟自己的旅程。
  
  再此之前,他需要確認顧銅的情況,這人是特殊部門的退休人員,保不齊暗中有眼睛,所以文森并沒有自己動手,而是找了一家私人事務所。
  
  文森給了事務所三天的時間,今天正好就是第三天,好在他們效率還不錯,當然這也是金錢的魅力,文森可是給了三萬定金,并且還提供了詳細的地址,調查起來并不難。
  
  點開郵件,文森仔細翻看事務所傳來的資料。
  
  首先就是一張清晰的顧銅臥病在床的照片,和記憶中相比,他的確清減了很多,基本上就是個皮包骨,但人就是那個人沒錯了。
  
  看到照片,確認了人,文森松了一口氣,心里有些振奮。
  
  找到了顧銅,那么接下來就是和他接觸了,王海的記憶中,能有資格知道林清書下落的只有這么一位。
  
  文森繼續翻看資料,旋即眉頭就皺起來了。
  
  這顧家最近可是風波不斷,顧銅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全都結婚生子,只是老二一家似乎鬧出了家庭問題,最近正在鬧離婚,孫女叛逆的離家出走。
  
  老大一家是做生意的,似乎是生意出了什么問題,忙的焦頭爛額,而且顧家長孫,還涉及強女干殺人,被關押起來。
  
  難怪顧銅會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