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憶大師 > 第十章 情緒爆發

  盧瑟茫然的看著兩人快問快答,盡管他最近學習很用功,但他的選修課可不是中文,根本聽不懂兩人說的話。
  只是看到文森臉色變化,立馬知道出現了一些意外的情況。
  “什么情況?”盧瑟問道。
  文森搖搖頭,沒有和他解釋什么,而是冷眼看著二狗,“我倒是忘了,你最得意的可不是左手劍,而是炸彈狂人?!?br/>  “我現在越來越確定,你就是他留下來的種子,”二狗認真的看著文森,“給你個忠告,知道的越多,下場就越慘?!?br/>  “比如你?”文森淡然問道。
  “比如他!”二狗冷哼一聲,“你以為他為什么要申請終結?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知道太多,根本沒有活路?!?br/>  “聽起來怨氣重重,”文森道,“你該恨的是你們的機構,而不是他!他也不想這樣,甚至沒的選擇,這不是他的錯!”
  “不,他還有選擇!”二狗冷眼看著他,“以他的身手,完全可以在被發現的時候大開殺戒,以身殉國,而不是茍延殘喘十年!”
  “聽起來,他似乎成為了你們的負擔,還是你眼中的恥辱!”文森平淡的問道,“就沒考慮過,他的茍活,是有苦衷或者目的?”
  “任何目的,都比不過國家利益!”二狗冷哼道。
  “如果這個目的,就是?;す依婺??”文森臉上露出嘲諷之色,“沒有調出清楚,就怨恨連連,沒見面之前,我還期待,見面之后,你讓人非常失望!”
  “無所謂,”二狗斜眼看了一下盧瑟,“你不過無名之輩!”
  “很好,”文森冷聲道,“開門見山,不必饒話,說清楚卡麗的事情,今天的一切就當沒發生過,不然……”
  “你似乎沒搞清楚狀況,”二狗打斷他的話,“整棟樓房的承重墻上都布置好了炸藥,沒有我的允許,你走不了!”
  “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高,也不要看低別人!”文森上前兩步,冷冷的看著他,“我相信他告訴過你這句話,可是每次你都忘記!”
  “你想說什么?”二狗迎著文森的目光問道。
  “我們近在咫尺,就算爆炸之后,大樓倒塌,我也有把握把你留在這里,”文森道,“況且,觸動炸彈的關鍵是什么呢?我沒記錯的話,你永遠都是留有后路的人,所以……”
  他飛快的抓住了二狗的左手,冷聲道,“你的脈搏?”
  二狗看著他,臉皮跳動,一字一句道,“你怎么知道?”
  文森冷哼一聲,松開手道,“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還要多,所以不要刷什么花招,告訴我是誰要對付卡麗?”
  “如果你了解我,就應該知道,想要從我嘴里撬出東西是不可能的!”二狗淡淡的說道。
  “的確,”文森點頭,漫不經心道,“除非拿捏到你的軟處,那么你猜我知不知道你的軟肋是什么呢?”
  二狗面色徹底變了,文森對他了解太透徹了,透徹到二狗心中生出寒意,他完全不敢賭,也賭不起。
  “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坐下來談!”文森說著,拉開白色的篷布,露出有些破舊的沙發,直接坐下來。
  “不必這么麻煩,”二狗深呼一口氣道,“如果你真的知道那么多的話,就應該明白,對付卡麗的人,都是她的老朋友!”
  “老朋友?”文森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她是你的母親,所以對她的過往,你應該有所了解!”二狗臉上露出譏諷之色,“來自小城鎮上的不良女,機緣巧合被某個組織看重,并且開發她身上的某些特質!”
