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捉妖那些妖怪厉害 > 超憶大師 > 第四章 圣誕慘案

  空蕩蕩的街頭,昏暗又冰冷,雪花輕飄飄的落下,看起來美的凍人,文森狂奔,一直追著賊人死死不放。
  正是晚上黃金時間,各家派對都在進行,街面上除了流浪漢,就只有一些清潔工,或者急匆匆下班的行人。
  誰都不想在今晚惹事,行人們眼睜睜的看著帶著面罩的家伙飛快的跑過街道,文森也一言不發的跟在后面。
  轉眼,兩人一前一后,來到了羅斯福大道。
  這里是華裔商業區,街上燈火通明,華裔們雖然不過圣誕和平安夜,但他們不介意在節日的時候,和大家歡聚。
  賊人茫然無措,氣喘吁吁的跑到了街道的后面,這是幾家餐廳的后門,堆放垃圾,以及運送一些食材,都會走這條黑暗的街道。
  “前面是死路,你還想跑到哪里去?”文森停住腳步說道。
  賊人雙手拄著膝蓋,急促的呼吸著,“我什么都沒拿,有必要這么緊追不放嗎?今天可是平安夜!”
  “你也說了,今天是平安夜!”文森淡然道,“能在這個時間段出來,肯定是口袋干癟了,我覺得監牢是你今晚最佳的去處!”
  “你想抓住我?”賊人嗤笑道,“就憑你,毛都沒長齊……”
  “一個華裔?”文森開口道,“我猜對了吧?你是華裔,從你的口腔,體型,跑步的姿勢,還有說話的邏輯,完全是一名華裔??!”
  賊人瞳孔收縮了一下,“是又怎么樣?反正你抓不到我!”
  “是嗎?”文森微笑著邁步上前。
  “啊哈,小心點!”賊人伸手入作出掏槍的姿勢。
  “如果你真的帶槍了,就不會一見我就跑了!”文森輕松的攤開手,慢慢的走上前,“就算你有槍,我很懷疑,你敢開槍嗎?”
  “你可以試試!”賊人冷笑,真的掏出一把手槍對準文森。
  “哦,瞧瞧,”文森笑了,“你真的有把手槍,你贏了!”
  “是的,我贏了!”賊人冷聲道,“現在,跪下,雙手抱頭!”
  “什么?我沒聽錯吧?”文森手指在耳朵里掏了掏,“我以為咱們華裔,最討厭就是下跪了!”
  “咱們華裔?”賊人冷笑道,“你是在說笑話嗎?你只是個混血的雜種而已,我不會說第二遍,跪下!”
  “你已經說了第二遍……OK,OK!”文森舉起手道。
  他滿臉無奈,作勢要跪下,然而就在此時,一旁的側門突然打開,一名身穿白衣白裙的廚師,提著一桶垃圾走了出來。
  開門的瞬間,角度問題,他先看到了舉起手正準備跪下的文森,這位可憐的胖廚師,一臉驚詫:“發生了什么……”
  他還沒把話說完,槍聲就響了!
  子彈擊中了他的后背,手上的鐵桶直接掉落在地,而這位胖胖的華裔廚師,則一臉痛苦,口中溢出鮮血,瞳孔急速擴散,而后倒地。
  “法克!”
  文森低聲咒罵一聲,他根本沒想到賊人會開槍,而且還是對著無辜的人,這一刻他充分的體會到了王海的無奈。
  “某人認為我不會開槍,哈!”賊人大叫道,“看到了嗎?小看老子的代價,WCNM……”
  一連串的國罵,從賊人的口中吐出。
  文森一動也不敢動,他已經確定,那可憐的廚師已經死去,看著那逐漸失去溫度的身體,他心中的那根弦逐漸繃緊。
  “今晚死的人足夠多了!”賊人罵完,冷聲說道,“你很走運,小子,記住下次不要看見人就追了!”
  他說完,直接把手里的槍扔了出來,而后快速推開側門消失。
  就這樣走了?
  文森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快速的抓住手槍,而后看了看倒地的廚師,確認死亡之后,他立馬掏出手機準備報警。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耳邊傳來一道聲音,他剛要回頭,身體就被什么東西擊中,而后他感覺困意襲上心頭。
  他的身體難以保持平衡,直接墜落,迷迷糊糊之間,他倒在了這位可憐的胖廚師的身上。
  ……
  文森家!
  保全們離開了,克魯和杰夫并沒有選擇報警,因為看起來并沒有損失什么,而且今晚平安夜,報警還是有些忌諱的。
  克魯不想打擾今晚的聚會,畢竟是做客斯蒂格勒家,而且他也相信文森能處理好,這不僅是舅舅對外甥的信任,也是老喬治前次打電話偶爾透露出的一些信息,讓他對文森感到放心。
  妮莎和黛西全都聽到消息,跑下樓的時候,杰夫和克魯正在進門,“發生了什么?文森哪去了?”