  “收起你的情緒,否則我不介意收拾你!”文森淡然道。
  二狗面色一僵,眼中出現惱怒之色,但內心里卻升起無力感,他都不知道文森是從哪里蹦出來的,根本打不過他,簡直丟臉到家。
  看著文森似笑非笑的眼神,二狗無奈直接告訴他知道的一切。
  不出文森的預料,并非魔眼組織的手筆,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魔眼組織非常專業,盡管程序化嚴重,但做事非常的細心。
  而今天鬧的這一出,不僅動靜大,而且還非常粗糙,毫無計劃。
  按照二狗的說法,這是卡麗早年遺留的問題,她曾經在墨西哥執行一項任務,得罪過當地的毒梟,不是簡單的得罪,而是讓人家有利益上的損失,還有生死恩怨,最后是魔眼組織收尾,壓下了這件事情。
  本以為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但其實并沒這么簡單。
  這要說起魔眼組織,這個組織在十五年前,正在成長,并且是吞并式的發展,大魚吃小魚的方式讓它迅速壯大。
  幕后的掌管者,盡管手段驚人,但依然留存了不少問題,比如內部出現各種派系,而卡麗所在的組織也被吞并,并且原本的對頭組織,也被吞并在魔眼組織內。
  盡管成為一家人,但恩怨并沒有就此消散,而是繼續不斷的互相算計,魔眼組織顯然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為這會給組織帶來一股很好的競爭風氣。
  那段時間,組織內外氣氛都非常的恐怖,但與之帶來的利益卻是非常大,也讓魔眼組織在那段時間里威名赫赫。
  問題在這里,為了對付卡麗這一派系的人,對手和毒梟合作,暗中開始對付卡麗,并且在往后的任務之中,頻繁阻擊卡麗。
  結果,卡麗大開殺戒,利用官方力量,對毒梟進行掃蕩,盡管毒梟跑掉,但老窩被端,三個兒子,兩個被抓,一個被殺。
  生死大仇,就此結下。
  往后,卡麗認識了文森的父親,很不幸的陷入愛河。
  組織要清理兩人,但文森的父親死后,就沒有了任何動靜。
  “一個愚蠢的女人,為了自己的兒子,甘愿冒著暴露的風險,給曾經的熟人打電話,想要借助組織資源調查你被栽贓的事情!”二狗臉上露出嘲諷的笑容,“多么偉大的母愛?”
  “是啊,多么偉大的母愛,”文森淡然的說道,“不像有些可悲的人,連母親都沒有,母愛是什么,恐怕都體會不到吧?也難怪,會背信棄義,不認自己的師傅!”
  “我再說一遍,他不是我的師傅!”二狗激動的大吼道。
  “也許吧!”文森手指在耳朵里掏了兩下,“也許,他也不想認你呢!畢竟有你這樣的徒弟,實在是有些可悲!”
  說完,他不在理會二狗,直接帶著盧瑟出門。
  “最后的警告,”站在門口,文森都沒回頭,聲音非常平穩,“遠離卡麗,遠離我,她不需要你的?;?,我不需要你的監視,下次在讓我發現你在周圍,我絕對不會在留手,說到做到!”
  沒等二狗回復,他直接帶著盧瑟離開了。
  兩人下了樓梯,一直到走出這棟大樓,盧瑟都是一頭霧水。
  “你們兩個,到底說了些什么?”盧瑟抱怨道,“完全聽不懂,我在旁邊好像是木頭人,全程看著你們演出,這感覺并不好!”
  “我現在的感覺也不好!”文森頭也不回的說道,“不得不面對甚至處理父母過去遺留的問題,甚至有可能大開殺戒!”
  “大開殺戒?等等!”盧瑟拉住他,“有這么嚴重?”
  “比想象的嚴重,”文森看著他,“簡單說吧!卡麗曾經得罪了一名毒梟,現在他發現了卡麗,時隔十五年的復仇,明白?”
  “的確非常嚴重!”盧瑟道,“我想,是不是讓我爸媽去加州躲避一下?你知道,盧修斯正在進修,或許……”
  “不,”文森搖頭道,“在紐約很安全,去加州反而是送上門!我們最近才登上新聞,不是嗎?”
  “但他們是在紐約動手的!”盧瑟叫道。
  “準確的說,是機場外的大道上,”文森道,“他們就像獵狗,等待時機,而后出手,有可能是剛得到消息,來紐約調查一番,而后碰巧找到了這個機會!”
  “你的意思是說,這是一場意外的試探?”盧瑟道。
  “也許!”文森點頭。
  “也許?”盧瑟突然火大道,“這可不是我要的答案,文森!所有的事情,不能建立在猜測上,我們要?;さ氖羌胰瞬皇萇撕?!但是看看你現在,你的態度很讓人擔心,尤其你對我表現出的不信任!”
  文森驚訝他的爆發,但是很快意識到自己再次忽視了他。
  這似乎是王海的影響,習慣性的獨自面對問題,因為王海是傳奇,沒人能跟上他的節奏,當他的第三位搭檔被殺之后,王海就是一個人出任務。
  文森不僅受到影響,選擇獨自面對問題,還下意識把盧瑟排斥出去,出發點當然是好的,就是想讓盧瑟不受到傷害,但問題在于,文森內心希望盧瑟可以幫到他。
  而實際上,盧瑟此時有能力幫到他。
  這無疑是有矛盾的,來自王海和文森自己的矛盾產生這種結果。
  “我沒有不信任你,盧瑟!”文森認真的看著他,“只是我們面對的不再是學校里的混混,也不路過的搶劫犯……”
  “我知道,”盧瑟道,“所以你才更應該相信我,而不是選擇隱瞞,你不僅讓我失望,還傷害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