  “一個小毛賊,不用擔心!”克魯笑了笑,“文森追了出去,很快就會回來的!”
  “準備吃飯了,孩子們!”斯蒂格勒太太在廚房說道。
  “那我們要等他嗎?”黛西問道。
  “今天是平安夜,”克魯笑道,“也許文森想要一個特殊的,不一樣的夜晚,所以我們還是照顧好自己吧!”
  他帶著兩個女兒進門,而后和大家一起坐下準備享用晚餐!
  盡管沒有文森,但晚餐大家吃的很好,文森家遭賊的事情,被略過不提,好像只是一點小事。
  但飯后,眾人并沒有著急走,因為已經過去一兩個小時了,文森依舊沒有回來,盧瑟給他打電話,也沒有人接。
  眾人開始擔心起來!
  “文森還沒回來嗎?”斯蒂格勒太太整理好家務過來問道。
  “還沒有,”碧翠擔心道,“電話都沒人接!”
  “要不要給卡麗打電話?”斯蒂格勒太太道。
  “別,”杰夫立馬反駁,“今晚卡麗加班,肯定很忙,如果文森沒事,我們給她打電話,反而給她增加負擔!”
  “如果文森有什么事情呢?”斯蒂格勒太太怒道,“要是文森有什么事情,卡麗知道我們不通知她,會責怪我們的!”
  “媽,好了,不要動怒!”
  盧瑟開口道,“我們都很擔心文森,但現在外面天黑,就算給卡麗打電話,也不過是讓她擔心而已,我們應該相信他!”
  “沒錯,我們還是看會電視,在等待一下吧!”克魯說著,打開電視,盡管大家關系不錯,但他畢竟是客人,這種情況有點尷尬。
  就在此時,電視里播放的新聞,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紐約本地電視臺,正在播放實時新聞,一件駭人聽聞的慘案被警察發現,地點在法拉盛游艇碼頭,距離法拉盛一條河的距離。
  一艘游艇安靜的停在了河中心,游艇上共七人被殘忍的殺害,經過警察證實,這是一大家子人,并且受害者中還有兩個小孩。
  好消息是,警察在第一時間控制了嫌疑人,根據現場警方的說辭,他們自趕到的時候,就發現了嫌疑人,并且立馬控制起來。
  鏡頭里出現了被帶走的身影,盡管腦袋被黑色的袋子罩住,但斯蒂格勒家的所有人,全都認出來了,是文森!
  “是文森!”
  “這怎么可能?”
  “怎么會這樣?”
  “……”
  整個斯蒂格勒家亂做一團,克魯完全失去了冷靜,當場就要去警局,而杰夫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通知卡麗!”杰夫道,“她比我們更有辦法,去解決文森身上的麻煩!”
  “文森是無辜的!”克魯怒道,“他不會做那種事情!”
  “我知道,我們都知道!”斯蒂格勒太太叫道,“但是現在,我們最重要的事情,是通知卡麗,文森需要她!”
  克魯冷靜下來,立馬給卡麗打電話。
  而孩子們則已經驚呆了,碧翠、黛西、妮莎全都說不出話來,盧瑟則緊皺眉頭,手指死死的捏住手機,完全無法冷靜。
  在大人爭吵的時候,他正瘋狂的給文森打電話,但沒用人接通。
  他對文森無比信任,文森不會無緣無故的殺人,更不會把自己放在危險的境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盧瑟告訴自己,必須冷靜下來,就好像文森教導的那樣。
  在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在所有人都陷入手足無措的時候,他悄然離開,來到了文森的房間,找到了文森的記事本。
  文森告訴過他,如果有什么事情,尤其是看起來非常危險的事情,可以找到這個記事本。
  如愿以償,他在文森的書桌柜子里找到了。
  這是一個空白的記事本,上面只有兩個名字。
  弗蘭奇·斯派德。
  本·唐克斯!
  名字后面是一行數字,是兩人的電話號碼。
  盧瑟瞬間領悟,以此時的情況,能救文森的只能是這兩個人。
  那么,給誰打電話呢?
  他很快選定了本·唐克斯,因為卡麗如果接到了電話,那么弗蘭奇·斯派德也肯定接到了消息。
  而且,這件事情,在盧瑟看來,本·唐克斯應該是最合適的人。
  畢竟,他是FBI。
  他拿起了電話,按照號碼撥了過去!
  另一邊,
  卡麗接到了克魯的消息,并沒有驚慌失措,她表現的很鎮定,先是安撫好克魯,而后立馬聯系了弗蘭奇·斯派德。
  兩人第一時間匯合,斯派德更是打電話叫來了自己的律師,一行人腳步匆匆,趕往警局!